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95章 这六十度烈酒的由来(四更之二)
    第995章

    犯了众怒的折可适嘿嘿地赶紧后退一步,然后十分麻利的抄起了自己的酒碗一口抽干碗中的美酒之后,把碗也摆到了案几上。

    “方才是一时性急,没想到这一茬,来来来,贤弟你赶紧的,别让人家苏相公等急了……”

    王洋抄起了分酒的勺子,先是给苏东坡满上小半盏。看到苏东坡那鼓起来的,满是不满的眼珠子,王洋哭笑不得地道。

    “您别着急,这玩意喝太急了呛着就不好,一点点的尝着喝才有滋味。”

    “也罢,老夫就暂且信你一回……”苏东坡决定懒得争执,还是先好好的尝一尝滋味先。

    抿了一小口,大约三钱入口,口腔似乎有些麻,然后就能够感觉得到一股子灼热,沿着喉咙,缓缓而下,直到落入了腹中。

    苏东坡这才无比陶醉地吐了一口酒气。“痛快,痛快……”

    “我也尝尝……”抢占了第二人位置的折可适毫无准备的就把酒往喉咙一灌,结果,刺激到了喉咙,呛得这货咳得脸跟猴子屁股似的。

    好半天这才止住呛咳,然后看到只剩下一丁点的残酒,砸巴着嘴。“没注意,他娘的,这玩意可真带劲,我说贤弟,刚刚是为兄失误了,好歹再给补点……我一定小口小口的抿……”

    旁边,种师道智商可就比折可适高出不少,先是仔细地观察了曾经品尝过这种美酒的老司机苏东坡的饮用方法。

    这才有样学样的照着抿了一口,从最开始入口的不适感,到落入了腹中之后,似乎直接化为了一团火焰的热辣感,让种师道也忍不住张开大嘴哈了一口酒气喝道。“痛快,好酒,好烈的好酒。”

    “来来来,我也尝尝……”那边的高世则也忍不住抄起了自己的酒盏往这边递过来。

    很快,这一票酒鬼一个二个都在那里哼哼哈哈的吐着酒气连呼痛快。

    “好你个王巫山,说,啥时候鼓捣出来的这种烈酒,赶紧老实交待,居然一直藏着不让兄弟解馋,你也实在说不过去。”最终很认真的重新品尝了这种烈酒,看着已然只剩碗底残酒的折可适很是愤愤地道。

    王洋自己也抿了一口,然后很认真地解释道。“这可不是一般的酒,酒之所以会醉人,那是因为里边含着一种物质,叫做酒精,是通过发酵生成的。”

    “而酒精的多少,决定了酒的劲头的大小……”

    “原来如此,难怪老夫总感觉果酒虽然有滋味,可是千杯不倒,想来就是里边的酒精太少了是吧?”苏东坡这位老饕一脸恍然的模样道。

    “伯父英明,正是这个道理……”王洋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解释起来。

    “如果说果酒的酒精度的含量,大约是在四到五度的话,那么陈酿美酒的度数,最多也就是十来度。而这种经过王某反复试验,弄出来的烈酒之中的酒精含量,至少是在六十度左右……”

    这绝对不是在忽悠这票大宋土老冒,这些酒都算是王洋的试验品,毕竟,这个时代的消毒液根本就没有,盐水的效果,只能是清洁,并不能够达到消毒灭菌的效果。

    而王洋所知道消毒水之中,只有酒精这玩意是属于自己能够搞定的范围,至于什么八四消毒液,什么弗尔马林那些化工产品,就不是王大官人凭着这个时代的生物化学水平能够鼓捣出来的。

    第995章 这六十度烈酒的由来(四更之二)-->>(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而王洋所知道消毒水之中,只有酒精这玩意是属于自己能够搞定的范围,至于什么八四消毒液,什么弗尔马林那些化工产品,就不是王大官人凭着这个时代的生物化学水平能够鼓捣出来的。

    所以,王洋特地是搜罗来了一些陈麦来进行酿造之后,经过了反复蒸馏,得到了这种可以点燃火焰的烈性酒。

    至于王洋之所以敢确定度数大约在六十度左右,那是因为已经反复的蒸馏了三道,即便是由于密封和蒸馏技术有些不过关,可问题是王洋这位老司机的嘴皮子很过关。

    经过了他那张久经酒场的嘴皮子的品尝,这才得出的结论。蒸了两道,大约也就是三十来度度出头,太低,蒸到了第三道后,王洋这才较为满意。

    原本想要继续蒸下去,可是发现样品酒已经剩不了多少了,无奈之下,干脆就装坛,结果呢,这货窜到宥州去了,一呆就好几个月。

    等到把妻儿接到洪州来的时候,这才把这几坛样品酒也给送了过来。而王洋之前取了些小样,准备想去找动物来测试一下。

    结果苏东坡前来拜访,老司机随口问了王洋几句,王洋也照实答了,当然苏东坡说要拿走,王洋当然不同意。

    可结果一会王洋有事要出去,结果等回来的时候,那瓶样品已然不见,但王洋真没有怀疑过苏大学士的人品,可谁曾料想得到,最不可能的人居然……

    “嘶,你是说,饮这样一杯,相当于是饮了陈年佳醉十杯?难怪,黄某这一杯下去,已然都觉得有些醺醺然了都。”得了大约二两酒的高世则不由得砸舌道。

    在这个圈子里边,酒量最差的,也就算是这位了,自然也是他最早感觉到这种烈酒的威力。

    “够劲道才好,来来来,这么冷的天气,饮这么烈的美酒,身子才会觉得暖和……”折可适又开始闹腾起来。

    一帮子人一边吃肉一边喝酒,美酒虽好,但是贪杯之下,自然倒霉,高世则这位酒量浅的可怜人最先倒下,然后这帮子家伙开始陆陆续续的壮烈。

    最后,还能够保持清醒的,则只剩下了苏东坡、宗泽,种师道与王洋这三位。酒量最好的二位种师和与折可适两人为了多喝,特地以划拳为名同室操戈。

    王洋也由着他们自相残杀,最终这两个兵痞歪倒在了一边,已然呼呼睡去。

    “这酒着实厉害,老夫浅斟慢酌的,居然也感觉有些头晕目眩,看来真是老喽……”苏东坡打了个饱呃,看着碗中的那一小口酒,一口抽干之后开始感慨人生苦短。

    能够如此理智说话,就说明苏东坡这位老司得稳得起,还没有醉到自称能再饮三百杯的地步。

    宗泽的酒量并不算大,但是他的自控能力极强,而至于种师道的酒量本就不逊色于折可适与种师和,再加上他有意的控制,所以目前最为清醒的就是他与王洋。

    “看来贤弟在酒桌上也不是等闲之辈……”种师道朝着王洋举起了酒杯笑道。

    王洋举杯遥敬之后一口抽干。“也就那样罢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种酒到底你们觉得怎么样?”

    “当然好了,老夫几十年的经验之谈,不忽悠你。”苏东坡这位走遍大江南北,同时也吃遍大江南北的老司机肯定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