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11章 至少懂得在酒桌上同进共退了(第二更)
    第1011章

    哎哟卧槽,这又是什么骚操作,扒光了扔外面裸奔,这特么还能够有半点的官员威仪吗?

    两边八个人直接整齐划一的闭上了嘴,哪怕是眼神都不敢再相互挑衅。就跟见了猫的耗子似的,嗯,主要还是王大官人恶名在外。

    重要的是这帮子货色都是曾经见识和体会过这位王大官人的战斗力,和他那说今天怼你,就不会等到明天的行动力。

    原本还想着跟这些家伙见个面,聊一聊增进一番感情,结果这场见面会只能够草草结束,王洋让这帮子家伙先下去,好好的休息,等到了晚宴再跟大伙好好的聊一聊。

    然后又召来了那护送的禁军统制一打听,这才得知,这帮子家伙在前往陕西北路的路途中都不曾安宁,至于那位朱大更是和许昌在离开东京汴梁的第二天就发生了冲突。

    嗯,所谓的冲突自然是指拳脚,很快,其余的太学官员和国子学官员们纷纷加入战团。幸好这位负责护送的禁军统制反应敏捷,以最快的速度领着一队士卒把这帮子不以口舌而是想以脚拳服人的官员们给拉开。

    “从那天开始,末将就让他们分开乘车,可饶是如此,却还是时不时的双方相互挑衅……”这位武大三粗的营统制提及这段回忆,就是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看样子,干一辈子,也就见到过这么一回,不过也对,过去哪怕是护送官员,最多也就是一两位同行。

    哪像这次,拉出来就是一串,偏偏嘛,如果是官员外派,好歹经过了官场的磨砺,都已经将体力转化成了智力,拳脚转化成为了嘴皮子的老司机。

    哪怕是有仇有怨的一块出行,最多也就是互不理会。

    可偏偏,这帮子家伙都是年轻人,而且都是科举中举之后,未被授予实职的官员。

    也就是相当于是一群刚刚学校毕业,找到了闲职,只需要领工资,却不需要上班的年轻人们。

    根本还没有经历仕途上的任何磨砺,还保持着学院内的那种学生的热切和身体力行。

    再加上,国子学与太学之间的仇恨,更重要的是,偏偏元祐八年的那一场国子学、太学猪狗大战之中,这帮子家伙都是参与者,而且还曾经是拳拳到肉的对手。

    所有的这一切都加在了一起之后,才会形成了这么一次领这位禁军统制毕身都将难以忘怀的护送之旅。

    王洋听罢这位禁军营统制的诉苦皆吐槽,内心也是颇为无奈,好言好语的安抚了这位禁军统制一番,让他带队先到军营好好的休整几日,好酒好肉的补充了下精力,也好抚慰一下心灵创伤。

    等到了黄昏,时分,这些风尘扑扑的年轻官员们经过了几乎一个白天的休整,总算是恢复了不少的精气神。

    再加上之前会面之初,被王大官人的暴烈脾气给提醒了一下,所以大家都显得十分的平和而又彬彬有礼。

    美酒佳肴,让这些到了房间之后就疲惫不堪的倒头大睡,早已经是饥肠碌碌的年轻官员们眉飞色舞的大吃大喝起来。

    第1011章 至少懂得在酒桌上同进共退了(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美酒佳肴,让这些到了房间之后就疲惫不堪的倒头大睡,早已经是饥肠碌碌的年轻官员们眉飞色舞的大吃大喝起来。

    而又有王洋这位风度翩翩,长袖善舞的老司机嘘寒问暖,这顿欢迎大宴,倒也真是吃得宾主尽欢,其乐融融。

    重要的是,王大官人并没有因为许昌、王烈等五人是国子学出身就轻蔑敌视,也没有因为朱永恒等三人是太学出身就过于亲厚。

    很短的时间之内,就让这十五名年轻官员们感受到了他那博大的胸襟,还有希望大家与他一同抛弃过去的成见为国效命的高尚情怀。

    第一天,十五位年轻的官员们除了感受到了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大官人的热情,还有美酒佳肴之外,到达陕西北路洪州城的第一天就草草过去了。

    没办法,十五名年轻官员都被灌趴下,等到了第二天,大伙的精气神稍稍恢复,王大官人带来了两位新的陪客,一位是高世则,一位是宗泽。

    引荐之后,大家不得不再一次赴宴,毕竟大家第一次见到这两位陕西北路的主要官员。自然是少不得又来推杯换盏一番。唔……又一天过去了。

    第三天,大家伙勉强地挣扎着站了起来,晃着宿醉的脑袋,又来到了王洋处,哟嗬,又换人了,今天陪酒的帅哥变成了高俅、李迵等人。再一次把这十五名年轻官员灌翻下……

    第四天,大家都快要绝望了,但是听闻,今日居然是苏东坡这位大宋第一名士即将登场,为了能够一睹东坡居士的风采,一帮子年轻人强撑着身体,再一次前来拜访。

    席间,苏大学士的翩翩风彩,实在是让大伙眼界大开,更别提苏大学士与王大人一唱一和,当场作诗,更是羡煞一干自负才学的年轻官员们。

    最终,又再一次全员阵亡在酒桌之上……

    “……我说王巫山,这帮子家伙怎么那么不顶事,该不会,这几日一直没清醒过吧?”苏东坡虽然是第一次跟这帮子年轻才俊见面,但是好歹也听到了一些传闻。

    “无妨,都是年轻人,挺得住,毕竟大家的事情都挺多的,也挺忙的,所以小侄也只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让他们能够与咱们相互熟悉起来。”

    “重要是的,伯父你难道没看到吗?现如今,这帮子家伙,都至少已经懂得在酒桌上同进共退了都。”王洋一脸坏笑地道。

    苏东坡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又美滋滋地砸了口酒。“对了,你那些东西,老夫全都看完了,不得不说,此法,要胜过昔日青苗法百倍。”

    “不是老夫贬低介甫先生,而是介甫先生虽然是盖世奇才,可是,有不少的新法,在老夫看来,新法虽良,但要看是什么样的人去做。”

    王洋默默地听着苏东坡这位经历了神宗变法的老司机讲述着过往,亦将他与王安石从一开始的挚交好友,因为对于变法的观点和理念不同,导致最后两人势同水火。

    不过,双方倒都是君子,只是针对于政治理念,但是,政治理念上的冲突,自然也会让他们的关系渐行渐远。

    但是好在,二人都没有将对方视为敌人,哪怕是乌台诗案发之后,王安石听闻了朝中那些新党人士意欲要致苏东坡于死地时,还特地上书天子神宗皇帝,为苏东坡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