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99章 才能够算得上不薄待功臣(第二更)
    第999章

    毕竟他来这里,原本就是想要跟太皇太后高滔滔商量那陕西路经略安抚使的更替一事,对方既然在聊陕西路,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高滔滔所聊及的,都是相关于现如今那陕西路的基础建设,又或者是当地的风土民情,这些,反倒是眼界关注点更高的刘挚所没有注意到的。

    没有注意到,没有深入了解就没有发言权,所以,更多的时候,都是高滔滔在说,而刘挚在听。

    不过,他倒也真没有想到,那苏东坡到了陕西路之后,还真是做了不少的事情,原本还以为那陕西路北部的战争,将会让陕西路承受巨大的重压。

    但是,却因为王洋王巫山在三州之地的布置,更是身先士卒的亲自坐镇在宥州,奇迹般的使得那数十万辽夏联军被生生的拦在了宥州城下。

    哪怕是到得战争后期,辽夏联军改变战略,却仍旧被拦阻在了洪州北部。所以,这场战争对于陕西路而言,几乎都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反倒是因为盐州的盐场开发,还有那盐州与洪州之间大片牧场的产出,以及棉花制品的风靡,让许许多多的商贩们不顾寒冬腊月地向着那三州之地聚集而去。

    而那王洋所控制的三州之地,哪怕是经历了长达一年多时间的战乱,但是,仍旧获得了大面积的棉花丰收,粮食也几乎不需要从外购买。

    至今入冬已有月余,但是,三州之地,没有一个家庭因为贫困而冻饿死人的事件发生。

    另外,那新盐州,则几乎变成了商旅们狂欢的天堂。

    由于与西夏签署的协定,如此已然是虚弱不堪的西夏只能放松对于西域的控制,使得大量过去只能够滞留在西域,等着那西夏作为中间商倒买倒卖的西域商人们得以大量的涌入,拖着一骆驼又一骆驼的黄金和白银来采购着各种大宋所特有的商品。

    而陕西路以及周边的商贩们在得知西域商路暂时通畅之后,自然是携带着大量的商品涌入到了新盐州。

    这听得那刘挚啧啧称奇不已。毕竟那三州之地大宋刚刚掌控不过年余,而王洋居然能够在战争的过程当中,保持住了这三州的发展,战争结束之后,更是在短短数月就让这三州之地进入到了空前的繁荣,这波操作,让人不得不服。

    #####

    “对了,哀家说得高兴,都险些忘了问刘卿此番入宫来,该不会就是来听哀家唠叨的吧?”说了大半天之后,高滔滔似乎此刻才想到了刘挚还未道明来意。

    而刘挚能说啥,之前想要说的就是,陕西路大战结束,正是需要民生建设,应该让苏东坡那老司机好好的休息,总不能继续留在那里建功立业,这于情于理于规都不适合。

    可是高滔滔方才那番话,全是在夸奖苏东坡与王巫山等陕西路文武在那边干得很棒。那么,自己这话还能不能说?

    只是,刘挚并没有犹豫太久,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娘娘,陕西路大战已毕,而苏学士劳苦功高,这年余以来,为了我大宋的安危,在塞北苦寒之地筹谋划策,呕心泣血……”

    嗯,当然要把苏东坡形容得辛苦一些,如此,才好表达,自己是为了苏东坡好,所以希望苏东坡能够早日回到更加温暖与安宁的京师来,担任更重要的职务。

    但是现如今,天子赵煦却一直迟迟没有认同朝庭所提出来的人选,给人的感觉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样搞得大家都很难做,希望太皇太后您老人家最好跟天子说上一声。

    第999章 才能够算得上不薄待功臣(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是现如今,天子赵煦却一直迟迟没有认同朝庭所提出来的人选,给人的感觉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样搞得大家都很难做,希望太皇太后您老人家最好跟天子说上一声。

    就算是人选有问题,但毕竟人无完人嘛,总不能一直让苏东坡呆在塞北苦寒之地不是?

    听了刘挚这番涛涛不绝之言,高滔滔也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连连颔首。“刘卿家所言甚是,苏学士在那塞北苦寒之地呆了那么久,也着实太过辛苦他了……”

    “只是哀家已经不再临朝听政,怕是在陛下跟前说话也不太管用,只能说哀家给陛下打声招呼,至于行不行得通,那就不是哀家所能够左右得了的。”

    看到太皇太后高滔滔如此通情达理,刘挚不由得大喜,赶紧答道。“只要娘娘能够跟陛下提及,想来,以娘娘之老成谋国,陛下自然是会谨慎考量此事……”

    “嗯,这倒也是……”太皇太后呵呵一笑,端起了跟前的茶杯抿了一口香茶,而刘挚也总算是放松了下来,好好的享受了一口专供皇家的香茗。

    抿了两口茶水之后,太皇太后高滔滔似乎临时想到了一个问题,随口朝着刘挚问道。

    “对了刘卿家,以苏学士这一年多来,在陕西北路开疆拓土的功勋,若是入朝,当以何职安置,方才能够算得上不薄待功臣?”

    刘挚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抬起了头来,看到高滔滔那眼中意味深长的目光一闪而逝,不由得心头微微一跳。

    “哎呀,瞧哀家这记性,如今还真是老糊涂了,既然已经不再垂帘听政,这样的事情,哀家打听来干什么,哈哈,还是由着你们这些大臣们和陛下去头疼才是……”

    听着这话,刘挚在一旁赔笑起来,只是,方才还觉得回味甘甜,爽口无比的香茶,此刻却显得那样的难以下咽。

    #####

    又说了一会话后,高滔滔已然面现倦色,刘挚自然不好再留,起身向高滔滔告辞,便由着那徐得功陪伴着朝着春秋宫外走去。

    离开了春秋宫,站在台阶之上,刘挚的心情显得无比的复杂,东京汴梁昨天刚刚下过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将整座汴梁古城装扮得份外的银妆素裹。

    “那个,刘相您没事吧?”一直将刘挚恭敬地送到了春秋宫门外的徐得功看到刘挚站在门口长吁短叹的发呆,不禁凑上前来小心地问了一句道。

    “没事,老夫就是觉得,这天,似乎要比往日更蓝一些。”刘挚省过了神来,朝着徐得功笑了笑,然后摆着大袖,缓步离开了春秋宫。

    更蓝?徐得功抬起了头来,看向天空,蓝是挺蓝的,但是与往日相比,却实在是感觉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徐得功看着刘挚渐行渐远,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刘相啊,娘娘今日,可算是给您老人家提个醒了,莫要太不识趣了才是。”

    只是,他嘀咕的声音很轻,轻得只有他自己才能够听得到,只是不知道,那位离开的刘相,到底能不能明白太皇太后高滔滔的提点。

    不过以这位刘相公久历宦海的本事,不可能不明白高滔滔话中没有明说的意思,只是,需要刘挚这位大宋首相自己好好的考虑权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