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21章 陛下,这是机械计时器(第二更)
    第1021章

    所以,他决定暂不前往京师,而是先赶往杨州,前去与目前正在杨州任职的擒纵器原创者苏颂会面。

    苏颂是福建泉州府同安县人,其人才智过人,又敏而好学,于经史九流百家之说,至于算术,地止,山经,本草,律吕等学无所不通,绝对也是一位不亚于沈括的全材大佬。

    最重要的是,元祐元年,苏倾根据前人的经验,再加上自己扎实的理论和基本功,主持研制出了一台水运仪像台。

    这是一座高十二米,宽七米,像三层楼房一样的巨型天文仪器。

    苏颂不但造出了仪器,还特别留下了图纸和说明,他曾在其说明中写下。“兼采诸家之说,备存仪象之器,共置一台中,台有二隔,置浑仪于上,而浑象置于下,枢机轮轴陷于中,钟鼓时刻司辰运于轮上……以水激轮,轮转而仪象皆动。”

    这可以算是世界上第一台,依靠水力,随天体运动而报时的机械装置。它兼有观测天体运行,演示天象变化,以及随天象推移而有木人自动敲钟击鼓摇铃,准确报时的三种功用。

    可以说,这是一台将时钟机械与观察用天文机械结合起来的精密仪器。

    他不光搞出了这么一台牛逼的机械,重要的是,他的官运也要比沈括牛逼多了,元祐年间曾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也就是宰相。

    不过,这位中立派大佬谨守持正,不愿意跟那些喜欢上窜下跳的旧党同流合污,干了不到一年,忍受不了那些家伙的咶噪,干脆辞去了相位,然后出仕地方官。

    前往杨州。而沈括是新党与苏颂是中立派,二人之间,政治立场没在太多的冲突,反倒是因为互相的学识相近,引为知己。

    沈括找到了苏颂,将王洋的想法与构思与苏颂交流之后,苏颂也极为认同,经过了这两位大佬合力,再加上有王洋这位年轻的老司机提出来的构想。

    终于,历时近一年的时间后终于大功告成,沈括这才带着这件宝贝来到了东京汴梁,面见天子赵煦。

    #####

    天子扶起了沈括之后,目光便落在了那个接近一个高的木箱子上,眼中满是探究的好奇之色。

    这个时候,这个沉重的木箱子已然被抬进了御书房内。

    “启奏陛下,这是一台不需要阳光,也不需要水流,便能够精准计时的机械计时器。”沈括示意了下,然后主动地走到了箱子跟前,示意那些禁军们帮自己的忙,然后开始拆卸这个木箱子。

    不大会的功夫,木箱子终于被撬开,又扒开了大量用来防震的棉花之后,终于露出了真容。

    看着这台高约半丈,宽约两尺五,厚度约为三尺,里边的结构大多是木质,只有少量是铜制的机械,天子赵煦感觉自己的眼珠子有朝外突起的架势。

    “此物也是计时器?”站到了跟前打量了许久,看着这台到处都是齿轮的机械,实在是与宫中所用的铜壶滴漏差别太大了点。

    “不错,正是计时器……”沈括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极为骄傲地打量着这台由他与苏颂还有王洋三人共同构思设计打造出来的机械计时器。

    第1021章 陛下,这是机械计时器(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错,正是计时器……”沈括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极为骄傲地打量着这台由他与苏颂还有王洋三人共同构思设计打造出来的机械计时器。

    特别是正前方,一个大约接近一尺半方圆的铜质圆盘之上,标满了细小的刻度,除了细小的刻度之外,还有大的刻度,而大刻度上,都有着一只动物的模样。

    天子赵煦仔细地看着,不禁好奇地道。“鼠、牛、虎、兔、龙、蛇……莫非这是按十二时辰来进行排列的?”

    “陛下英明,这些最细小的刻度,代表着一眨眼,又谓之一秒,而大的刻度,就正好代表着时辰,陛下您再看这个,这是秒针,还有这是分针,还有这个是时针。”

    “秒针一圈为一分,分针一圈为半个时辰,而分针每移动十五格,为一刻钟,时针则是从一个属相,移动到另外一个属相,则为一个时辰……”

    “此物,怎么才能够动起来,它真的不需要用水力来驱动?”天子赵煦转着这沉重的机械计时器绕了好几圈之后这才问道。

    “陛下英明,只是它并不需要水流,而只需要拉动这根铜链到这个位置,您看,它开始动了……”沈括走到了前方,伸手进去之后,拉到了一根铜质的链子一拉到底。

    然后放开了后,便听到了咔咔的轻响声,然后,机械里边的齿轮们便开始转动了起来,然后,秒针开始移动起来。

    机械的声音并不大,而且重要的部件,都采用了铜制,并且用了动物油脂作为润滑剂,将机械本声的噪声低到了最低。

    天子赵煦甚至亲自试验了好几下,几乎每眨一下眼睛,那秒针就刚好走到下一格,让他啧啧称奇不已。

    “陛下您稍微等等,很快就要报时了……”这个时候,沈括突然说到,果不其然,就在那根分针终于抵达了子时,而时针抵达了卯兔的刻度。

    就听到了内部传来了敲钟之声,声音自然远远比不得那古刹大寺的钟声浑厚,但是却也清亮透彻,而且是连敲了四下。

    “陛下,这代表着,刚刚进入了卯时,因为从子时到卯时,正好是第四个时辰,所以在这个时候,钟声会被敲响四下,以提醒卯时已到。”

    “而且,如果担心钟声吵闹,可以按动这个机括,如此一来,钟声就不会敲响,不会干扰到旁人。”

    随着那沈括的解释,天子赵煦越发的觉得这玩意实在是太好了。“日冕需要阳光,而那铜壶滴漏则需要水。至于这种机械计时器,却只需要拉动这铜链之后,它就能够自己走动,自己报时,妙哉,实在是妙哉……”

    “苏卿的本事,朕是知道的,当年他所制作的那水象仪,高大巍峨,蔚为壮观,几成我东京汴梁一景。没想到,居然还能够做得如此精巧……”

    “……陛下,这还只是样品,按照巫山老弟,哦不,按照王大人的构思,当此物完全采用铜和铁质零件之后,还能够做得更加的精巧,甚至可以做到如碗口大小,可以随身携带的地步。”

    天子赵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做到碗口大小,还能够随时携带?”

    “正式,下官与苏大人将其中一些用于天象的结构移出之后,便已经能够极大的缩小其体积。而且这里面许多部件,的确还能够做得更加的精巧幼小,又不会影响到其功效。”

    “而且,这根铜链再以弹簧取代的话,那么,的确可以做到王大人所言不惧移动,方便携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