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38章 北辽狗贼居然如此欺人太甚(第一更)
    第1038章

    等到那趟子手再一次苏醒过来,王洋亲自详细地询问了一番之后,这才让人把这位伤患给抬了下去。

    坐在前厅,把玩着这支羽箭,久久不语,而许诏则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一边,不知为何,王洋很平静,可是,却又平静的让许诏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来人,传讯,让折可适、种师道,宗泽,高世则,赶来洪州,有紧急公务商议。再有,让许昌来一趟。”

    “是!”吴七郎打量着王洋那张阴沉沉的脸,不敢怠慢,领命之后快步而去。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王洋的目光落在了坐立不安的许诏身上,冲他露出了一个笑脸。“你与唐诚成做得很不错,处置得十分的妥当。”

    “王大人,那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办?还请大人您拿个主意,毕竟此事,怕是瞒不了太久的。”许诏赶紧起身,朝着王洋问道。

    “放心吧,不会等太久……”王洋咧了咧嘴笑道,只是笑容显得那样的森然与狰狞。

    不大会的功夫,许昌便匆匆地赶来,进入了屋中之后,先是好奇地打量了一眼顶盔贯甲的许诏,这才向王洋一礼。“不知大人您召下官前来所为何事?”

    许昌,正是那十五名被天子派来陕西北路的年轻官员之一。而经过了考察,留下了十二名年轻官员进入了银监会,剩下的三人,太学籍的包贲嫉恶如仇,为人公允,许昌反应机敏,能言善道,长袖善舞,王烈虽然寡言,却足智多谋。

    这三人,被王洋特地挑了出来,留在经略司在自己麾下当差,以便于在对此三人好好的考察一番,看看是否可以委以重任。

    听罢许诏把赵氏商行车队被洗劫的惨案,许昌的脸色也不由得难看了几分。不过,看到王洋并没有开口,他还是耐住了心性继续倾听。

    “居然是辽人?”当听完了详尽的分析,看到了那只羽箭之后,许昌不禁惊怒交加。

    “想不到他们居然胆大至斯,下官可以料定,十有八九应该是辽国的军马,辽国兵马军纪败坏,早前就常有敲诈商队之队,而今见我陕西北路日渐繁荣,怕是早已经忍耐不住。”

    “而此番必然是因为赵氏商行运送珍贵货物,泄漏了消息,被那些辽军按插在宥州的探子探知,才致有此番惨剧。”

    听了许昌的分析,王洋微微颔首笑了笑。“你说的没错,本官也是这样的想法,现在,有一件颇为冒险的事情,本官还在考虑人选……”

    “还请大人明示。”许昌站起了身来朝着王洋一礼问道。

    王洋缓缓言道。“本官正要派一名使者,前往夏州去寻那位北国的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让他找出军中的不法之徒,给我大宋一个交待。”

    “大人,下官愿往。”王洋这边话音刚落,许昌便大声地答道。

    “你先别急着表达,耶律达顿虽然贵为一道总管,但是此人武人出身,粗豪无礼,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更何况此番前往乃是要向辽人讨一个说法,很容易就会激怒了此人。”

    “说不定,还会吃上一些苦头。”

    “王大人,下官觉得,此行非下官莫属,第一,大人经略司中,如今仅下官、包贲、王烈三人尔。”

    第1038章 北辽狗贼居然如此欺人太甚(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大人,下官觉得,此行非下官莫属,第一,大人经略司中,如今仅下官、包贲、王烈三人尔。”

    “包贲嫉恶如仇,为人过于刚正,而王烈虽然足智多谋,但是却不是一个善于应对与能说会道的。”

    “而下官其他不行,但是这嘴皮子也还算顺溜,而且临机应变也还得可以,所以,下官这才会主动请缨。”

    听了许昌这话,王洋也不得不承认,这货倒是挺有自知之明,重要的是还能够看到别人的长处与短处,自己果然没有错看于他。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要托附于你了,今日天色已晚,你先回去收拾收拾,本官也好拟一份外事公文,明日一早交给你,由许将军护送你前往夏州,去见一见那位辽国的河东道总管。”

    “你去了之后,若是能够见到耶律达顿是最好不过的,若是见不到,也无所谓,本官要的就是我大宋礼数周全……”

    “礼数周全?”许昌眨巴着眼睛,有些懵逼地看着王洋。

    “总之,你照你的想法去做就是了,不管怎么做,保全自己最为重要,对方要是耍横洒泼,由着他便是。”王洋拍了拍许昌的肩膀,又给他提了个醒。

    等到许诏与许昌离开之后,王洋这才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后院,李清照朝着王洋迎了上来。“夫君您这是怎么了?莫非遇上了什么难事。”

    “怕是这日子,又将要不得安宁了……”王洋苦涩一笑,握住了李清照的手解释了一番。

    李清照听得柳眉倒竖,旁边的李师师也是气的连连顿足。“这些北辽狗贼,居然如此欺人太甚。”

    “我已经派了许诏护送那许昌前往夏州去寻那位北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跟他讨个说法。”

    “就那些北辽狗贼的秉性,怕是此事,定然不会认下,说不定到时候还会反咬一口。”李清照也是义愤填膺地道。

    “反咬一口,那也得看他有没有那副好牙口。”王洋呵呵一笑,目光森然。

    “夫君说的在理,面对数十万大军,您都没惧过半分,如今,整个河东道也不过十余万辽军,难道夫君您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身边的两位娘子都是正义感十足的优秀女性,王洋轻舒猿臂,揽着了二人的纤腰。“看吧,如果那耶律达顿,真的想要包庇和纵容北辽兵马行凶,呵呵……王某总能够找着办法,为了那永胜镖局和赵氏商行的四十二条人命讨回公道。”

    许昌在许诏所统帅的宋军精锐的护送之下,日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进抵到了夏州城外。

    入得夏州城,缓缓策马而行,相比起陕西北路六州的繁华与喧闹而言,夏州给许昌的感觉,就像是从大城市一下子来到了穷乡僻壤之地。

    一路上,除了那些往来穿梭闲逛的辽军士卒,还有少量的商贩和铺子开张之外,百姓多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而且从那些百姓们的衣着,足得以得,这些夏州百姓的日子怕是并不好过。

    “难怪之前有夏州的百姓逃到咱们宋境来,开始还以为是辽国人派来的细作,可是后来咱们的商队前往夏州做生意才明白,就这么个穷地方,能够留得住百姓那才真叫奇怪……”许诏打量着周围,一脸嫌弃地冲身边的许昌吐槽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