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10章 谁敢在这里继续挑衅?(第一更)
    第1010章

    接下来的几天,万彬与王洋几乎可以说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每天都蹲在一起,写写画画,讨论得唾沫星子横飞的。

    而高俅、高世则、宗泽等人,也会时不时地窜过来,给出他们各自的意见。虽然大宋金融机构筹备委员会尚未成立,但是,金融法案却正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之下,渐显雏形。

    不仅仅是万彬着急,高俅、高世则、宗泽他们也很着急,因为如果银行一旦搞定,那么农业贷款这一块就能够实施,如此一来,那么就可以借着这一政策大规模的吸纳百姓们迁徙往陕西北路。

    毕竟没有百姓,哪来的税赋收入,又哪来的粮食和工商业。

    没有让王洋等待太久,十五名年富力强,同时还对于金融工作不排斥的年轻官员终于抵达了洪州。

    打量着眼前的洪州城,哪怕现如今是陕西北路这样的苦寒之地,可是,这些年轻官员们,都感觉到了,洪州城与他们所经过的那些城池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首先就是,洪州城内的道路已然经过了拓宽,并且在道路的中间位置,用水泥墩子进行了分隔,而且入城的马车、牛车,都需要按照靠右行驶的规则来行进,至于行人,则是行走在道路两旁那比道路要高出近半尺的所谓人行道上。

    而在道路交叉的地方,则会有一名穿着十分醒目的衣着的差役守在中央位置,每隔数息,便会起身吹响哨子,挥动手中的旗帜。

    随着他的手势,十字路口的各种车辆,还有行人都能够得以交替行进,一切都显得那样的有条不紊。

    而城内的建筑,似乎也是经过了翻修的,显得十分的规整,而且城内往来的百姓和商贩还真不少,完全看不出这陕西北路这才刚刚经历了战乱的模样,百姓们的脸上那洋溢的笑容,实在是让这一票刚刚抵达洪州的年轻官员们啧啧称奇不已。

    “虽然人烟稀少了些,可是能够看得出来,这里的百姓,似乎生活还要比咱们之前路过的那些城镇要好过……”其中一位坐在车中的年轻官员感慨地道。

    “诸位可不要忘记了,治理这陕西北路的是谁……”另外一名年轻官员理了理自己身上发皱的衣物,头也不抬地道。

    “也是,王大人可是咱们同科的状元,这两年来,这西北战事,他可是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倒是没有想到,他不但武略过人,这文治,也是很有一手。”

    “陛下既然把咱们都派过来,想必是因为这陕西北路六州之地紧缺人手,我等科举之后,一直未有实职,如今到了这里,倒真可以在这里大展拳脚才是。”

    “诸位大人,诸位大人,已经到地方了,还请诸位大人下车。”就在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之时,车帘被掀了开来,一股嗖嗖的冷风,瞬间让这些兴奋过头的年轻官员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

    哆哆嗦嗦地裹着披风冲入了官衙之后,在吴七郎的引领之下,十五名年轻的官员来到了前厅。掀开了那厚实的棉帘,就感觉到了一股子热浪袭来。

    让所有人都不由得精神一振,而此刻,一位身着官服的年轻俊朗男子长身而起,笑眯眯地朝着他们迎了过来。

    “诸位大人,本官有礼了……”

    “咦,果然是王大人……不敢当大人之礼。”一干年轻的官员们手忙脚乱的赶紧回礼,目光都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王洋的目光扫过这十来位年轻官员,不禁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帮子官员里边,居然还有三位是来自于太学的同窗,虽然不是同班也非同级,但是他们却是曾经跟自己一起跟国子监对掐过的战友。

    第1010章 谁敢在这里继续挑衅?(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洋的目光扫过这十来位年轻官员,不禁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帮子官员里边,居然还有三位是来自于太学的同窗,虽然不是同班也非同级,但是他们却是曾经跟自己一起跟国子监对掐过的战友。

    “你是朱大郎,你是朱二郎?”

    “我就说,我就说王大人肯定还能记得咱们,没错,小的正是朱二……咳咳,朱永恒见过王大人,当年咱们可是一起在那酒楼揍过国子学狗的。”

    “对对对,还有下官,下官当时也在场……”另外一人也赶紧扯起了嗓子,仿佛是在提醒王洋,他也是战友。

    瞬间,场面突然显得尴尬起来,唔……王大官人瞬间感觉到,在场的有五名年轻官员的表情有些僵硬,哦不,甚至是有发青的趋势。

    “咳咳,诸位,莫非是……”王大老爷很快从战友相逢的喜悦之中省过了神来,哎哟卧槽。

    既然有当年一起大骂和痛打国子学狗的太学战友们……唔……那么这些官员里边,肯定也有国子学的优秀学子。

    “下官许昌,见过王大人。下官正是出身国子学,当年王大人的拳脚,实在是令下官记忆犹新。至于你们几个,呵呵,不过手下败将尔……”

    其中一名年轻的官员昂然而出,然后先是朝着王洋一礼,之后,转过了头来,朝着朱大朱二还有另外一名太学出身的官员面露轻蔑之色。

    瞬间,三位太学猪,唔……三位太学优秀学子直接就炸了。

    “国子学狗,安敢羞辱我等!”朱大朱永亮当场就炸了,鼓起了眼珠子,一副捞衣挽袖想要单挑的架势。

    “路上还没吃够教训不成?”许昌呵呵一笑,满脸期待的模样,也是开始磨拳擦掌起来。

    而那些不属于国子学也不属于太学团体的年轻官员们,则都十分识趣的,可以说是下意识地朝后退开,然后一脸兴致勃勃看好戏的模样。

    王大官人直接就懵逼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喂喂喂,你这这是弄啥呢?停,都不许动手。”

    “不要忘记这里是哪里!”王大官人差点让这帮子家伙给气得七窍生烟来。

    “还请大人恕罪,但是他们实在是太过欺人了,这一路上,经常出言羞辱我等。”朱永亮一脸悻色地收起了架势,不过此刻倒还不忘记朝王洋告状。

    “大人,还不是因为他自讨没趣,非要出言挑衅我们这帮子国子学出身的人。”许昌撇了撇嘴,毫不示弱地反驳道。

    “好了,都他娘的给我闭嘴!”王洋看到双方又要吵成狗,准备捞衣挽袖打出狗脑子的架势,终于拿捏不住自己的官架子暴发了。

    “谁要是敢继续在这里挑衅,信不信老子把他扒成光腚丢到外面去裸奔。”

    这句话一出口,一干新到的官员都不由得脸色大变,夹紧菊花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