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41章 苏大炮今天的炮口歪了?(第二更)
    第1041章

    “不错,他们既然这一次尝到了甜头,如果咱们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想来,他们必定会心存侥幸,还会再来,而这一次,王某会给他们准备一个很大的,大到令他们不得不心动的诱饵。”

    “只要他们敢吞下这枚诱饵,那么王某就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血淋淋的沉重代价。”王洋说的语气阴沉而森然,在场的诸人,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子凛冽的杀机。

    万彬吸了一口凉气,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

    折可适、种师道等人面面相窥,最终目光都落在了这位杀气四溢的王大官人身上。

    “北辽人造成了宥州赵氏商行杀人劫财的惨案,从这一点,便能够证明,对方在宥州城内有眼线。”

    “既然他们能够查知到赵氏商行运送大笔货物,想必这段时间,他们会稍稍收敛,但是,如果说诱惑足够大的情况之下,他们还是会愿意冒险出手……”

    “万兄,劳烦你,把长安银行各州金库的财物,要向洪州的总行金库转移的消息泄露出去。当然,具体怎么泄露,相信万兄你一定有办法做得既逼真,又能够让人相信。”王洋朝着万彬示意道。

    “这倒是没有任何问题。”万彬点了点头答道,商场如战场,这样的小手段,对于他这位商场老司机而言,绝对能够做得天衣无缝,不会让任何人心生疑窦。

    很快,一场针对辽国匪徒的阴谋,在王洋等几位陕西北路的嘀咕之中,悄然成形……

    #####

    “诸位卿家,此事该当如何?”天子赵煦坐在御案后边,目光扫过殿中文武臣工,心情很不美丽。

    毕竟陕西北路居然发生了这样的惨案,损失数万贯财货这倒还是小事,可数十名大宋子民身死,必然会对现如今发展势头蒸蒸日上的陕西北路造成影响。

    甚至会引起陕西北路的老百姓们惊惧不安,影响到王巫山一直在陕西北路实施的移民政策。

    “陛下,此事发生,臣等的心情也十分的沉重,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惨烈了。”贾易率先站了出来,朝着天子一礼之后正色答道。

    “虽然臣也迫不及待,希望能够抓住真凶,加以惩治,还那些惨死于刀下的百姓一个公道。但是,此事,到底是否辽人所为,还需斟酌。”

    “辽国与我大宋至那场大战之后,就一直处于相安无事的阶段,如今,我大宋国力日强强盛,陕西北路更是百姓们安居乐业,不论是西域,又或者是西夏,就连北辽也有不少的商人都前往陕西北路从事贸易。”

    “在这样的时候,辽国为了区区数万贯的财物,大打出手,残杀我大宋百姓数十人,臣觉得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臣也觉得诸位大人之言有理,涉事两国,干系重大,当谨慎从事,再说了,仅凭着一个趟子手的证词,还有一只遗失在当场的箭支,就判定乃是辽国军队所为,这样的理由,怕是难以让天下人信服……”

    一位接一位的大臣站出来,都表达了他们对于陕西北路赵氏商行惨案的态度,都表达了对死者的同情,对制造惨案凶手的强烈愤慨。

    第1041章 苏大炮今天的炮口歪了?(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位接一位的大臣站出来,都表达了他们对于陕西北路赵氏商行惨案的态度,都表达了对死者的同情,对制造惨案凶手的强烈愤慨。

    但是,是不是辽国的军队伪装成马匪山贼来做的,这就需要经过严密谨慎的侦察和判断。

    需要有足够的人证与物证,能够十分明确才行,不然,此案就凭现如今这么点证据,实在是说不通。

    天子赵煦沉静地倾听着,他虽然也很生气,但是,听了这些文武大臣的建言之后,也深感无奈。

    目光转了两圈之后,落在了苏东坡这位老司机的身上,心里边不禁暗暗生疑。不太科学啊,过去但凡是陕西北路的事情,这位苏相爷绝对都会是第一个跳出来为王洋说话。

    不仅天子站在王洋这一边,还有苏东坡这位当朝首辅充当后盾,只要是弹劾王洋的,又或者是对陕西北路治政的攻讦之语,苏东坡都会当场开炮,把那些家伙都给怼得死去活来。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年多以来,王洋四下搜刮人口,虽然被不少的朝臣,还有一些失去人口的地方官员弹劾,却半点屁事也没有的原因。

    可是这件事情,苏东坡一副老神在在,事不关已的模样,就不由得天子赵煦不起疑心。

    “苏卿家,依你之见,该当如何?”天子赵煦决定试探一把,看看苏东坡到底是没听明白还是真的站着打瞌睡。

    “陛下,依老臣之见,此事的确如诸位臣工所言,证据不足,当不可轻率就下定论。”苏东坡砸了砸嘴,迎着天子赵煦那充满疑惑的目光步到了阶下,然后一脸光伟正的扫了一眼大殿之中的文武臣工,朗声言道。

    “那王巫山就凭着那么一些小小的证据,就指责北辽,这也是太过份了,所以老臣请陛下下旨斥责。”

    “???”所有的人,包括天子,不论新党还是旧党,都彻底懵逼了,王洋的老丈人李格非更是难以置信地伸出了尾指用力地掏了掏耳朵。

    这不科学,莫非先生吃错药了?还是王洋那货发什么神经把这位老司机给得罪狠了?

    “你等一下,那什么,朕没听错吧?”天子赵煦砸了砸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莫非是今天苏大炮昨夜宿醉未醒,导致今天炮口的方向歪了。

    “不错,事涉我大宋与北辽,此事自然要谨慎从事,若无有力的实证实据,就轻易挑起边衅,那就是他王巫山的不对。”苏东坡朝着天子一礼之后,一副十分肯定的模样答复道。

    “苏相言之有理,陛下,臣也认为,应该下旨申斥王经略。”

    “我大宋与北辽之间,好不容易才恢复和平,两国交流往来正是融洽之时,岂可因为此事而闹得不愉快。”

    “臣附苏相之议,该当下旨,严斥王经略,身为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不但要治理好治下之民,同时也要与周边诸国做好交道,而不是一旦有事就往外推诿,或者欲起边衅……”

    天子赵煦越听脸越黑,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苏东坡正在不停的冲自己挤眉弄眼,那副鬼鬼崇崇的模样,难道是在嘲讽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