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27章 开始外出跑关系的王大官人(第二更)
    第1027章

    “阻止?他们为什么要阻止?”天子赵煦不禁冷冷一笑。“我大宋的地方官员,哪一个不是希望自己的治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

    “再说了,走的都是些什么人?都是那种衣食无着,既无恒产,也无田地,要么依靠给人帮佣打工,要么就是给人做佃户养家糊口的贫苦之民。”

    “这样的百姓家庭,最是经不起半点的风浪,稍有不慎,遇上什么灾荒之年,很有可能就会家破人亡,卖儿卖女,要么就是成为流民。”

    “地方官员,最害怕,也最担心的就是这些生活在我大宋最低层的百姓出问题,因为……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继续失去的了,甚至很有可能心中一横,流落为山匪贼寇……”

    天子赵煦说到了这,把手中的碗筷搁下,不由得忆及了自己尚未亲政之时,经常便衣出宫散心。

    哪怕是在东京汴梁城,也能够见到那些衣着褴褛的贫苦百姓,自然最开始好奇,也向教授自己学问的师长询问过,那些师长自然不会说坏的,只会说好的。

    便让天子赵煦还以为只是一二特例。可是后来渐渐年长,这才知晓,歌舞生平的大宋,却还是有大量的百姓生活在贫困线。

    而那些地方官员,又何尝不是跟曾经教授天子赵煦学问的那些帝师一般,报喜而不愿报忧。

    而现如今,这些陕西路一带的地方官员们突然惊喜的发现,自己当地,被视为麻烦的那些贫苦百姓们,居然开始有了迁徙的意向,他们自然是乐见其成。

    #####

    延安府知府闻远此刻正在官衙内宅的花园里边,欣赏着那初绽的桃花新蕊,今岁的桃花,大约要比去年的开得早些,绿意得来早,这桃花也来开得早。

    经历了一个冬天的黑白,终于迎来了绿意盎然的春天,这让诗书传家,年过五旬的闻远闻大人诗兴大发,正要对着这初绽的桃花作诗一首。

    却不料,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闻远抚着长须转过了头来,不悦地皱起了眉头,被打扰了雅兴,实在是可恼可恨,说不定又是一首即将要名传天下的诗作就此夭折。

    而赶来的,却是延安府主薄,恭敬地给这位知府大人一礼之后这才有些歉意地道。“大人,陕西北路经略府的人来了,就在前厅等待着,您见还是不见?”

    “王洋王巫山?他过来寻本官做什么,这里是延安府,又不是陕西北路。”闻远抚着长须,心情不佳地道。

    “大人,那要不要下官婉拒了他?”主薄抬起了头来看向闻远,小心翼翼地问道。

    闻远砸了砸嘴,虽然没见过王巫山,但是现如今那苏东坡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再加上王洋王巫山此人那瞪眦必报的恶名,闻远不由得心头一寒,缓缓地摇了摇头道。

    “罢了,本官还是亲自去见上一见为好。省得到时候上官怪罪起来,还觉得是本官慢待同僚。”

    听到了上官这番自以为是的解释,主薄心里边暗暗撇嘴不已,你怕个锤子的上官,苏老大人现如今都快要回京了,怕是您老人家是担心得罪了王洋那位恶名远扬,瞪眦必报的老司机才对。

    第1027章 开始外出跑关系的王大官人(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到了上官这番自以为是的解释,主薄心里边暗暗撇嘴不已,你怕个锤子的上官,苏老大人现如今都快要回京了,怕是您老人家是担心得罪了王洋那位恶名远扬,瞪眦必报的老司机才对。

    只是这样的话只能想想,自然是不可以说出来的。

    王洋坐在这延安府知府的官衙里边,这座官衙,可是要比他在洪州的衙门气派得多了,这也很正常,洪州之地,落在西夏蛮子的手里边,就那些西夏蛮子,除了收刮钱财,掠劫百姓有一手之外,建设几乎跟他们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不过王洋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官衙小一些也无所谓,不气派又如何?反正老子堂堂从二品的开国郡公,你就算是延安府知府,见到本公子,一样也得老老实实的。

    “公子,该不会是那位闻知府不愿意见咱们吧?去了那么久还没个问音。”站在王洋身后边的凌纵磨皮擦痒地说道。

    “急什么,做事,就一定要有耐心,耐得住性子,才能够成得了大事懂吗?”急性子的王大老爷现在反倒显得很是淡然恬静,心里边则是继续琢磨着怎么说服这位延安府的知府能够同意自己的计划。

    很快,延安府知府闻远赶到了前厅,看到了身着官袍的王洋笑吟吟地站起了身来,闻远赶紧起身朝着这位恶名极盛,在西夏乃至整个陕西路都可止小儿夜啼的王大官人一礼。

    “下官闻远,见过王经略。”

    “闻大人不必多礼,今日王某来此,一嘛,自然是过来探望同僚,久闻闻大人是一位勤政爱民的好官,本官到了这延安府之后,一路见百姓们安居乐业,百业兴盛,果然名不虚传啊……”

    王洋还了一礼,二人宾主分坐后,王洋便笑吟吟地吹捧起了这位闻知府来,听到了这样的马屁话,身后边站着的凌纵和王精这二位频频两眼翻白。

    这绝对是光天化日之下说鬼话,太特么的虚伪了好伐?明明之前在前往延安府的这一路上,看到延安府百业凋零,不少百姓们衣不裹身,食不裹腹。

    你还在半路上跳脚大骂闻远是个碌碌无为,不懂得为百姓谋福的昏庸官员,到了这里,却居然一副风含情水含笑的模样,实在是太不像你王大官人的性格了。

    一开始闻远还心有揣揣,没想到,王洋居然对自己印象颇佳,一番交流下来,闻远的脸上了开始露出了笑容,与王洋谈笑风声起来。

    鬼扯了半天之后,王洋清了清嗓子,眉宇之间,显露出了丝丝的忧色。“比起这百姓们安居乐业的延安府来,陕西北路诸州之地,唉……”

    “王大人您这是……您也不必忧虑太多了,毕竟陕西北路这才刚刚草创,这六州之地,如今那盐州已然是做得颇为成功,想必以王大人之才,用不了数载,定然能够让这陕西北路变得如我延安府这般富庶……”

    要是陕西北路过了几年还跟你这延安府似的,我特么的自个掐死自个得了。王大官人在心中默默地吐槽不已,但是为了自己身上所肩负的重任,只能忍了。

    “那本官就先多谢闻大人吉言了,如今这陕西北路,真可谓是百业俱兴,但是,现如今,虽然奉了陛下之旨间,从天下诸路迁徙厢军以填六州之地。”

    “然而,终究是人口太少了,没有人口,这六州之地,如何能够发展得起来,为了此事,本官真可谓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啊……”

    话刚出口,身后边的凌纵就跟特么的漏气轮胎似的卟哧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