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00章 陛下中意老夫这位当朝首相(第一更)
    第1000章

    已然带职致仕,尚留在京师的朱光庭怎么也没有想到,刘挚这位老友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拜访。

    听闻之后,便急匆匆地从书房赶到了前厅,朝着那已然安坐在铁炉子跟前抿茶暖手的刘挚一礼笑道。“刘相,这是什么风,居然把你给吹来了?”

    “行了,莫要来这些虚礼,你这一口一个刘相的,是嫌弃老夫不成?”刘挚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位老友道。

    “嘿嘿,好好好,是我错了……不过,我看兄台你似乎情绪不高,莫非是朝中又遇上了什么疑难之事不成?”朱光庭笑了笑,坐到了刘挚旁边问道。

    “疑难之事,唉,光庭你虽然离开了朝堂,不过以你与我等的交情,难道朝中有什么事情你还能不清楚吗?”

    朱光庭无奈地一笑。“清楚又能如何,话说,老夫此番败在那王巫山的手上,一开始还犹觉不甘,可是如今,却实在是不得不服啊。”

    “那苏东坡挟天大之功,向陛下向奏,请尊朱太妃为皇太后,这步棋,虽然迎合了陛下的意愿,可是这一招,其实就是捅了一个大篓子。毕竟此乃是历朝历代前所未有之事。”

    “而且,自古以来,嫡庶之争,本就是定论之事,他这么做不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所以当时老夫还以为那苏东坡居功自傲,干了一件蠢事。”

    “原本还以为,此事怕是最终也会不了了之,要么,就是陛下硬起心肠,愿意背负被天下万民戳脊梁,而力排众议,将朱太妃尊为皇太后。”

    “可结果呢,老夫这才准备乐滋滋的看上一场好戏,结果这场好戏却被王巫山的一封奏折给轻飘飘的化解于无形……”

    听到身边朱光庭之言,刘挚也是一脸苦涩的笑意点了点头。“是啊,嫡母皇太后,生母皇太后,两个尊号,就解决了最大的问题。而且又抬出了陛下乃是天命之子,母凭子贵。这既不违背孝道,又是长久以来的道理,实在是让人想挑错都难。”

    “如此老谋深算,诡计多端,老夫输在他手上,也实在没话说……”

    刘挚抚着长须,亦是深为赞同地点了点头。“此人虽然年少,可是行事作风,实在是神鬼莫测,非常人可及。而且才华横溢,奇思妙想,你可不知道,今年入冬至今,三州之地,无一百姓冬饿而死。”

    “这……这不太可能吧?”朱光庭不禁吸了口凉气,看向刘挚道。

    “别以为老夫是在戏言,这正是出自御史台的御史的奏禀,而且,陛下也还有其他的渠道查验,若是虚假的,陛下怕也不好意思拿到群臣跟前来显摆。”

    “你可别忘记了,那王洋王巫山在朝中的声望是什么样的,总是会有人想要找他的差池和漏洞。”

    这话让朱光庭不得不点头承认,不知道有多少双目光都在盯着王洋和他治下的那三州之地,但凡有一点差池,必然是弹劾如雪片般的飞向天子的御案。

    所以,御史台的御史,敢这么奏禀,就必然是真实的,不然,敢为王洋遮掩,除非御史台一系的官员不想在旧党圈子里边混了。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让兄台你如此情绪低落?”

    朱光庭的话,让刘挚脸上的苦涩之意越发地深浓。“你想必也知道,那苏东坡在陕西路连连立功,而今,已然不能再由其在陕西路主掌军政大权……”

    第1000章 陛下中意老夫这位当朝首相(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朱光庭的话,让刘挚脸上的苦涩之意越发地深浓。“你想必也知道,那苏东坡在陕西路连连立功,而今,已然不能再由其在陕西路主掌军政大权……”

    “这是自然,我大宋立国以来,但凡建大功者,都要回朝赴任一段时间。”那朱光庭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莫不是陛下不愿意那苏东坡回京?”

    “若是陛下反对,那倒还好了,如此一来,那是陛下的责任,而非朝中诸位臣功之过。可惜,并非如此啊……”

    “朝中诸位臣工不论是举荐什么样的人选,都会被陛下找出各自理由给驳回,至今几乎已经把能够有资格担当陕西路经略安抚使的人选都拿出来溜了一圈,可是陛下却一直都不满意。”

    朱光庭愣了愣,皱起了眉头抚须沉吟。“那就必然有其因由,莫非,陛下是另有想法,或者是他的心中另人人选,而咱们偏偏没挑中过他心目中的人选,这才会借机驳回?”

    “还是贤弟你脑子转悠得快啊,呵呵,你还真没说错,一开始老夫只是以为陛下是在故意的考虑朝臣,可是今日,去拜见了太皇太后,这才明白,陛下的确是有了一个人选。”刘挚端起了温热的茶水抿了口,表情显得十分复杂地道。

    看到刘挚半天都没有开口继续下去,朱光庭渐渐地醒过了神来,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莫非,莫非陛下所中意的人选……”

    看到朱光庭那副表情,刘挚痛快地点了点头,苦涩地一笑。“不错,陛下中意的,就是老夫这个当朝右相……”

    “不不不,兄台你说错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陛下中意你身下的这个位置。”朱光庭不愧是足智多谋的老司机,很快就回过了味来。

    “你的意思是说……”刘挚一愣,双眉紧拢。“陛下准备让苏东坡回来,取代老夫?”

    “这是自然,毕竟兄台你是右仆射兼中书侍郎。”朱光庭抚着长须,眯起了两眼意味深长地道。

    大宋制,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为副相,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为主相。其余的尚有几个权高位重的职务也皆可称相,但是,在这个时代,仍旧是以左仆射兼中书侍郎最为显贵,是公认的主相之位。

    “想来是陛下觉得以苏东坡之功勋,若是入朝,以相位待之,方能抚其心,可问题在于,其他相位予之,陛下觉得仍旧不够。”

    “所以,陛下这才会一直刻意难为朝堂诸臣,但是,他又不好意思亲自知会老夫,这才形成了如今僵持的局面……”刘挚的表情阴沉地道。

    “若不是今日老夫亲自去求见太皇太后,怕是还得被蒙在鼓里。”

    看到刘挚那副表情,朱光庭抚着长须缓缓地点了点头。“兄台你主掌朝政数载,兢兢业业,谨守持正,为我大宋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以兄台之威望与才德,毫不逊色于他苏东坡。而天子没有理由逐你离朝,可问题是,苏东坡入朝,若是你又留于朝中,那么朝中必然纷争大起。”

    “重要的是,天子想必也很清楚,朝中臣工,多会站在兄台你这一边,如此一来,怕是就以苏东坡的臭脾气,呆不了多久,就得愤而请调离朝……”

    “所以,怕是陛下这番是意欲让那苏东坡久留朝中治政,所以,才会把主意打到兄台你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