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14章 培养专业性人材正当其时(第一更)
    第1014章

    “现在看来,他这可不仅仅只是与民争利,而是为了让我大宋朝庭,能够把控住这个金融系统才是。”

    “官家所言极是,看来,这王巫山的目光之远,眼界之高,的确是超人一等啊,未虑胜而先虑败,未雨绸缪至此,此事焉有不能成功之理。”

    “连皇祖母您都这么说,那孙儿我可就放心多了。说实话,孙儿对于王巫山要搞的银行倒也算是了解了,可是这金融行业,还是一知半解,看来那句话还真没说错,专业的事情,就应该交由专业的人士去做。”

    “没错,只可惜,我大宋的读书人,几乎大多都去读四书五经,而杂科的读书人却是极少。”太皇太后高滔滔有些感慨地道。

    “咱们大宋,太过于重视四书五经了,反倒是将君子六艺几乎搁下了大半,这样可不好。”天子赵煦也不由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看来,的确是要重视其他技艺的时候了,正好,李格非李卿家如今正担当着国子监祭酒,此事,倒可以提醒他一二,也好振一振国子监诸学的学习风气才是。”

    李格非是君子,而且是真正的君子,意思就是这位王大官人的岳父绝对是君子六项全能冠军的有力竞争者,君子六艺他都掌握得十分的熟练。

    相信这位一心希望大宋能够效法先贤治学的忠耿君子,肯定能够办好这件事。为此,天子甚至特别加恩,赐给国子监诸学百匹良马,良弓千柄。

    并且,天子告诉李格非,从明年开科试举之时,将会对算学、格物的人材录用比例加大,这样的举动,让李格非大感振奋。

    如果说过去算学与格物人材的录用,在科举举子之中的比例是五十比一的话,现如今则将会调整为十比二。

    这样的比例,实在是大到令人瞠目结舌,当然,这只是天子暗中知会李格非的。而李格非虽然是忠耿君子,却也不是愚蠢之辈。

    只是将大宋明年科举之时,将会提高一定比例的算学、格物人材的录取资格的消息在国子监内传扬开来,堂堂国子监祭酒之言,再加上李格非一向的人品保证,很快就在国子监诸学之中,掀起了一阵算学、格物的学习高峰。

    #####

    “十一郎,你来得正好,这两日为兄正想着哪天找个时间去跟你说件事情。”

    “见过官家,臣弟内子,缝了几件小衣,特地让臣弟拿来。”赵佶行了一礼,将身边的包袱递给了快步上前来的马尚手中。

    “我那弟媳心灵手巧,这做衣服的本事,倒是比你嫂子……咳咳,好好好,那为兄我可就却之不恭了。”

    赵煦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还好,皇后孟氏到里间去哄那双儿女休息去了,不然,听到自己这位夫君吐槽她,怕是今天晚上又得有苦头吃了。

    “您的意思是想要臣弟向巫山先生所学的那些算术、几何和格物?”听了天子赵煦的意思之后,赵佶不禁面露难为之色。

    “怎么,你小子不乐意?”

    “官家,您能够将巫山先生所传授的这些知识推广开来,臣弟哪里有不乐意的道理,只是,臣弟向先生所请教的这些知识,都是零零碎碎,不成体系。

    第1014章 培养专业性人材正当其时(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官家,您能够将巫山先生所传授的这些知识推广开来,臣弟哪里有不乐意的道理,只是,臣弟向先生所请教的这些知识,都是零零碎碎,不成体系。

    所以,您若真是需要的话,怕不应该寻臣弟,而应该是找先生才对。”

    天子赵煦恍然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这样吧,为兄自己找王巫山,希望他能够尽快弄出这一方面的教材来,毕竟,如今大们大宋很需要这几个方面的人材。”

    “官家您能够这么想可就太好了,现如今军器监下面的很多项目都进展缓慢,说起来,也是因为人材不足,小弟顾此失彼,恨不得多生出几个脑袋来,这都快熬出白头发了。”听到了天子赵煦之言,赵佶恨不得举双手双脚以示赞同。

    天子赵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是啊,咱们大宋,虽然读书人以百万计,可是大多都只读那圣贤书,也不是不好。

    可是我大宋还需要许许多多各有所长的人材若是尽数都只懂圣贤书,却不知如此治农事,如何治理民生,如何修缮堤防,终究是不妥当。”

    天子赵煦只是懵懵懂懂地觉得,所有人成天只会孔子曰,孟子云不太好,毕竟是这个时代所造成的。

    再加上在这个时候,又有谁敢说读圣贤书有错呢?不过天子赵煦倒是已经觉得光读那些书,那么就很难培养专业性的人材。

    特别是这段时间与王洋的书信往来,里边那些关于金融的名词,若非是王洋特地进行注解怕是他都只能干瞪眼。越发的意识到了术业有专攻的道理。

    #####

    “算术,几何,还有格物……陛下居然都已经想到这些了?”王洋在洪州接到了天子的来信,不禁有些意外地道。

    “夫君你这是怎么了?莫非又是有什么好事情。”刚刚步入了书房,正要挑两本书消磨时光的李清照把头凑了过来,好奇地道。

    “……娘子,你又中午喝酒了?”王洋嗅到了一股子浓浓的酒味道,不由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可奈何地看着李清照说道。

    “夫君,妾身就是嘴馋了,只喝了一点点,不信你问师师妹妹。”李清照不好意思地吐了吐丁香小舌,赶紧把身边一同进来的李师师给拉过来当挡箭牌。

    “对呀,姐姐真没喝多少,姐姐方才想要作词,可是又没什么灵感,所以这才喝了些。”李师师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只不过在李清照看不到的角度,向王洋比划了一根手指头。

    那绝对不是一杯的手势,也不可能是一壶的架势,而是一坛才对。唔……王洋也是服了这个好酒贪杯的娘子。

    “好了夫君,是妾身错了,妾身不该中午饮酒,您就别生气了好不好嘛……”看到王洋那副白眼猛翻的模样,李清照拽着王洋的胳膊开始施展撒娇大法。

    差点把王大官人的耳屎都给摇了出来。“停,行了,为夫不生气,你别摇了好不好,唉……你可都是当娘的人了,晚上偶尔小酌也就罢了,白日里喝得多了,万一孩子喝了你的奶,也一块醉醺醺的,那还了得。”

    说到了这,王大官人还下意识地往李清照身上瞄了两眼,唔……生了儿女,脸蛋依旧清纯呆萌,偏偏身材又很魔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