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39章 要礼数周全,小不忍则乱大谋(第二更)
    第1039章

    “是啊,真是让人有些不适应,这些地方,原本都是我华夏故土,偏偏被这些辽人所据,实在是……”许昌阴沉着脸,打量着那些一脸愁苦之色的百姓、表情无奈的商贩,还有那些嬉嬉哈哈,趾高气昂的辽国士卒。

    不光是他,许诏亦深以为然的点头认同道。“且让他们先得意吧,这里,迟早会成为我们大宋的疆域。”

    听得此言,许昌下意识地扭头看了许诏一眼,虽然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许诏自然能够看得出来,那意思就是少年,吹牛逼虽然不会上税,但是你这么吹有意思吗?

    “怎么,不相信?”许诏呵呵一笑,吸了吸鼻子,打量了眼那周围名为护送,实为看押的那些辽军骑兵,这才压低了声音小声地道。“这话可不是许某人说的……而是咱们那位经略安抚使大人说的。”

    不知为何,许诏说到是王洋王经略说过的这话时,许昌两眼一亮,却没有再置疑。

    经过了这么一年多来的相处,许昌等十五位年轻官员,对王洋这位经略安抚使不敢说奉若神明,但也绝对是视之为偶像。

    天下似乎就没有他办不成,做不到的事情,只要是他说过的话,那么他就一定会有办法去兑现。

    就像当初,王洋王巫山对于陕西北路六州之地的人口总数要求是一百八十万时,不知道被多少人嘲笑过,就算是陕西北路的官员,不少也对此持怀疑态度。

    但是,王大官人并没有采取任何的强迫措施,而仅仅只是以利诱之,然后还让那些商人们帮忙往来宣传,结果呢?

    在刘挚这位相爷前来陕西路接任陕西路经略安抚使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就有超过五万户的贫苦百姓,从陕西路各处汇聚到了陕西北路。

    而在那之后,不仅仅是陕西路,就算是河东路,河北路,京东诸路,都有不少佃农们携家带口的前往陕西北路,在这里安家落户。

    如今,陕西北路的人口总数,已然暴涨到了去岁末的一百五十七万口。虽然这里边,要扣除厢军及眷属共计近九十万,但是这些自发迁徙而来的百姓总数,也足足达到了四十余万。

    而且还在缓慢增长当中,当然,这其中还要得益于王大官人这位老司机的手段。让那些已经来到了陕西北路生活安逸的这些迁徙百姓,让他们给自己那些还留在家乡艰难渡日的亲戚朋友去信,甚至还公费让他们回到家乡去宣传陕西北路的幸福与安宁。

    然后就带动了更多的父老乡亲们继续向着陕西北路迁徙,这种犹如滚雪球一般的招数,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特别是让许昌他们这些年轻官员。

    更是对于王大官人忽悠,嗯,以利诱民的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相信,最多到今年的下半年,陕西北路的人口总数,就能够达到王洋这位经略安抚使的既定目标。

    #####

    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正在总管府里边,享受着美酒,欣赏着歌舞,跟前摆着的,多是之前自己亲手猎来的野味。

    不得不承认,身为一方大员的日子,果然十分的逍遥自在,特别是这新成立的河东道,百姓没有多少,而且治民之事,他堂堂的河东道总管自然是不需要理会的。

    反正天子也很清楚,就河东道这破地方要人口没人口,要啥没啥,也就对于河东道的税赋没有太多的要求,只是要求河东道每年秋天需要向朝庭输送至少五千匹良马。

    这事他需要亲自去跑一跑之外,大多数时间,则是率领着一帮亲随侍从,巡视河东道诸州县,然后就是回到夏州这里,享受着美酒佳肴,时不时的从那些往来的大辽商人的手里收刮一些油水,然后多给他们点便利。

    第1039章 要礼数周全,小不忍则乱大谋(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事他需要亲自去跑一跑之外,大多数时间,则是率领着一帮亲随侍从,巡视河东道诸州县,然后就是回到夏州这里,享受着美酒佳肴,时不时的从那些往来的大辽商人的手里收刮一些油水,然后多给他们点便利。

    既能够有钱赚,又还能够自由自在的想干啥就干啥,这小日子甭提有多滋润了。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样一个歌舞升平的日子里,对面的陕西北路的王洋,居然派来了使节指名道姓要找自己。

    “是的大人,那位许使节说,是奉了宋庭王经略之命,特来夏州,找大人您要一个说法。”那名将领朝着耶律达顿恭敬地说道。

    “要个说法?怎么,本官乃大辽河东道总管,跟他这个小小的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之间素无往来。居然想要让本官给他说法?”耶律达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冷笑不已。

    “该不会是那个王洋犯了什么病了吧?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不成?居然敢向我们大要说法。”

    “就是,让他们滚出夏州,想要说法,就让王洋小儿自己滚过来。”

    一干北辽文武吵吵嚷嚷,满脸皆是不屑之情。

    耶律达顿一口抽干了杯中的美酒,想了想之后,朝着那名前来禀报的将军吩咐道。“让那人过来,本官倒想要瞧瞧,那王洋到底有什么胆子和借口,想要本官给他什么样的说法。”

    #####

    这才刚刚在驿馆住下的许昌倒没有想到见到北辽河东道总管的机会来得这么快,不过这倒也是件好事,在许诏的陪同之下,二人在数十名辽军士卒的簇拥之下,赶到了那位于夏州城中央位置的总管府邸。

    等到许昌与许诏来到了大厅之时,这里的歌舞仍旧在继续,一帮子北辽文武仍然在那里喝酒吃肉。

    二人到了之后,那名引领他们前来的北辽将军进去通禀,可是等了好半天,厅中的歌舞仍旧在持续,也没有人过来唤他们二人进去。

    许诏的脸直接就黑了,就想要抬步往里闯的当口,却被那许昌拦住。

    “你拦我做什么?他们如此羞辱我等……”

    “别忘了大人之言,礼数周全,小不忍则乱大谋。”许昌压低了声音,在许诏的耳边提醒道。

    许诏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黑着脸站在了原地憋气。反观那许昌,却是一副悠然自在的模样,仿佛唾面自干都没问题。

    足足过去了有一柱香的功夫之后,厅内的歌舞终于止歇,音乐顿住,那名进去通禀的北辽将领这才走到了厅门处,打量了二人一眼,抬手一引。“总管有请二位……”

    许昌侧过了头来跟许诏嘀咕了一句,许诏瞪起了眼珠子,但是想了想,还是悻悻地点了点头,后退了一步。而许昌正了正衣冠将那封王洋交给自己的亲笔书信拿到了手中,这才步入了大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