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12章 王巫山这货就是个大染缸(第一更)
    第1012章

    对于过去,回忆唏嘘一番之后,苏东坡总算又把注意力拉回到了现实。端起了酒杯,跟王洋碰了碰一口抽干,这才显得有些落寞地道。

    “可惜,再过几个月,老夫就要离开这里了,能够帮得上你的地方也不多。”

    王洋摇了摇头。“伯父您说的哪里话,其实您留在这里,对于小侄的帮助也不会有更多,毕竟如今这六州之地,已经成为了陕西北路。

    所以,哪怕是陕西经略安抚使换了人,想要掣肘于小侄,那也得看天子乐不乐意,也还得看小侄乐不乐意。”

    “所以啊,您回到了京师之后,倒应该好好的休养生息。何况,陛下之前曾经来信,似乎有意要将刘相派来接替您的职务,空悬出来的首相重担,怕是十有八九,将会落在您的肩膀上。”

    “老夫来担任大宋的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苏东坡的眼珠子直接就鼓了起来,一脸震惊的表情看向王洋。

    “这是自然,应该就是在几天之前小侄刚刚收到的消息,想来,这几日朝庭的正式消息,应该就会传到您的耳中才是。”王洋点了点头答道。

    “陛下,陛下这是想闹什么妖蛾子?”苏东坡咧着大嘴,又连灌了两大口酒,这才省过神来,不过仍旧是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

    听得此言,王洋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说苏伯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样的好事情你还不乐意?”

    “不是不乐意,只是……只是陛下怎么就会把老夫给安排到那个位置上去呢?”苏东坡抚着长须,显得有些吞吞吐吐地道。

    “老夫是自家知自家事,我这脾气你小子又不是不清楚。最是揉不得半点的沙子,而朝中主政的那帮子家伙,跟老夫互瞧着不顺眼。若是真的成了当朝首相,怕是没两个月,呵呵……”

    王洋看到苏东坡那副模样,不禁劝道。“这有什么,怼了就怼了呗,再说了,您乃是坦荡之士,向来都是对事不对人,难道陛下还能够站到那些犯了错漏的朝中大臣那一边去不成?”

    “再说了,如今我大宋朝堂之上,正是的缺少像您这样谏诤为心,公忠体国的治世忠臣……”

    王洋的马屁拍得啪啪直响,总算是让苏大学士不再像一开始听说自己即将担任首相时那般满脸嫌弃和头疼模样。

    “也罢,听你这么一说,老夫倒也觉得,既然陛下愿意把这个重担交予老夫,那么,我就试着担上一担。”

    “就是嘛,您虽然身在旧党,但是您并未与那些私心甚重的人同流合污,至于新党那些人,重新还朝之后,心中对旧党之恨意汹汹。若非陛下弹压,怕是两边的纷争,不知道会闹腾成什么模样。”

    “而您老人家挟涛天之功,入主朝堂,怕是任谁都得先避让三分。如此一来,您老人家……”

    苏东坡满脸愕然地看着跟前这位表情鬼鬼崇崇,说出来的那些意见,无不是老谋深算,老奸巨滑之徒才能够想得到的办法和招数,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巫山,你小子上哪学来那么多的损招?这么蔫坏蔫坏的。”

    第1012章 王巫山这货就是个大染缸(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巫山,你小子上哪学来那么多的损招?这么蔫坏蔫坏的。”

    王洋不由得一阵气苦。“我说苏伯父,你说话别那么难听好不好,小侄自打听闻您要入主朝堂,已成首相的那一刻起,就是一在为您筹谋划策来吧,没想到到了你这里,怎么我就变成不是好人了呢?”

    苏东坡看到王洋那副恨不得掏心挖肺以剖白内心赤诚的模样,倒让这位老司机有些不太好意思起来。

    “好了好了,老夫给你赔个不是,刚刚不过就跟你这小子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王洋闷哼了一声,决定懒得跟这个厚脸皮的老司机计较。“反正小侄所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至少您老人家愿不愿意用,那就看您自个了。”

    “那自然是要用的,老夫总不能白白辜负了贤侄的这一片苦心才是。”苏东坡嘿嘿一笑,又恢复了他老油条的架势。

    不得不说,自打这位老司机跟王洋这货相熟时间越久,就越发的没有了过去的那种饱学之士,为人师表的模样,倒更像是老滑头跟小滑头。

    看样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还真没说错,或者应该说王洋王巫山这货就是一个典型的大染缸?唔……这么形容似乎有些夸张了。

    不过,但凡是与其接触久了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沾染此人的习性,这一点,倒是陕西路诸文武共同的心声。

    就连高世则这位谨守持正的死板官员,现如今也懂得使诈耍滑,就能够看得出来,学好十年难,学坏十日快。

    #####

    经历了连续几日的酣然大醉之后,这十五位年富力强的年轻官员几乎都垮掉了,对于这样的官场应筹,着令让他们身心俱疲,还好,王大官人再亲自探视了这帮子可怜人之后,决定让他们好好的休息两天。

    到得第三日,终于在王大官人的率领之下,把他们领到了一间宅院里边,而一位个头不高,眼睛特别大特别亮的锦袍男子正在这里迎候他们。

    “这位是本官的挚交好友,同时也是京师凌云蹴鞠社的后台东家……”经过王洋简单的介绍之下,一干人等,都进入到了屋中,围坐在那温暖如春的铁炉子跟前,静待王洋开口。

    “诸位,想必你们前往陕西北路之前,陛下应该已经着人与你们谈过话了吧?不知诸位对于既然所要面对的工作,有什么想法或者是看法没有?”

    王洋目光扫过这十来位年轻的官员,虽然都有官身,但问题是,都从未授予实职。这正好适合王洋对于公务员的构想。

    他们有官身,但是却又不是真正的官员,毕竟他们要干的是金融企业,而非是像官府那样的政府机构,自然需要有所区别。

    “我等大多都是算科出身的,如今工部和户部那边并无空缺实职,所以已经在家中闲了快两年了,我们也很希望能够用毕生所学为朝庭效命。”许昌第一个站起了身来,朝着王洋一礼道。

    “陛下派人来与下官谈话,但是并未言明要让我们做何官何职,只是询问了下官以及一干同僚对于财物计算之事的见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