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40章 不明白王洋倒底想要坑北辽的谁?(第一更)
    第1040章

    许昌昂首阔步,进入到了大厅之中向着坐在主案后边,魁梧高大的耶律达顿一礼。“大宋陕西北路经略司许昌见过耶律大人。”

    耶律达顿打量着那一脸玩味的表情扬了扬眉。“听闻你是来找本官要一个说法?”

    此言一出,厅内不少的北辽官员都嬉笑出声来。

    许昌挑了挑眉头:“这里有一封我家大人写给耶律大人的书信……”

    看到那耶律达顿根本就没有要让人过来接过书信的意思,许昌干脆就自己折开了书信,然后大声的念出了书信的内容。

    “……四日之前,我大宋宥州境内赵氏商行商队遇袭,致四十二人丧命,数万贯货物失踪,经我陕西路有司查验行凶者留下的证据,应是辽人所为……”

    原本还一脸不以为然模样的辽国文武纷纷色变,一名北辽武将更是直接站起了身来指着许昌喝道。“你他娘的什么意思?!你们宋国人身死,失了财货,那是活该,关我大辽何事?!居然还想要找咱们大辽要说法?简直就是笑话……”

    “就是,老子看你们这帮子宋狗这是活腻味了是吧?……”

    “够了!”耶律达顿阴沉着脸,喝止了那些大声喧嚣的部下,双目如枭,落在许昌的脸上。“你们找凶手,居然找到我大辽的身上来了?”

    “大人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前往宥州一行。”许昌不卑不亢地道。一面将那封书信给小心翼翼地重新折好,塞回了信封之中,至少已经把大人所要传递的信息已经全部转达到了。

    一名北辽文官站起了身来,阴沉沉地笑道。“笑话,你们宋境之内所发生的事情,与我大辽何干?

    照你这么说,我大辽上京道也有杀人劫财案发生,本官经过查验,确定是你们宋人所为,你们若是不信,那就派人去我大辽上京道一行……”

    “若是真有这样的案件,只要朝庭委派到本官的身上,本官自然会奉旨而行,定不推脱。”许昌淡淡一笑,朝着这名北辽文官微微颔首之后侃侃而言道。

    #####

    “他们既没给个准信,也没有给个说法,就这么让咱们回驿馆等候,这是什么意思?”好不容易回到了驿馆之后,许诏有些蛋疼地道。

    “依我看,他们什么意思也没有,就是不准备把这事当事。”许昌一口喝干了一杯温热的茶水,喘了口大气,有些郁闷地道。

    哪怕是方才他在那里侃侃而言,可还是让那些辽国文武嚣张轻蔑的态度给气得够呛,只是没有发作罢了。

    “等到了明日,我再去问问,看看到底他们准不准备给咱们一个说法,如果到时候,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的话,那咱们就只能先回洪州再说了。”

    许诏想了想,认同了许昌的做法,第二天,许昌意欲再去见那位北辽河东道总管。结果直接就被拦在了总管府大门外面。

    被守门的辽军将士告之,耶律达顿已然出城去游猎去了,想要见,明日再来。

    而远在洪州的王洋已然在许昌见到耶律达顿的第三天清晨,就收到了许昌的来信。

    “王八蛋,这些辽狗居然敢如此怠慢,太过份了,明明是他们辽人的过错,居然还敢如此嚣张跋扈。”匆匆赶到了洪州的折可适看罢这封信,不由得勃然色变。

    第1040章 不明白王洋倒底想要坑北辽的谁?(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八蛋,这些辽狗居然敢如此怠慢,太过份了,明明是他们辽人的过错,居然还敢如此嚣张跋扈。”匆匆赶到了洪州的折可适看罢这封信,不由得勃然色变。

    而一旁的种师道只是冷笑不已,抚着长须,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高世则与那宗泽二人也都面现不愤之色,把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偏偏王洋一言不发,甚至连表情也如平常一般。

    “大人,您觉得此事,该当如何?”高世则等了半天,也没见王洋说话,终于憋不住问出声来。

    王洋摸着下巴,眯起了双眼,慢悠悠地说道。“按理来说,此事关系到我们大宋与北辽的关系,稍有不慎,那就很容易造成两国之间的冲突。”

    折可适撇了撇嘴,忿忿不已地道:“是这个道理,可是,数十条人命,总不能就这么把这口气给咽下去吧?若是如此,岂不是要弄得人心惶惶?而且若是咱们就真的这么……怕是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

    “折将军言之有理,现如今,就是得想个办法,既不能担了擅起边衅的这个罪名,又还能够杜绝以后类似事件的发生。”宗泽抚着长须,条理分明地解释道。

    王洋朝着宗泽微微颔道一笑。“宗大人此乃老诚谋国之言。王某也是这个意思,一定要好好的想个办法才是。”

    “言之有理,毕竟此事虽有一些人证和物证,可是却缺乏一锤定音的充份证据,北辽方面一味推托包庇之下,便是咱们上奏到了天子案前怕也无用。”种师道站起了身来溜着圈,仔细地分析道。

    “不过,既然如此,此事,也必须要让朝庭知晓。”王洋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在场的另外四人都下意识地朝着王洋望了过去。

    “这样一来,下一次再发生类似事情的事情,王某才好动手。”王洋朝着这四位同僚眨了眨眼睛,似乎显得很调皮。

    “大人,您这是……”折可适两眼一亮,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王洋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本官可不会想着再拿我大宋百姓的鲜血来当证据。”

    高世则的表情显得十分的迷茫:“那您的意思是……”

    “当然是设法的找证据,另外嘛……咦,咱们要等的人来了。”王洋刚说到了这,就看到了一位熟悉的矮个子大眼男人出现在了门口,不由得笑了起来。

    #####

    “万某见过几位大人,王大人,不知你让万某赶过来是为何事?”万彬朝着厅内的这些陕西北路大佬们招呼了一声,朝着王洋问道。

    “有件事情,需要你来帮一个忙……”王洋笑眯眯地说道。“本官想要设个圈套,但是这个圈套,不能由官府出面,我便想到了兄台你。”

    “圈套?”万彬眨巴眨巴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好奇地反问道。

    “没错,这个圈套,是特地给那些窥视我大宋财物的辽人所准备的……”王洋点了点头解释道。

    “难道是那些辽国的商人在咱们陕西北路惹出什么事端不成?麻烦大人您说明白一些,万某有些不太明白。”万彬是真不明白王洋到底想要坑北辽的谁。

    “大人想要坑的可不是那些北辽的商人,而是北辽那些见财起义的士卒。”种师道已然明白了王洋的用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