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35章 废弃的哨楼与拉满的弓弦(第二更)
    第1035章

    一个时辰之后,安定堡守将野钵胜以要巡视边界之名,挑选了近百名心腹,策马驰出了安定堡,往西而去。

    而他们赶到了宋辽交界的一处废弃堡垒处,在那里,找到了一间几乎完整的房舍,在那里,满满的是几大箱的衣物。

    很快,身披铁甲的这些辽军骑士都在外面罩上了那灰扑扑的皮袍,又摘下了头顶的辽式铁盔,换上了皮盔,另外身上的那些但凡容易让人发现他们身份的事物都会收拢了起来装到了箱中。

    然后,这一只已经看不出到底是哪一国哪一族,没有旗号也没有徽记的骑兵,悄然的离开了这个据点,继续向西奔驰而去。

    一直往西,远远的绕过了宥州,来到了距离宥州约八十里地的一处山峦,这百余骑兵这才停下了脚步,派出了游骑四散开来警戒,而骑兵主力,则悄然的潜伏到了距离大道约里许的密林之中等候。

    野钵胜则显得有些焦虑不安的在密林之中走动着。一直在考虑,自己的举动是不是太过冒险了。

    不过,一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在安定堡的清贫,再想一想就宋国陕西北路诸州的繁华,他的内心就不由得升起了不忿。

    陕西北路的发展可谓是蒸蒸日上,而他之前,更是悄然的易服扮着辽国商人进入过宥州与洪州,见识到了陕西北路的繁华,再回头看看死气沉沉的夏州。

    心情自然有着巨大的落差,特别是自己所驻扎的那安定堡,除了两千辽军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普通百姓,更别提女人了。

    而每个月,只能拿到那点可怜的俸禄,就连去到洪州的销金窟,每次都是兴冲冲而去,败兴而还。

    他这位堂堂安定保守将尚且如此,更别提手下的那些穷鬼们,不知道有多眼红羡慕那些商人手中的财富。

    眼红得久了,自然就会有所动作,也就是那个耶律勇他们,曾经悄悄的干了好几票,被野钵胜得知之后,勃然大怒,意欲惩治。

    不过,看在耶律勇这帮子家伙平日里对自己恭敬的份上,再加上耶律勇等人愿意将所掠劫到的财物贡献大半出来。

    而宋庭那边只以为是流贼所为,甚至那位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还特地派来使节,要求大辽河东道清剿匪患。

    看到对方并没有意识到是辽国官兵所为,野钵胜自然也就不再追究,而在那之后,野钵胜甚至偶尔也会亲自出手。

    只不过,每次都很小心翼翼,而且也不会过于频繁,但是,一旦能够通过这样的手段做起无本生意。

    自然也就再难以住手,只是上一次想要在洪州与宥州那条路上,攻击一只商队之时,遇上了一只宋军的巡逻队,野钵胜不敢暴露身份,只能带着二十来个兄弟往北远遁而去。

    之后更是近三个月都没再出手,不过这一次,听到了耶律勇的禀报,居然至少有五万贯的财物,野钵胜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反正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想来宋人的警惕心也不会那么高了,这一票若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至少自己能够好好的享乐上一段时间。

    第1035章 废弃的哨楼与拉满的弓弦(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反正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想来宋人的警惕心也不会那么高了,这一票若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至少自己能够好好的享乐上一段时间。

    #####

    “王镖头,咱们今日已经走了近七十里地,现在天色已晚,要不就先扎营休息吧?”看到日头已然偏西,道路之上渺无人迹,商行掌柜喝止了马伕停车,转过了头来朝着一直策马跟随在侧的王镖头询问道。

    “咱们距离六合堡,还得有差不多一百里地,看来今日也只能在野外宿营了,王某记得,那个方向有座弃用的哨楼,要不咱们到那边去扎营如何?”经验老道的王镖头打量了一眼四周之后,点了点头,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道路太过平缓,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往来,万一遇上歹徒什么的,这里也无险可守,而那边,好歹有座哨楼,地势较高……”

    刘掌柜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出门在外,自然要听专业人士的建议,当下,剩着黄昏的光线,车队离开了大道,转道朝着北方,而去,行出了约两野路,果然看到了一座已经被荒废了的哨楼建在一处缓坡之上,东侧还有一道溪流潺潺而过。

    果然是一处扎营休息的好地方,很快,连同刘掌柜的大车,都被连推带拉的弄到了哨楼下方,然后把拉车的骡马牵到了一旁喂料,这边烧起了篝火,开始料理吃食。

    不大会的功夫,食物的香味,开始以哨楼为中心四面溢散开来……

    而在哨楼的顶上,两名趟子手就站在上边,闲得无聊的东张西望着,这座哨楼的东西两侧都是树林,而南面则是通向大道,北面则是一片崖壁,地势算得是易守难攻,难怪当初会被挑中用来修建侦敌哨楼。

    稀疏的树林,在那落日的余辉前,无法隐藏什么,所以,这两名负责警戒的趟子手巡视了一番之后,就没再继续,悠闲的吆喝着楼下做饭的兄弟们赶紧送吃食上来。

    此刻,太阳已然完全的落入了地平线之下,哨楼两侧的森林之中,渐渐的开始出现了鬼鬼崇崇的身影。

    野钵胜,包括他的部下们,每个人的嘴里边都咬着一根木棍,以防止下意识地发出声音。

    他们都很小心翼翼地朝着哨楼所在的缓坡进逼,有了那火光的指引,自然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

    刘掌柜他们吃了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餐之后,跟一帮子永胜镖局的趟子手和镖头聊了几句,又亲自巡视了那几辆马车,这才安心登上了那辆专门给他准备的骡车上,准备好好的睡上一觉。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大部份的趟子手也都已然睡了过去,而哨楼顶上的趟子手也换了新的一班。

    镖头与相熟的趟子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倚在火堆边上假寐,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安宁与美好,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在树下坐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的野钵胜终于站起了身来。

    带领着部下,又前近了近三十步后,这才在缓坡与树木的交界处停下了脚步,然后缓缓地取下了背上背负的硬弓。

    随着野钵胜的举动,身后边的那些易装的辽军勇士们也纷纷的拉弓搭箭,瞄准了那缓坡之上的身影……

    另外一侧的耶律勇,率领着三十名辽军勇士,也已然悄悄趟过了那条小溪,腰畔的长刀出鞘,正潜伏在暗处,等待着突袭时机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