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96章 你等等,银石龙,盐宥洪……(四更之三)
    第996章

    “这酒若是拿到市面上去售卖,怕是怎么也得三五百钱一斤吧。”宗泽考虑的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只是既然这种酒如小王大人所言,需要反复蒸馏,那么想必应该会耗费大量的粮食才是。”

    “不错,这才是王某并不想把这种酒公之于众的原因,我大宋这些年颇为富足,但是,很多地方,都因为灾祸而让不少的百姓食不裹腹。”

    “若是这种烈酒流传出去,怕是肯定会有不少人为了口腹之欲,也私下酿造此酒,到时候,所耗之粮食,怕将会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王洋有些赫然地一笑解释道。

    “原来如此……”苏东坡虽然是位贪吃又贪喝的吃货,但同时,他又是一位忧国忧民的国之柱石,听得此言,亦不由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那倒真是有些可惜了,不过贤侄言之有利,总不能因口腹之欲而置万民于不顾。”

    “小王大人能够在这样的时候,还能够想着天下百姓,下官佩服……”宗泽亦不由得对王洋刮目相看。

    “能与小王大人这样的才俊共事,乃是宗某的福气,若无小王大人您,怕是这个冬天,这三州百姓,哪里会像现如今这般好过,家家有余粮,户户有暖炕。”

    “这话倒是实在,这些棉衣棉帽棉鞋棉手套,如今可已经成为咱们陕西之地最为热销畅销之物。”苏东坡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端起了酒杯又浅抿了一口,有滋有味地砸着嘴道。

    “对了,老夫前几日还特地挑了几套,送往京师,替你代劳邀功去了。放心吧,老夫跟你开玩笑归开玩笑,这些利国利民之物,就应该大加推广开来。”

    王洋赶紧朝着苏东坡一礼,端起了酒杯自饮一口,有些遗憾地道。

    “伯父忧国忧民,乃我辈之楷模,可惜现如今,这棉花的种植区域,仅仅只有盐州大部份荒地和洪州少量区域,若是这三州荒地都能够种上棉花,那么至少可以解决我大宋北方大半百姓过冬之忧……”

    “不急,这才一年,何况咱们现如今可是据有了新占的六州之地,之前你不是派人在那三州之地也估算过,至少还能够增加近三百万亩棉田。

    若是这些地方都种植上棉花,那么到了明年,就不仅仅单单只是满足陕西路以及附近区域,甚至能够惠及我大宋更多的百姓了。”

    “之前,宗某还在担忧,这三州之地经历了战乱之后,怕是很有可能会凋零很长一段时间,百姓们的生活也会变得十分的凄苦……”

    “可是,真没有想到,就因为这些棉花,非但这三州之地没有出现宗某所预想的场面,反倒感觉这里不像是大战之后的边塞之地,倒更像是商贸昌盛的富庶州县。”

    “宗大人你还真说对了,只要有利益,那么,总会有大量的商人聚集,更何况,别小看咱们大宋新占的这六州之地,这里可都是宝藏啊。”王洋扬了扬眉头给宗泽又添上了一勺美酒。

    第996章 你等等,银石龙,盐宥洪……(四更之三)-->>(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宗大人你还真说对了,只要有利益,那么,总会有大量的商人聚集,更何况,别小看咱们大宋新占的这六州之地,这里可都是宝藏啊。”王洋扬了扬眉头给宗泽又添上了一勺美酒。

    “这六州之地,虽然良田不多,但是水草丰美适合放牧,而且还有大片大片适合种植棉花这种经济作物的荒地。另外,地底下,有着十分丰富的煤炭资源,还有不少的铁矿,至于盐州那里,就更不用说了,所产之食盐,不仅仅可以满足整个陕西路,而且还能够远销各地。”

    “而且棉制品,现如今因为改良了工艺,所以,价格变得十分的低廉,而且棉布耐用贴身,又或者直接充在布中以作填物御寒,这样的佳品,自然畅销。”

    “所以,商人们的往来,自然也就让这三州之地的客栈业飞速发展,自然,也就带动了餐饮、房屋出租,以及煤碳取暖等各行各业的飞速发展,毕竟,有需求,才会有生产,有生产,才会有投入,如此一来,这三州之地,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个良性的经济发展循环……”

    王洋虽然喝了不少的酒,但是他的头脑却十分的清醒,把这段时间这三州的飞速发展用最简练的语言来进行归纳。

    “小王大人,下官这有一个不情之请。”宗泽朝着王洋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之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宗泽被王洋与苏东坡举荐为了龙州知州,现如今龙州的不少西夏百姓皆已然迁徙往兴庆府而去,城中的百姓,只剩下了不愿意迁徙和原本就是汉民的约万余人。

    现如今的龙州,可谓是百业待兴,宗泽这位老司机虽然也是文武双全,但是还是很希望能够从这二位大佬这里得到指点。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我呀,其实建议你,最好先照我们之前处置这三州之地的办法来处理洪州之地……”王洋自然不会藏私,详细地跟那宗泽聊起了过去盐、宥、洪这三地是怎么开始发展的。

    苏东坡也是时不时的掺和进来加以点评,至于旁边的种师道则是默默的倾听,脑袋上不停的刷着,内政+1+1……

    这一聊,简直就没完,原本喝到翻了一大半的人,已然都是子夜,结果这一聊嗨皮之后,直接聊天了天泛晨光,外面的风雪已停,这帮子家伙都不知道。

    “居然天亮了……”就在吴七郎打个哈欠,推开了门走进来往铁炉子里边加煤块的时候,一票聊得极度嗨皮的老司机们这才惊觉过来。

    活动了一下坐了一夜有些发僵的身体,宗泽满脸心悦诚服地朝着王洋一礼。“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王大人您虽然年少于下官,但是您的治民经验之扎实丰厚,就算是已经入仕十余载的宗某也只能汗颜尔……”

    “可惜,若是银、石、龙这三州之地,也能够在小王大人治下该有多好,那么宗某有事,就可以随时向小王大人请指教了……”

    宗泽这话音刚落,突然旁边苏东坡一巴掌拍在了案几之上,吓得哥几个手中的酒杯都差点翻掉,全都一脸懵逼地看向这位突然发彪的老司机。

    就连刚刚把水壶给放到了铁炉子上的吴七郎,也给吓得火钳直接掉到地上,自己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吧?吴七郎一脸懵逼的暗暗揣测。

    “你等等……银、石、龙……盐、宥、洪……”保持着大手拍击在案几之上的动作地苏东坡抬起了头来,看向天花板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