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01章 看来这刘挚倒也挺是识趣(第二更)
    第1001章

    “兄台你这一去,旧党之中,可称魁首者,唯苏东坡矣……”说到了这,朱光庭砸了砸嘴,实在是不是个滋味。

    虽然苏东坡在旧党圈子里边可谓是人憎狗嫌,可问题是,他却是天下皆知的旧党,当年苏东坡站出来,面对着当时气盛最盛时期的改革派,毫不客气的开喷。

    那个时候,苏东坡就已经成为了旧党的先锋型人物,而且以其才华学识,再加上苏氏三杰,蜀党一系,至韩绮,司马光,文彥博等旧党老一代魁首皆尽亡故后,已然是无人可缨其锋了。

    现如今,也就只有刘挚这位老司机还能够将旧党大佬们团结起来与苏东坡争个势均力敌。至于其他人嘛,呵呵……

    所以,苏东坡强势归来,那么天子赵煦想要让其久留于朝,必然要替其清扫障碍,而刘挚这位右相就是目标。

    而刘挚离朝,空下来的右相之位来交给苏东坡,自然不算是薄待。

    此刻,美酒已然温在了炉边,下酒菜也已然摆上了案几,刘挚接连抽干了几杯酒之后,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酒气。

    “看来,老夫若是眷恋不去,必会引得陛下和娘娘不满,既如此,倒还不如与贤弟你一般致仕归乡来得逍遥自在。”

    听得刘挚之言,朱光庭当即给吓了一大跳,赶紧连声劝道。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兄台,如今陛下心意难测,我旧党在朝中正值人心惶惶,而新党又虎视眈眈,你若去职,若是日后朝中有事,那咱们这些年来的努力,岂不是尽化流水了?”

    “何况以兄台之才,去了陕西路,虽然陕西北路那六州不在你的掌控范围之内,可是也正好避开了跟王洋王巫山那小子发生冲突的机会,没有那陕西北路挚肘,仍旧是大有可为……”

    #####

    经过了朱光庭的一番耐心劝说,刘挚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也是,陕西路已无大战,安心发展经济,也是功绩。

    之前高滔滔想必也是意识到了这个时候,才会与自己大谈陕西路的民生经济还有道路交通。

    若是把这些都能够经营得好,那么自然也就是大功一件,毕竟,西夏如今连受重创,对于西域地区的掌控已然十分的薄弱,如此一来,丝绸之路若通,那么陕西路必然会大大受益。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苏东坡回朝又能如何,苏东坡的架势虽然威风,可是朝中的百官一向与他不和。

    就算是自己不在朝中,难道说,那些一向不爽这位地图炮级别的苏老司机的群臣难受就会受他蛊惑不成?

    怕是自己都不需要在陕西路那边呆太久的功夫,若是那苏东坡在朝中引起了纷乱,到了那个时候,太皇太后和陛下自然会想起自己,到了那个时候归来,自然是众望所归。

    放下了心事的刘挚心情畅快,与那朱光庭放心吃喝起来,酒至半酣,这才告辞。

    第二天,早朝朝会之上,刘挚终于越众而出,站到了御阶之下,拿出了自己亲笔写就的奏折。

    不用天子赵煦授意,那位马尚马公公就很识趣了走了过去,双手从刘挚手中接过奏折,呈给了天子赵煦。

    刘挚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天子赵煦的神情变化,果然,当天子赵煦看清了奏折里边的内容之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看来,真是如自己与朱光庭所猜测的一般二无。

    天子赵煦之所以磨磨叽叽的一直在不停的驳回人选,为的就是等着自己这位老上司主动站出来让出位置。

    第1001章 看来这刘挚倒也挺是识趣(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子赵煦之所以磨磨叽叽的一直在不停的驳回人选,为的就是等着自己这位老上司主动站出来让出位置。

    “这,刘卿,这不太妥当吧……”不过,哪怕是心里边很高兴,赵煦还是压抑住了那险浮于脸庞的笑容,刻意地摆出了一副十分难为的表情,望向了刘挚道。

    “陛下此言差矣,老臣乃是大宋的臣子,为朝庭效力,本就是份内之事,如今苏学士久经战事,心力憔悴,是当离开边塞之地,回京述职……”

    随着那刘挚与天子赵煦的对答,很快就在朝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绝大多数的臣工们都没有想到,这位当朝右相、旧党魁首居然会主动的向天子请调往陕西路任职。

    大臣们都在私底下议论纷纷,甚至还有几位大臣站出来表示反对,可惜,不待天子收拾他们,就被那刘挚给主动地斥退回列班。

    最终,天子并没有当场答应,而是要考虑考虑,等到了朝会一散,一干旧党臣工们便迫不及待地涌到了刘挚身边,纷纷责问这位老司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诸位,诸位还请肃静,这里可是议事的朝堂,莫要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刘挚很是无奈地道。

    吵嚷声经过他这么一吼,总算是渐渐平息了下来。但是一干旧党重臣仍旧不满意。

    “刘相,您怎么能这么做,如今朝中,正是需要您这样的众望所归之人统领,您却自请离朝,这,这……”

    “就是,莫非刘相您遇上了什么事情,才会有这样的念头,还请刘相明言,我等愿意为刘相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诸位,诸位的好意,老夫心领了,只是自提及请苏学士还朝,已然数月,而今,朝中却连人选也定不下来,毕竟,如今陕西路战乱虽息,可终究百废俱兴,必须要择一精于政务,又还能够……”

    刘挚站在原地,苦口婆心地解释了一番自己为什么会上这份奏折,自荐离朝的原因。

    而在大殿后门处,天子赵煦听了半天之后,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看起来,还是皇祖母有办法,而这刘挚倒也挺识趣,至少这么一来,也不会有臣工把此事给算到朕的头上了。”

    马尚恭敬地站在一旁,对于天子赵煦经常性的自言自语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

    能言善辩的刘挚还是说服了那些旧党大臣们,至于新党这边,自然是巴不得旧党们都能够滚出朝堂是最好的,乐得赞同。

    不过,天子赵煦考虑到现如今正是寒冷的冬季,这个时候让刘挚冒着风雪与酷寒去陕西之地,那就太没人性了。

    而且开春之后,厢军迁徙工作就会开始,还不如继续让苏东坡那边先把诸事都安排妥当。

    所以在与刘挚商议之后,决定刘挚在明年二月中春暖花开之后再离京往陕西而去。毕竟今年冬天,还有许许多多的大事要办。

    例如说,元旦之时,还要把尊朱太妃为生母皇太后,尊向太后为嫡母皇太后的大事给办妥当了。

    而苏东坡那边自然也接到了朝庭这边的消息,能够再多呆在一段时间,不必在这样寒冷的冬季里边冒着风雪赶路,自然也是乐得清闲。

    正好顺便在此期间,能够多给王洋一些便利,让他尽快的把那另外三州之地的基础工作干好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