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07章 比青苗法要详细和周全了许多(第二更)
    第1007章

    “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为了我大宋能够变得更加的繁荣富强,就算是中间出了什么问题,这也很正常,就算是到时候朝中诸位臣工想要弹劾,那也得看朕这位大宋天子答不答应。”

    “可如此一来,压力可就在陛下您一人的肩上了。”皇后孟氏满脸倾慕与担忧地道。

    “无妨,我相信王巫山,他一定不会让朕失望的。”天子赵煦信心十足地道。“他一定会成功的。”

    皇后孟氏先是点了点头,想了想之后,小心翼翼地建言道。“臣妾以为,陛下您要不,先与皇祖母商议之后,再作定论如何?毕竟太皇太后经验老道,她老人家若是也支持您的决定,会不会……”

    天子赵煦考虑了一番,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也是,还是娘子提醒得对,此事干系甚大,皇祖母她老人家过过眼也是好的,她也是知道王巫山的能力的人,相信她肯定也希望我大宋会越来越好。”

    说罢,天子赵煦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皇后孟氏的身上。“都这么晚了,娘子你还是早些歇息吧,朕再好好的看看王巫山的这‘封’信,还有一些问题,朕还没有完全弄明白……”

    “是,不过陛下您也不要太晚了才是……”看到表情仍旧显得十分兴奋的天子赵煦,孟氏知道自己劝也没用,点了点头先行离开。

    不过,就是没有半点睡意的天子赵煦正在翻阅书信的时候,马尚则出现在了身边,还端来了一碗羹汤。

    正好觉得肚子有些饿的天子不禁露出了一丝喜色。“你小子,倒是越发的会做事了……”

    “官家,这可不是奴婢,而是娘娘吩咐小的去御厨那边拿来的,说是担心官家您熬夜伤了身子,特地交待加了些参片给您提神……”

    听到了这话,天子赵煦不禁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接过了之后,三下五除二的喝个干净。但是终究没有继续再熬下去,而是将那叠书信交待马尚精心的收拢好,明天一早,就给太皇太后送过去,这才去休息。

    #####

    “……所以,臣以为,当以国有银行为主,辅以私有银行,既解决了私有银行的监督问题,同时又杜绝了地方官员与银行合谋渔利百姓的可能性……”

    春秋宫内,徐得功徐大总管那尖细的嗓子,此刻都已然显得有些暗哑,没办法,任谁读了一两万字,嗓子都肯定会不舒服。

    而高滔滔则是眯起了双眼,倚在暖和的卧榻上,把玩把一块温润的玉如意,继续有滋有味地听着。

    就在这个时候,处理完了公务的天子赵煦到来之时,徐得功朝着天子行礼之后,又继续把最后的那十来页纸读完,高滔滔这才从沉思中醒过了神来

    看到已经轻手轻脚的移步到了暖和的铜炉边坐下的天子赵煦,太皇太后高滔滔不禁露出了笑意。“官家来啦,哀家方才听得太入神,都没有注意到官家你什么时候到的。”

    “孙儿也才刚到没多久,见皇祖母您那么专注,自然不敢打扰您……”天子赵煦凑到了太皇太后高滔滔的身边后笑着解释道。

    “这王巫山哪……还真是,隔段时间要不闹点妖蛾子,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可等他真闹腾起来,又会让人觉得……”高滔滔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

    第1007章 比青苗法要详细和周全了许多(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王巫山哪……还真是,隔段时间要不闹点妖蛾子,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可等他真闹腾起来,又会让人觉得……”高滔滔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

    “又会让皇祖母你觉得头疼万分是吧?”天子赵煦嘿嘿一笑说道。

    “嗯,是这个理,可是,你又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在为国分忧。”太皇太后高滔滔无可奈何地道。

    或许,应该被称为幸福的烦恼才对吧,至少王洋的策略,倒真是让太皇太后高滔滔觉得。与过去不论是仁宗皇帝时期,又或者是神宗时代的变法都有所不同。

    他的做法,更温和,也更有实行的可能性,甚至可以说是为了一个小小的青苗法的改良,居然做了这么多的方方面面的考虑,几乎是从根本上,断绝掉官员们想要凭借此法渔利、役吏们想要捞上一笔的可能性。

    并且还通过立法,将高利贷视作非法的同时,并没有堵死道路,而是允许私人成立私人银行继续干借贷业务,但是,这借贷业务的利息通过了法律的规范之后,使得那些富商士绅能够有钱赚的同时,也最大程度的保证了老百姓们的利益免受更大的损害。

    考虑得如此周详,就算是以太皇太后高滔滔这样的老司机,饶是绞尽脑汁,也难以找到空子和破绽去钻。

    “王巫山的这个法子,可是不知道比当年的安石先生的那青苗法要详细和周全了多少,若是真按此策施行,怕是定然会少了许多的纷争,重要的是,先立法规范,之后再依法而行,可谓是未雨绸缪……”

    天子赵煦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听着皇祖母高滔滔在这里点评,几乎皆尽是好评之语,这着实也让天子赵煦松了口气。

    “那依皇祖母您的意思,这银行借贷法,当可在陕西北路先试行?”

    “哀家觉得吧,此事由官家你做主就是了,哀家老喽,可不愿意掺和。”高滔滔说到了这里,还捉狭地朝着天子赵煦眨了眨眼睛。“官家可莫要忘记了,老身可算是旧党的靠山。”

    “……”这话着实话天子赵煦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到天子那副愣头愣脑的模样,高滔滔不由婉尔一笑。“行了,发什么愣,不过哀家倒觉得王巫山之言在理,官家你呀,最好由着他自己先去闹腾,若真是利国利民,再允不迟,若是有损于朝庭,扰了百姓,想来以他王巫山之智,定不会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皇祖母言之有理,孙儿也是作如此想法,不过不过,王巫山希望朕能够再多给他几个人,因为他准备筹建的金融机构筹备委员会,需要一些勇于任士的干才。

    而且这些人,最好与朝中官员没有牵扯,如此,才能够最大程度的为他所筹划的银行一事保密。”

    “王巫山言之有理,若是从朝中指派官员去的话,那些家伙怕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端来,指不定又要跟王巫山发生争执。”高滔滔也不禁眉头大皱。

    人材难得,哪怕是大宋现如今科举入仕的人数之多,远超前朝,可是真正的才干之士,却也并不多,毕竟读书读得脑袋僵化的人可不少。

    何况如今朝中的官员,多是旧党,真要去了,那岂不是等于把王洋想要悄悄做的事情给公之于众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