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90章 水土都不服,就服你王巫山(第一更)
    第990章

    满朝文武们,仍旧兴致勃勃的私底下商议着各自的对策,统一思想。

    “苏学士的来信,诸位也应该知晓了,陛下对苏学士有知遇之恩,若非陛下,学士也不能尽洗一往之颓势,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站在学士这一边……”李格非,这位新晋国子监祭酒向大伙加没鼓劲道。

    “这是自然,先生乃是忠耿之人,他这么做,乃是为了我大宋能够君臣和睦,亦是为了全陛下的孝心……”

    时间一点一滴的继续向朝会的开启推进,当时辰刚好,天子赵煦,便在一干宦官与禁卫的簇拥之中,步入了大殿,直登御阶……

    坐到了御案之后,接受了群臣参拜,这才算走完了朝会的开始程序,然后,朝臣们果然不出预料的,仍旧继续按步就班的开始奏事,至于那十来天前,苏大学士那轰轰烈烈的一炮带来的影响,虽然仍旧在持续,但是并没能掀起更大的波澜。

    但是其实所有人都很清楚,虽然朝中相当多数的重臣不表态,或许都是想要等天子主动,可问题是,天子赵煦亦是十分清楚,这件事情,自己万万不能太过主动。

    于是,双方就这么尴尬地僵持在了原地,但是这几日,天子原本低落的情绪似乎又有所转变,哪怕是臣工们态度依旧,可是,天子的情绪却很高涨。

    似乎满朝文武的沉默,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影响似的。这让大伙都不禁有些好奇,但好在大家都是老司机,自然不会去冒失的询问这个问题。

    又是一个平静而又无聊枯燥的朝会,又是一堆日常的政务,天子心不在焉地下达着指示,时不时地抬起头来望向殿外。

    按道理来说,王巫山的奏折就应该在这两天到达才对,昨天天子望穿秋水也没等到,莫非今日又要让自己失望不成?

    就在天子赵煦思绪万千的当口,突然注意到了殿门外,正有人快步的跑上了台阶,朝着殿中而来。

    看到了这一幕,天子下意识地站起了身来,天子赵煦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大伙给吓了一跳,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把目光投向了殿外。

    这个时候,那位刚刚从一位八百里加急的信使中接下了奏折,正要往里走的小宦官,让上百道凛冽的目光一罩,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滚下了楼梯。

    拿着那八百里加急专用的木匣站在那里呆头呆脑的,不知道是进是退。

    天子赵煦眨巴眨巴眼,终于淡定不能。“那谁,你愣着那里干嘛,还不快给朕进来!”

    “是,陛下,奴婢这就进来……”被天子赵煦一吼,吓得那货连滚带爬的窜入了殿中,然后一路跌跌撞撞的小跑到了御阶旁停下,双手奉上了那个木匣。

    “陛下,这是来自陕西路的八百里加急……”

    陕西路的八百里加急,这几个字一出口,眼珠子直勾勾地瞪着那木匣子的赵煦大手赶紧连勾好几下,马尚一个飞跃,直接跨过了好几级台阶窜下去抄起来然后又飞奔向那继续向自己迫不及待招手的天子。

    而满朝文武整齐划一的心中一凛,陕西路的八百里加急,莫非,苏东坡那位老司机又要开炮了?

    看天子这么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唔……怕是十有*是了。

    “诸位,莫要忘记了咱们之间的约定……”那李格非赶紧给蜀党一系加油鼓劲,一会若是宣读了先生的奏折,那么大伙就得第一时间跳出去摇旗呐喊。

    蜀党大佬们纷纷紧握放松双肩,活动双腿,揉揉脸皮,进行着剧烈活动之前必须的准备工作……

    天子赵煦犹如捧着世间最珍贵的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将那份来自王巫山手书的奏折从木匣中取了出来,然后打开。

    当看到了奏折里边的内容之后,天子赵煦心满意足地微微颔首,终于等到了。

    看到天子赵煦那副欢喜无限心满意足的表情,一干臣工们不禁面面相窥,这是在搞什么飞鸡?

    天子所展现出来的表情,实在是不太像是看到一份奏折,就算是苏学士再来同样一份请尊朱太妃为皇太后的奏折,可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啊。

    天子你这么心满意足是几个意思?就在一干臣工们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天子到底看到了什么的当口。

    这一次,天子并没有让在场的满朝文武久等,而是目光一扫,落在了刘挚这位朝中大佬的身上。然后将奏折递给了马向。

    “刘卿,上次,那份来自陕西路苏相公的奏折是你宣读的,那么,今日这份来自陕西路的奏折,还是由你来宣读与众卿知晓为好。”

    听到了天子之言,刘挚倒也不推辞,他实在是想要看一看,到底是哪位老司机的奏折,会让天子显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下步上前来从那马尚公公的手中接过了奏折,只看封面上的字迹,刘挚顿时轻咦一声。心里边忍不住卧了一大个槽……

    这种筋骨外露,至瘦而不失其肉的熟悉字体,正是出自于那位令满朝文武人憎狗厌的年轻老司机王巫山之手。

    可是,当他打开了奏折,看清了其中的内容之后,饶是跟那王巫山半点也不对付,可是此刻,刘挚也不禁默默地在内心,朝着远在数千里外的王洋王巫山翘起了大拇指。

    这货真是牛逼大了,这件事情,居然他也能够想出这样一个办法来解决,实在是,水土都不服,就服你王巫山。

    #####

    仔细地看完了这份奏折之后,刘挚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目光扫过那满朝文武,可惜了,若是这个良策,自己等人若是能够先想出来,那么,把这个主意往上一递,必然能够大获天子欢心。

    只可惜,这个办法是王巫山那货想出来的,而且天子已然过目,自然也就没有了任何投机取巧的可能性。

    只是一想到自己又相当于是在替王洋王巫山那货在宣扬他的聪明才智,刘挚这位老谋深算的老司机内心也跟吡了狗似的,很复杂。

    而当刘挚开始宣读出王洋的这份奏折开始,原本还显得十分安静的满朝文武臣工的表情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无数人,既羡慕王洋那颗回路清奇的头脑,同时又十分的愤恨,自己吃的也是华夏大地产出来的粮食,拉出来的也是臭烘烘的玩意,可为啥就不能长出一颗跟他一样聪明的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