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93章 什么叫拿,老夫好奇顺走而已(第二更)
    第993章

    自己这位大宋天子也实在是拿他没辙,毕竟此事本就牵涉到太后,他这位母舅站出来为向太后代言,谁也说不了什么。

    而且因为其是长辈,赵煦就算是想要发脾气都不好发。

    “臣十分认同王洋王经略之言!”向宗良站起身来之后,回头扫了一眼满朝文武,然后大声地答道。

    “……”瞬间,之前还有窃窃私语之声的朝堂瞬间一片死寂,包括斗志高昂的李格非等人。

    因为他这话,扭头过急的李格非同志脖子咔的一声,差点错颈。

    “你确定?”天子赵煦在御案站起了身来,愣愣地看着这位母舅大人,好半天,这才有些犹豫地问道。

    唔……这是这段时间天子赵煦问出的第三遍你确定。

    “臣十分确定,而且很肯定,王经略老成谋国,此策更是上上之策,臣以为,此策若成,既可以缓和天家的关系,同时还能够让天下百姓不会升出异议……”向宗良再一次点了点头,然后大声地回答道。

    听着向宗良之言,朝中的文武臣工们都保持着沉默,反对的更是一个也没有,都索然无味地退了回去。

    他们还能怎么办?向宗良是谁?向宗良可是向太后的胞兄,平时在朝堂之中,几乎可以成为隐形人的人物,低调的厉害。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向宗良没有什么才能,所以他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一向不会开口说话。

    但是,一旦他开口,那就要注意了,必然是代表着他身后的那位,向太后的意思,这也是为什么入朝十余年,除了跟几位相熟的老司机蹲一块看戏之外,几乎就没有抛头露面过的向宗良为何这些日子如此活跃。

    自然是因为,他代表着向太后站了出来,亦同时吸引了帮官员强烈的反对苏东坡的提案。

    可是现在,他又再一次地站了出来,旗帜鲜明的表示,同意王洋王巫山的策略,这下子,朝堂之中,最大的反对声都已经消失,其他人的反对,还能够有什么用吗?

    这个瞬间,方才正在暗暗懊恼自己为何不能想到这么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的刘挚,以十分敏捷的脚步抢步而去,朝着天子赵煦一礼。

    “陛下,臣也觉得,王经略此言老成谋国,所以,臣也与向大人一般,赞同……”

    很快,越来多的旧党大佬们明悟了过来,对啊,向太后都服软了,自己站出来,虽然不能雪中送碳,但好歹锦上添花,难怪刘挚那个老司机第一个跳出去,靠,不愧是老奸巨滑。

    难怪人家能够当上首相,一面在心中碎碎念一面踊跃而出,向陛下表达自己的观点与态度。

    嘴皮子麻利的,自然先是扯一通顺应天意,顺应民意啥的,表示他们也很赞同。嘴皮子不顺利的,就干脆直接说我支持王经略,我顶王经略。

    哪怕是过去把王洋王巫山当成一坨人憎狗嫌的臭螺丝,现如今大家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捏着鼻子捧那王洋王巫山的臭脚。

    看着这几乎是满朝文武纷纷跳出来表达赞同与支持,天子赵煦的眼眶都不由是红了,当然是激动的。

    第993章 什么叫拿,老夫好奇顺走而已(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着这几乎是满朝文武纷纷跳出来表达赞同与支持,天子赵煦的眼眶都不由是红了,当然是激动的。

    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欢呼,还是痛哭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之情,自己内心最大的企盼,终于得到了解决,哪怕是生母皇太后,但问题在于,这也是皇太后啊。

    看了一眼那位画风突转的向宗良,想必这位母舅之所以突然扭转了自己的观点,肯定接到了来自向太后的授意才是。

    如此一来,赵煦的心情真正的放松了许多,至少证明,向太后也默许了这个结果,向太后不反对,而皇祖母保持中立。

    群臣大多数表示赞同,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只需要接下来的操作能够有序而稳妥的进行下去,那么,等到了明年,朱太妃,就应该被尊称为生母皇太后了。

    此事干系甚大,哪怕是群臣这里大多数表示了赞同,但还是要诏示天下……

    很快,王洋王巫山的那份奏折被抄录刊发在朝庭的邸报之中,发往大宋各路各州之地。

    自然,也少不要往陕西路传回来的邸报,偏偏就在一票陕西路文武官员蹲在王洋府中吃刷羊肉火锅的当口。

    邸报直接递到了府中,已经吃了个半饱的苏东坡拿着这份邸报,连连摇头不已。“我说你小子,该不会是想出了办法,因为老夫当时多怼了你几次,就故意藏着办法不献给老夫,让老夫去献丑是吧?”

    这话一出口,几位蹲在一块吃得满嘴冒油的官员全笑得东歪西倒,自然知道苏东坡与王洋之间的关系极好,也唯有这位老司机这会这么跟王洋开玩笑。

    王大官人一脸黑线,好半天才无可奈何地摇了摇脑袋。“……伯父,您能不能别老这么埋汰小侄?

    小侄若真的那个时候就能够想得到办法,怎么可能还瞒着你,那天小侄临时想到这个法子之后,不是还特地窜过来寻您帮忙润色来着……”

    “呵呵,老夫不信,除非你把之前私藏的烈酒交给老夫等人好好的喝上一顿,老夫才能相信你的话。”苏东坡呵呵,抚着长须满脸挑衅地冲王洋挑了挑眉头。

    如此明目张胆的勒索,怕也唯有这位苏老爷子了,王洋除了一个服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烈酒?什么烈酒?”折可适与那种师道和种师和这三位军伍中人顿时两眼放光,眼珠子齐刷刷的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王洋也是一脸懵逼地看向跟前的苏东坡。“什么烈酒?我哪有什么烈酒?”

    “哎哟,你这小子,居然又给老夫装傻是吧,你忘记了,那天老夫到你那里去闲逛,看到你那张办公的案几上摆着的那小瓶子,那不是美酒是什么?”

    “我……”王洋鼻子差点都给气歪了。“我说苏伯父,那是小侄准备用来制作消毒伤口的药酒好吧,居然,居然是你拿走的?害得我找了两天,我……”

    “什么叫拿,老夫只不过觉得好奇,顺手取来也好详参一二,唔……”苏东坡老脸微红,不过旋及脸色一正,正所谓老司机脸皮厚,何况苏东坡这种驾龄至少三十年的老司机地图炮。

    怼片满朝文武都面不红气不喘的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