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33章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王大官人第二更
    第1033章

    无定河的水流,还是那样的汹涌,只是到得每年初(春chun)之时,总算是变得平缓了许多,而这个时候,正是乌延古城这座无定河上的渔人码头最为忙碌的(日ri)子。

    经过了一整个冬天,整个无定河内的鱼儿实在是肥美得不行,每一网撒下去,都能够捞起好几条一臂来长的大鱼。

    看得那些凑趣跟着大人过来买鱼的小孩子们大呼小叫,让这一大片的码头,仿佛比那鱼儿和浪花翻涌的无定河还要(热re)闹。

    难得乘着休沐之时,带着一家人来到了这里踏(春chun)的王洋这才刚刚进了专门在乌延古城买下的渡假别院的大门,就听到了(身shen)后边传来了脚步声。

    “夫君你也来啦。今天咱们炖鱼吃怎么样?这是妾(身shen)刚刚去挑的,好大一条草鱼,那渔夫说,这么大的鱼,怎么也得长了有七八年的光景,(肉rou)一定很肥。”

    李师师快步走了进来,(身shen)后边跟前那凌纵与王洋,哥俩吭哧吭哧地扛着一个筐子走了进来。

    而筐子里边,却是一条长约三尺,怕是足有二三十斤重的鲜活大草鱼在里边扑腾。

    “嗯,成,今晚上,给你们弄上一顿水煮鱼片尝尝,不过这草鱼刺太多,实在不适合铁蛋他们几个小家伙吃。”

    “夫君放心吧,妾(身shen)这里边采买了好几斤小鱼,到时候炸透了,下锅焖上一个时辰,连骨头都酥烂,正适合给他们吃。”李师师犹如变戏法一般的抬起了一只手,把藏在(身shen)后边的小鱼蒌晃了晃。

    “还是你这位姨娘想得周全……”王洋迈着方步走到了李师师的跟前,将那小鱼蒌交给了(身shen)边的吴七郎,拿起手帕给李师师擦了擦手,很是无奈地道。

    “你如今都是快当娘的人了,怎么还那么(爱ai)看(热re)闹,买鱼这样的事(情qing),让凌纵和王精他们去就是了。”

    “没关系,妾(身shen)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了,他们这些大男人挑东西,哪有妾(身shen)心细……”等护卫们把鱼给抬了出去,李师师嫣然一笑,(乳ru)燕投林一般扑入了王洋的怀里笑道。就在半个月之前,李师师得知自己已然怀有了(身shen)孕,如今尚未显怀,而且李师师如今(身shen)体健康,多走动倒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是是是,我家师师的心思最细了,今天为夫亲自下厨,犒劳你们。”轻轻地抚了抚李师师细滑如羊脂玉的脸颊,王洋笑眯眯地说道。

    “那可太好了,我去知会大姐一声,对了二姐呢,还没过来吗?”李师师兴奋地站起了(身shen)来,就要往外走,突然想到了还有柳依依还没到。

    “银行那边还有些事(情qing),耽搁了一下,不过应该不会耽搁太久,晚餐之前肯定能够赶来,咱们一块过去吧,正好看看那几个家伙有没有听话。”

    夫妻二人携手离开了房间,绕过了前厅,正往里走,行不多远,就听到了李清照那有些无可奈何的嗓声。

    “石头,不许带妹妹胡闹,听到没有?”

    “听到啦……”石头大声地答应着,只是,嘴巴答应是一回事,这货仍旧十分敏捷的在地上爬行,小甜甜咯咯的笑着有样学样,两个小(屁pi)孩子笑咯咯在屋子里边爬来爬去,犹如一群卖萌的探险家。

    几个(奶nai)娘哭笑不得的站在靠墙的位置,看着他们。

    而等王洋大步的迈入了房中之后,小甜甜先是一愣,旋及欢天喜地的朝着这边扑了过来。“爹爹……”

    “哎,慢点……”王洋赶紧蹲了下来,接住了飞扑过来的甜甜,然后又抱住了那同样扑过来的石头,一人亲了一口,两个孩子顿时快活地笑了起来。

    王大官人看着这两个模样俊俏,粉雕玉琢的孩子们,心里边满满的尽是快活。“今天你们有没有听娘的话呀。”

    “有听的,娘一直夸我们乖呢,是吧娘亲?”石头(身shen)为长子,倒是很有长子风范,还不忘记找他娘亲来给佐证。

    “是啊是啊,你们都很听话……”李清照很是有气无力地道。

    “嗯嗯,都是好孩子,那么今天晚上,爹爹给你们做鱼吃好不好?”

    “好!”石头和甜甜这两个小家伙整齐划一的大声叫好,然后又很快乐的笑了起来,王洋逗弄了下这两对儿女,这才让(奶nai)娘带他们到一边玩去。

    “辛苦你们了,原本说好昨天过来的,不过学校那边又有些事(情qing)给耽搁了。”王洋走到了榻前坐下,舒服地靠到了榻上,李师师在一旁提壶倒茶,而李清照则放下了手中的书,坐到了自己的(身shen)侧。

    “这倒无妨,昨个妾(身shen)和师师妹妹带着孩子们在船上游了一天的无定河,小家伙们可开心了,不过河上风大,而且今天天气不怎么样,就没带他们出去。”

    “话说回来,现如今这乌延古城,可是比去年(热re)闹多了,记得前年咱们过来踏(春chun)的时候,这乌延古城里边几乎就没什么人,而今却人来人往的,(热re)闹得紧。

    除了那些西域胡人之外,甚至昨个还看到了几个一(身shen)黄毛,那皮肤惨白得跟鬼似的,眼珠子绿幽幽跟狼似的家伙。险些都把甜甜给吓哭了……”李清照拿起了一块杏铺,塞进了王洋的嘴里边,一面述说着昨(日ri)来到乌延古城踏(春chun)时的见闻。

    “一(身shen)黄毛,皮肤惨白?”王洋眨了眨眼,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由得笑道。“你说的那个,应该是白人,唔,也就是欧罗巴人。”

    “之前妾(身shen)听依依妹妹说起,心里边还有些不相信,如今倒真是信了,没想到人居然能够长得那么渗人。”李清照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

    王洋哈哈一笑,轻捏了捏李清照的琼鼻。“那是见不惯,见惯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不过那些欧罗巴人这胆子也真够大的,从那么远的地方,一直来到咱们大宋,就为了那些绸缎、茶叶之物,真不要命。”

    “那还不是因为咱们大宋视若寻常的这些东西,在那些人的眼中,可谓是价比黄金。”

    “昔(日ri)汉唐之时,无数的万里之遥的商人们,为的就是咱们华夏的特产,不远万里而来,这才会让这西域这条商路被称为丝绸之路。”

    “不过现如今,不论是海上丝绸之路,又或者是这条丝绸古道,都差不多快被那些大食商人给垄断掉了……”

    王洋的脸色不太好看,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毕竟现如今,东西方之间的商路,几乎已经被大食所完全隔绝掉。

    不过,大食本(身shen)就是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而且全是拿着真金白银来交易,这倒也没有过多的损害到大宋的利益。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