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37章 杀人劫财者,很有可能是那些辽国边军(第二更)
    第1037章

    “一两百人,而且都披挂铁甲,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么比较奇怪的地方,你再好好想想……”唐训成抚着长须,阴沉着脸,与许诏交流了一个眼神之后,又朝着那虽然已经重新包括治疗过,但还是一副奄奄一息模样的受伤趟子手道。

    “他们说的话,对,他们说的话,小的听了半天,都不明白,既不是党项话,也不是咱们宋国的话,小人可以对天发誓……”

    许诏与唐训成不约而同的叹息了一口气,又询问了几句之后,唐训成安抚这名趟子手好好养伤,出了房病之后,又严嘱了永胜镖局的镖头,还有那赵氏商行的临时负责人。

    让他们紧闭嘴巴子,暂时不要将赵氏商行连同永胜镖局死了数十人的消息传扬出去,半个时辰之后许诏亲自统帅一千劲卒,驰出了宥州西门赶往事发地点。

    当看到了那废弃哨楼的那一片狼藉和遍地的尸首残肢,许诏的脸色黑得犹如锅底,却没能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给我找,任何蛛丝蚂迹都不可以放过,我还真不信了,死了那么多人,对方会半点线索也没有留下。”

    找来找去,只找到了几件破旧的皮袍子,而皮袍子那明显被砍破的刀口处,根本就没有血迹,这倒印证了那名幸存的趟子手所言,对方的身上,必然有铁甲保护,所以皮袍被劈烂之后,都未有血迹。

    重要的是,许多的死者,都能够很明显的看出来是死于箭矢的攻击,但是,所有的尸首之上,都未发现箭矢残留。

    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是担心羽箭会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全部拔了带离了现场。

    随着将士们的反复查找,最终,在哨楼的外壁处,一只羽箭,插在了两人多高的木柱上,因为其箭羽呈黑色,若不是现在天光正好,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当一名身手灵活的士卒从那里拔出了羽箭扔下来之后,许诏仔细地打量着这只羽箭,最终在箭杆上,看到了一行细小的,却又迥异于汉字的文字。

    #####

    等到许诏赶回了宥州之后,这只羽箭,搁到了唐训成的案头之上,唐训成也是没有半点的头绪,最后,还是唐训成机灵,将那几个字照猫画虎的描了下来,拿去询问那些往来的异域商人。

    “辽国的契丹文……”听到了差役拿着纸条匆匆赶回来禀报的消息之后,许诏与唐训成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唐训成抚着沉吟良久,最终朝着许诏商议道。“此事,非你我所能够决断的,本官觉得,还是尽快请示大人决断为好,不知许将军以为如何?”

    “是啊,的确干系甚大,若是那些流贼悍匪捡到的箭矢也就罢了,可是根据现场的发现来看,怕是十有八九与那夏州的辽军有关系,如今,我陕西北路刚刚休养生息不过年余……”许诏砸了砸嘴,站起了身来。

    “那就请唐大人留在宥州主持,许某今日就往洪州一行。”

    “要不这样,若是那位趟子手若无性命之忧,你最好把他也带着一块过去,有了人证与物证,如此才能够更有说服力。”

    许诏想了想,认同地点了点头,不过就在他正要跨过门槛离开的时候,突然顿住了脚步。

    “在那之前,相关人等,都先不要让他们与外人有接触,等王大人决断之后再说。”

    “许将军放心,本官一定不会赵氏商行遇袭一案在宥州流传开来,只是,希望许将军你越快越好。”

    第1037章 杀人劫财者,很有可能是那些辽国边军(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许将军放心,本官一定不会赵氏商行遇袭一案在宥州流传开来,只是,希望许将军你越快越好。”

    许诏头也不回的快步而去,半个时辰之后,不顾那位医馆医者的抱怨,受重伤的趟子手,连同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医者一同都上了马车。

    五百元祐骑士与许诏一同离开了宥州,朝着洪州疾驰而去……

    #####

    王洋没有想到,带着婆娘儿女出来踏春,却也没能好好的休息,第二天还未到中午时分,又有人来禀报,说是宥州防御使许诏有要事求见。

    王洋只能歉然地跟妻儿打了个招呼,来到了前厅,就看到了一身元祐甲,英气十足的许诏此刻就站在前厅之内,而前地的地面上,则是一张门板,上面还躺着一名伤者,旁边还有一位老者正坐在一旁,似乎随时要注意伤者的情况。

    王洋不禁一愣,目光落在了铁甲铮然的许诏身上。“许诏你这是……”

    “末将见过大人,此人乃是宥州永胜镖局的一名趟子手,前日押运一批赵氏商行的丝绸,离城不过百里,在一处废弃的哨楼处扎营。

    结果被百余名身份不明的铁甲骑士绞杀,二十四名镖局人员,仅其一人生还,七名马伕,十二名护卫,还有赵氏商行的刘掌柜全部惨死当场……”

    听到了这个消息,王洋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阴沉了下来,踱步到了那名伤者跟前,看着对方的伤处,淡淡地问道。“还有什么?”

    许诏也走了过来,指了指这名此刻正在昏睡的伤者。“他侥幸逃了出来,被一辆马车救回了宥州,听他亲口告之末将与唐知州这才知晓此事。”

    “这是末将亲自赶往废弃哨楼,找到的一只羽箭,这上面的字迹,经过了查验,确定是契丹文字,另外,他还醒着的时候,曾经告诉末将,对方说的话,既非咱们宋国话,也非是党项语言……”

    “另外,末将追踪蹄印,先是朝着宥州的方向行了近十里,然后转道向北而去,之后便进入到了戈壁区,没办法再继续追踪下去……”

    “那许将军你的判断是什么?”王洋把玩着这只羽箭,努力让自己不要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这是在凶案发生的现场,找到的唯一的一支羽箭,想来,对方定然是害怕暴露身份,所以,才会在皮袍之外包裹铁甲掩人耳目。

    而且杀了人之后,还将所有的箭支拔出,唯有这一支是悬在半空的木梁上,位置十分的隐蔽,想来是因为天黑,对方没能找着,不然,说不定连这只羽箭都不会留下……”

    “所以,末将以为,杀人劫财者,很有可能是辽国的边军。”

    王洋蹲了下来,打量着那几件破烂的皮袍,眯起了双眼,过去许久,这才缓缓地道。

    “辽人……百余铁甲骑兵能够出现在宥州附近,既没有被白池城一带的警备兵力发现,也没有被北边的万井口与东边的三岔口驻军查觉。”

    “对方必然是十分的熟悉我军布置,而且,还把收尾收拾得这么干净,想来,是作贼心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