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26章 御史们居然攻讦学校而非银行(第一更)
    第1026章

    “我大宋每年的税赋收入,如今已然达到了四千三百二十余万贯,可是,支出却也是年年递增,朕记得,朕登基之初,税赋收入不过四千万贯出头,但是盈余也有接近百万贯之数。”

    “而为如今,税赋收入高涨了近三百余万贯,可是盈余却不增反降,居然只剩下了十七万贯之数?……”

    天子赵煦的心情很不好,相当的不好,阴沉着脸,目光扫过这帮子表情显得很正经又很无辜的满朝文武。

    “那么今岁开始,我大宋大约可以节余出四百多万贯之数,不知诸位卿家,又想要让这数百万贯,用在何处?”

    “……”安静,十分的安静,所有的大臣都没有说话,毕竟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去触这位大宋天子的霉头。

    钱,终究是要拿来花的,终究,会想到新的名目,把这些节余的钱给花掉。当然,绝对会是名正言顺的名义花销掉。

    当然,身为大宋的重臣们,好歹也会捞点油水,人之常情嘛,大宋自立国以来,一向都是如此,只不过,这样的潜规则,大家心里边有数有行,当然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而天子赵煦,也除了发发牢骚之外,对此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大宋就是这样,国家再富庶,特么的这些家伙总有办法把朝庭的税赋给有条有理的花个一干二净。

    #####

    但问题是,王巫山这家伙这是想要干嘛,建书院,陶冶情操,这是可以的,要么你让人教书育人,也很有道理。

    可你特么的居然让那些学生们去学什么工商之事,这不是典型的没事找事吗?天子赵煦打量着这三份奏折,很是蛋疼,耳中,传来了那座自鸣钟咔咔的轻响。

    似乎自从听习惯之后,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下意识地一抬头,看了一眼自鸣钟,刚好到午时,钟声开始敲响,而第一下开始敲响的时候,马尚便从御书房门外走了进来,询问天子午餐在那里用。

    这边天子还没答话,皇后孟氏的靓影便出现在了御书房外。而身后边则簇拥着一大帮的人,两名奶娘一推着一辆婴儿车,车子里边,躺着的自然是天子赵煦的血脉。

    嫡皇长子赵枢与嫡皇长女赵椿这二位。

    “梓童来啦,怎么把他们也给带出来了?”天子赵煦打了声招呼之后,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那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身上。

    “今日天气很暖和,臣妾就想着带他们出来活动活动,晒晒太阳,正好要到午时,不知官家您用膳了没有,所以特地过来瞧瞧……”皇后孟氏一脸温婉地看着那此刻正蹲在婴儿车前,满目慈爱的打量着那一双儿女的天子赵煦道。

    “那正好,马尚,朕和皇后就在御书房用膳,让他们赶紧的。”天子赵煦轻轻地括了括正在熟悉的女儿那张粉嫩的小脸蛋。小家伙砸砸嘴,很嫌弃地脑袋一扭,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继续熟睡。

    看得天子赵煦哭笑不得,亲自将那精巧的婴儿车推入了御书房内。而皇后孟氏很快就注意到了摆在书案上那封墨迹未干的书信。

    第1026章 御史们居然攻讦学校而非银行(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得天子赵煦哭笑不得,亲自将那精巧的婴儿车推入了御书房内。而皇后孟氏很快就注意到了摆在书案上那封墨迹未干的书信。

    “陛下您这是……”

    “王巫山在那陕西北路成立了一所学校,可是这学校却不教授圣贤学问,而只是让那些学子识字,还有就是专门学习那些粗浅的工商之业。所以,被那些御史给弹劾了。”天子赵煦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朕也是无奈,所以就想问问王巫山,让他自己陈情自辩。”

    皇后孟氏恍然地点了点头。“以巫山先生之材,教书育人倒也没什么,可是他为何会只让人学习工商之业,而非是苦读四书五经,这的确让人很是奇怪。”

    “所以,朕决定把这个问题扔给他自个,让他自己来答才是。”天子赵煦嘿嘿一笑,眉宇之间颇为得意,虽然他笃定,王洋这么做,必然是有其道理。

    可是,道理在哪里,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所以干脆让王巫山自己来解决。

    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夫妻二人一边用餐,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虽然他们可以算得上这个世界最有权势的夫妻,但是,却也难得有这样的悠闲时光。

    而天子赵煦则是一面吃着饭一面习惯性的又开始吐槽起了朝中的文武大臣们,皇后孟氏一面细心的给天子赵煦挟菜,面带着微笑倾听,时不时的附合两句,场面份外的温馨与和谐。

    “唉,当天子难啊,如今,朕这才亲政不过年余,已然能够体会到了当年父皇的那种烦恼。大臣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私心甚重,甚至把大宋的税赋,这些天下百姓的血汗当成一块肥肉,巧立各种名目……”

    “这其实也是为何先帝立志想要变法的因由所在,而今官家您承先帝遗志,臣妾相信,大宋一定能够变得越来越好。”皇后孟氏点了点头之后,朝着天子赵煦温言蔓语地道。

    “这是自然,虽然朕清楚,想要培养属于自己的班底,就只能一切都需要慢慢的来,急不得。可是,每日面对这帮子家伙,心里边总有一种念头,恨不得跟那王巫山似的,逮着这些口是心非的王八蛋狠狠揍上一顿解气。”

    听到天子这样的话,皇后孟氏隐蔽地翻了个妩媚的白眼,微微摇头,一双满是爱怜的目光,打量着这位心爱的夫君,只是那表情与目光,简直就像是一位大姐姐正在关爱自家调皮捣蛋的小弟弟似的。

    “那些御史居然攻讦的是那学校,而非是银行,这倒真是有些出乎臣妾的预料之外。毕竟相比起这个来,那银行的作用与影响,其实更大。”皇后孟氏收回了目光之后,颇为好奇地道。

    天子赵煦也是愣了愣,旋及笑了起来。“你说得还真没错,只是,那银行之事,若不是王巫山详细的向我解释得如此详细,怕是朕也想不到,这东西能够起到的作用,怕是比颁十部青苗法还厉害。”

    “不过这样也好,哈哈,这帮子家伙简直就是捡了芝麻丢西瓜,好,很好,幸好梓童你提醒了我。”

    “前两日,王巫山来信里边还提及此事,说是至这个月月末,共计有一千两百户贫苦百姓抵达了陕西北路,签下了农业贷款,成为了陕西北路六州的百姓。”

    “那些百姓离开,当地的官员难道就不阻止?”这下子,皇后孟氏越发的好奇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