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97章 辽国建河东道,我们建陕西北路(第四更)
    第997章

    一干人等全都保持着姿势一动也不动,看着苏东坡这位老司机从坐着念叨,到慢慢地站起了身来,背负起了大手,晃晃悠悠的绕着火炉子溜达,嘴里边还在不停的嘟囔。

    这下子,王大官人不禁有些心慌了,下意识地扯了一把坐在旁边的宗泽。“宗大人,苏相到底喝了多少?”

    “应该,应该不是很多吧,我估摸着也就一斤左右,怎么了小王大人,您难道是担心……”

    “嗯,我有些担心,这位老爷子该不会酒精中毒了吧?”王洋抬手挠了挠下颔,似乎又不太像,毕竟酒精中毒的症状应该是昏迷不醒才对。

    可苏东坡这种诡异的状况到底是什么呢?中风前期?不像,老年痴呆?唔……扯远了。

    “你个臭小子,少在那里胡说八道编排老夫,信不信我揍你……”正在忧国忧民考虑国家大事的苏东坡直接让王洋这货神叨叨的猜想给气的差点一大脚丫子踹过去。

    “嘿嘿,伯父您没事就好,小侄这不是在关心你嘛……”王洋嘿嘿嘿地干笑了几声,心里边暗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位老爷子忧国忧民到走火入魔。

    “老夫有主意了,哈哈哈……”刚刚怒斥了王洋之后,或许是因为念头通达,思路更加的敏捷,苏东坡顿时开怀大笑起来。

    “苏相您想到什么主意了?”正在默默刷内政经验值的种师道忍不住开口相询道。

    “当然是跟这小子有关。”苏东坡并指如剑,指向王洋得意地道。

    “我?”王洋一脸懵逼,该不会这位老司机又在想啥妖蛾子吧。

    “老夫在这陕西路的日子,怕是呆不长久了,可是,又担心你小子心性不定,跟新到任的陕西路经略安抚使掐起来,所以这才特地多久一些时日。”

    “可再逗留,也留不了多久,朝庭那边终究是会择出人选过来。”说到了这,苏东坡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

    “这盐、宥、洪三州之地在你的经营之下,前景大好,可是,如今刚刚归并入我大宋疆域的银、石、龙这三州刚经战乱之苦,而且百姓大多都随西夏溃兵离开了这三州之地,所剩百姓寥寥无几。”

    “可谓是百业凋零,百废俱兴,在这样的时候,若是让一位不熟悉的官员来负担处理,你觉得,他能够让你这位三州经略安抚使把手伸到那三州之地去吗?”

    王洋看向宗泽,宗泽也看了王洋一眼之后,一脸黯然地点了点头。“苏相所言极是,怕是到时候,咱们想向小王大人请指教,反倒得罪了顶头上司。这倒也是小事,可是若是上司横加干涉,那么苦了那些迁徙的百姓,那就事大了。”

    王洋的脸色也不由得阴沉了下来,把目光落在了苏东坡的身上。这些可都是现实问题,莫非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已经想到了应对的良策不成?

    “所以嘛,老夫准备向朝庭请奏,那北辽既然敢在咱们的北边,设立了一个河东道,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够在这里,设立一个陕西北路?”

    “陕西北路?”王洋一愣,旋及反应了过来。“您老的意思是,将这盐、宥、洪、银、石、龙六州之地,合为一个陕西北路?”

    第997章 辽国建河东道,我们建陕西北路(第四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陕西北路?”王洋一愣,旋及反应了过来。“您老的意思是,将这盐、宥、洪、银、石、龙六州之地,合为一个陕西北路?”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老夫会向朝庭举荐你为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

    听得此言,种师道与宗泽皆不由得两眼一亮,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而王洋也同样两眼放光,赶紧站起了身来,郑重地朝着苏东坡一礼。“固所愿也,不敢辞也。”

    “若是真的能够成功那么,王某定会兢兢业业的干好份内之事,让这陕北之地,成为我大宋的又一处富庶之乡。”

    苏东坡抚着长须,拍了拍王洋的肩膀,心满意足地道。“不错,这才是老夫所看好的王巫山,从来矫情,迎难而上。”

    “若真能成,那宗某也就轻松多了,日后定然要多多朝这边走动才是……”宗泽也不禁松了口气,有了这位举荐自己的小王大人为上司,那么必然事情是要顺利许多。

    #####

    “这小子,看来,谁便是去到了哪里,只要有新鲜事物有用处,他就能够想着办法让它们物尽其用。这些东西,还真是够实在的,感觉可是要比往那麻布里边充絮要暖和紧实……”

    高滔滔打量着跟前一名年轻宦官,而这位宦官正是赵煦身为的心腹宦官马尚马公公。他的身上正穿成了一个棉球人似的。头上载着棉帽,身上穿着棉衣,下身棉裤,脚上一双棉鞋,当然还有双手上是一对棉手套。

    只是这种厚实的棉手套是不分五指的,只分出了大拇指单独,其余四指一个套,就跟后世的拳击手套颇为类似。

    天子赵煦则是饶有兴致地围着这家伙打转,只是转了半天之后,终于查觉了不妥。“皇祖母言之有理,喂,你这小子,既没吓你又没吼你,干嘛一个劲的流冷汗。”

    “陛下,奴婢,奴婢这是给热的……还请陛下恩准小的把这一身给脱了吧……”这位马尚马公人哭丧着脸道。

    “有这么热吗?”天子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炉膛隐隐发红的铜炉,这才省过神来。“赶紧去脱了吧……”

    马尚开心地答应了一声,屁颠颠地窜到了一边去赶紧把这玩意给脱了下来,真话,这才穿戴了不到柱香的功夫,里边的衣物都差点让汗水给浸湿了都。

    没办法,这毕竟是外面穿戴的冬装,保暖性自然极佳,只是现在这春秋宫中温暖如春,马尚穿着这玩意只会觉得生不如死,不会觉得温暖。

    “这样一套足以抵御塞北苦寒之地屋外的寒冷的装备,居然不过四五百钱,的确可以算得上是物美价廉。”天子赵煦从旁边拿起了一只崭新的棉手套,戴到了手中晃了晃,很是新奇地道。

    “难怪之前王巫山一个劲的叨叨要卖荒地,要挣大钱,我还当这小子是在忽悠,结果,那些种不得粮食的土地,居然能够种出这种既可以织成布匹,又或者填充取暖的棉花,实在是,真有些出乎朕的预料……”

    “这倒也是,过去,棉布虽然结实耐用,可是这价格,实在不是一般人家愿意接受的。”高滔滔深以为然地道。“记得当年哀家还小的时候,曾经到布铺里边闲逛,犹记得那个时候的棉布价格,堪比那中档质量的丝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