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94章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种酒(四更之一)
    第994章

    看到王洋那副一脸黑线,猛翻白眼的模样,苏大学士嘿嘿嘿地干笑了两声道。“既然有个酒字,那有什么不能喝的。

    而且那酒,老夫曾悄悄的品了一口,啧啧,滋味,由口入腹,一线烈焰的感觉,实在让老夫至今回味无穷,香味也实在是……”

    王洋黯然无语地冲苏东坡翘起了大拇指,服就一个字,我就说一次,把自己的东西给顺走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唯有苏大学士也。

    “苏相公,真的假的,有那么夸张吗?”折可适一个劲地在那里咽着唾沫星子,两眼瞪得溜圆。

    “老夫难道还诓你们这些小辈不成?不信你们自己问宗汝霖……”苏老司机嘴角往旁边一歪,原本正装着无事人似的在那里挟涮羊肉的宗泽不由得筷子一顿。

    迎着无数双热辣辣的目光,无可奈何地放下了筷子,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朝着王洋拱了拱手。

    “宗某实不知那酒是苏相……咳咳,不得不说那滋味,的确非寻常美酒琼浆可比,不过就是太烈了些。

    幸好苏相早有准备,让人备下了美味佳肴相佐,不然,就那么小半斤的东西,怕是还真咽不下去……”

    “……我,我真是服了您了苏伯父……”王洋这会子直接给气得笑了起来。真是服气了,苏大学士不愧是天下少有的吃货,难怪那么多的诗词里边都有着不少他关于美食的回忆与赞美。

    例如《老饕赋》、《酒经》、《浊醪有妙理赋》、《酒子赋》、《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酸赋》、《蜜酒歌》等,自然美酒这东西,自然也是在他的食谱范围之内。

    只是王洋实在没有想到苏东坡居然能馋到这份上,自己摆在办公室案几上那瓶准备用来测试杀菌消毒的烈性酒,居然是被他给悄悄摸摸的顺走了。

    重要的是,居然还找了一个同谋,还特地搞了菜肴来下酒,实在是让王洋服得五体投地。

    偏生苏大学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抚着长须,很是豪迈地道。“行了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你先告诉老夫,那酒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您真要喝?”王洋实在是服气了,砸了砸嘴,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偷酒贼就在眼前,可问题是自己还得好吃好喝的侍候着,这叫什么事。

    “那是自然,老夫与宗汝霖喝了之后,身子既不痛也不难受,倒是觉得浑身上下暖烘烘的十分舒坦,为何不喝?”苏东坡继续理直气壮地道。

    “兄弟,好兄弟,你不要再找借口了,赶紧的,弄点来,让老哥尝尝滋味才是,咱们哥俩可是生死交情,你这总不能连老哥面子也不给吧……”折可适这个兵痞无赖也凑了过来。

    其余人等嬉皮笑脸的,只是表情都透着期盼,似乎也想见识见识这种能够让苏东坡如此赞美的烈酒到底啥滋味。

    “伯父,诸位弟兄,不是王某吝啬,而是那种酒,真的不能喝多了,那是小弟我做试验,才刚刚蒸制出来的烈性洒。

    烈度至少是现如今的烈酒的数倍,稍稍饮用还不觉得。若是真的饮用过量,那可真是会死人的……”王洋真是很无可奈何地回答道。

    “老夫也知晓,饮酒过量,是会伤身的,放心吧,咱们……唔……咱们不要多,就咱们这几个人,凑个一坛,应该差不多吧?你这次可不许拿你当样品的小酒瓶来打发老夫。”

    苏东坡手指划过跟前这七八个熟人,然后冲王洋翘起了一根手指头道。

    第994章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种酒(四更之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东坡手指划过跟前这七八个熟人,然后冲王洋翘起了一根手指头道。

    王洋气的笑了起来。“苏伯父,我有你形容的那么小气吗?”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一坛,”王洋估摸着这里好歹差不多十个人,苏东坡说的一坛,也就是十斤左右的那种酒坛,以这些家伙平时酒量。喝上一斤,哪怕是不适应会酣然大醉,但应该不会有事。

    王洋站起了身来,走到了门边,朝着那留在外面侍候的吴七郎吩咐了句。“你去药库那里,把那里边的一坛药酒给拿来。”

    听到王洋这话,早已经在外面支愣着耳朵偷听了好半天的凌纵忍不住吸溜了下口水。“公子,您不是说那玩意喝了会死人的吗?”

    “……我那是怕你们这帮子混球偷喝行了吧?”王大官人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

    “原来真能喝……”吴七郎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喃喃地道。

    “行了,赶紧去拿,以后你们真想喝也可以给你们尝尝。但是,谁敢去偷那些药酒,小心我打断他的腿。”王洋赶紧又给他们套上一个紧箍咒。

    生怕这些彪呼呼的护卫嘴馋了去偷了那玩意来喝,喝少点没事,万一喝多了酒精中毒咋办?自己可不愿意养一票酒疯子。

    #####

    不大会的功夫,吴七郎去提来了一坛,只是人刚提着酒坛子进了屋,折可适这位老酒鬼就窜上前去一把接了过来。

    “慢点慢点,可别洒了。”苏东坡赶紧喝斥道,吓得折可适只得轻手轻脚的把这个酒坛子搁在了案几旁边,然后将那周边的封蜡给刮掉,拔开了坛塞之后。

    一股子烈浓而甚至都有些呛人的酒香就扑面而来,熏得那折可适两眼猛砸,鼻子一个吸的猛吸气。“乖乖,这他娘的真是酒?”

    “我没说错吧,这不是一般的烈酒,劲头很厉害。”王洋嘿嘿一笑,颇有些兴灾乐祸地道。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这种烈酒对于这帮子酒鬼的吸引力,苏东坡此刻都已经迫不及待的伸长了脖子,朝着坛子的方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两眼陶醉地晃了晃脑袋。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种酒。”

    “来来来,先给老夫来一盏,得尝尝才知道是不是让你给掺水了……”苏东坡前面的话刚让王洋深感满意,可是后半天直接把人能把肺都给气炸了。

    “没问题!”折可适抄起了坛子一晃,就要动作。

    “停!你这是要干嘛?没你这么干的。”王洋一脸黑线地护在了酒坛子前,阻止了折可适这货想要抱着酒坛子往酒盏里倒的粗暴行为,简直就是特么的暴殄天物的恶劣行径。

    “就是,你这么一倒,知道不知道大家会少喝好几两。”旁边的种师和也是个酒鬼,得见这么多人才这样一坛酒,闻着那股子酒香都让他差点滴出了口水,折可适那个愣货居然还想要抄起坛子倒,这骚操作是想要挨收拾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