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42章 真信了你的邪那我跟官家都是棒槌(第一更)
    第1042章

    天子赵煦的火气陡然一下子窜到了临界值处,就想要拍案而起,以势压人的当口。突然头脑一清,不科学,苏东坡虽然喜欢怼人戏弄人,但是似乎一直都跟自己站在同一条阵线才对。

    自己可是大宋天子,不能轻易动怒,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另外,苏东坡挤眉弄眼的,这老货应该不是跟自己打趣逗乐,莫非是……

    心中微微一动,天子赵煦闷哼一声之后拂袖而去,只扔下了“此事以后再议。”这么一句废话。

    不顾殿中诸文武的叽叽歪歪,天子赵煦径直从后门离开了大殿,然后冲马尚勾了勾手指头。“你给我悄悄的到前面去盯着,等那些大臣们都散去之后,去请苏相过来见朕。”

    “对了,切切不可让其他臣工看到,明白吗?”

    马尚赶紧点了点头。“官家放心,奴婢一定会小心,不让其他人看到。”

    天子都已经离开了,再吵嚷下去也没个鸟用,只能悻悻地陆续散去,只是,哪怕是今天跟随着苏东坡朝着王洋开火,但是,不论是新党还是旧党,都不觉得自己会因此与苏东坡之间的关系逆转。

    虽然他们没有理会,径直散去,但是李格非等一干蜀党成员则是围绕到了苏东坡的身边,七嘴八舌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先生您这么做,似乎不妥当吧?虽然王经略此事或许有些冒失之处,但也没必要这样……”

    “苏相,莫非王洋那小子也惹着您了?”

    “您还是先消消气,跟他个年轻人计较什么……”

    一帮子蜀党对这位大佬连劝带哄的,搞得苏东坡连话都说不出口。好半天,这才把这帮子家伙给打发走。

    看着这帮子家伙意犹未尽的散去,苏东坡心有余悸地擦了把脑门上的臭汗,心里边连连朝着西北方向比划着中指。

    靠,老夫为了配合你这个小王八蛋,连自己都坑进去了,若是你的计划不成功,呵呵,老夫定然不与你罢休。

    满怀着怨念,蛋疼无比的苏东坡等到那些官员都离去之后,这才慢悠悠的离开大殿,正要离去,去听到了旁边有人疾步而来,下意识地一扭头,就看到了马尚这位天子近宦笑眯眯地朝着自己一礼。

    “咱家见过苏相爷,苏相,陛下有事要见您……”

    “是为了方才之事吧?”苏东坡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同僚们,此刻都已经离得远了,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马尚摇了摇头。“陛下见您是为何事,这个咱家可不清楚。”

    苏东坡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小子就装吧,天子要不是为了方才在大殿之内关于王洋的事情来找自己,那苏东坡这三个字就倒起写。

    “唔……那就还请小马公公领路吧。”不过这样的话自然不可能说出口,苏东坡清了清嗓子,示意马尚道。

    #####

    “老臣参见陛下……”来到了御书房,看到天子赵煦正在那里提笔写字,一副似乎看不到自己的模样,苏东坡摸了摸鼻子,移步入内之后深施一礼道。

    “原来是苏卿家到了,不必多礼,快坐下吧,马尚,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苏卿家倒茶……”天子赵煦搁下了手中的毛笔抬手虚扶道。

    第1042章 真信了你的邪那我跟官家都是棒槌(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原来是苏卿家到了,不必多礼,快坐下吧,马尚,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苏卿家倒茶……”天子赵煦搁下了手中的毛笔抬手虚扶道。

    苏东坡坐下之后,端起了茶水抿了两口,看到天子赵煦双目灼灼的看着自己,却又不问自己,无奈之下,苏东坡只能先行开口。

    “不知陛下您唤老臣前来,所为何事?”

    “王巫山得罪苏相你了?”天子赵煦第一句话,就让苏东坡差点把喉咙里边的茶水给呛出来。

    咳嗽了好几声之后,苏东坡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倒没有。”

    “那朕就好奇了,过去朝中,你可是一直都站在王巫山这一边的,为何今日,苏卿家你的反应,如此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就算是朕,也是糊涂得厉害,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何会跟那些朝臣站在一边?”

    “陛下,其实老臣之所以要这么做,全是为王经略着想。”苏东坡一本正经地朝着天子赵煦说道。

    天子赵煦砸了砸嘴,看着表情很是坦荡的苏东坡,好半天,这才挤出五个字。“你自己信吗?”

    苏东坡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陛下,其实臣这么做,真的是为了王经略着想,绝非是那小子得罪了老臣。”

    “看来,他真没得罪你。”天子赵煦恍然地点了点头,好罢,看在苏东坡这位老司机一向耿直的份上,就暂且相信他一回。

    “那你说,你今日在朝中的作为,是为了他王巫山着想,朕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怎么就为他着想了?”

    “陛下,其实臣一直都相信王巫绝非无的放矢,若非是他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此事乃是那些辽国士卒所为,定然不会将此事上禀朝庭。”苏东坡清了清嗓子,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下子,天子赵煦可真是有些蛋疼了。“既然你相信他,那你为何方才在朝堂之上那么说呢?”

    “那是因为,老臣知道,王巫山他是一个瞪眦必报之人,而老臣这么做,是为了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呵呵……”天子赵煦笑了,身边的马尚马公公也很想呵呵,特么的你这能叫助人一臂之力?若真信了你那我跟官家都是棒槌。

    苏东坡看着天子赵煦脸上笑眯眯,心中mmp的表情,他也很无奈,也很蛋疼。不过现在嘛,自然不能瞒着天子,不然造成误会那就不好了。

    “因为以王经略的脾气,陕西北路出了这么一桩惨案,他怎么可能会不报复。但是,想要报复,总得有个理由,所以老臣就想给王巫山一个理由,或者说,给他创造一个条件。”

    天子赵煦砸了砸嘴,心里边还是不太明了苏东坡这位老司机的想法,但是他却很认同苏东坡对于王巫山那暴脾气的形容,就那货,别人怼他一眼,他能连本带利的怼上十七八眼。

    而陕西北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王巫山若是不想办法报复回去,赵煦自己都不相信王巫册是那么善良而又没有攻击性的人。

    “陛下难道您没看出来吗?王巫山的奏折里边,虽然列举了一些物证和人证,可是都不够详实,更多的,是凭着他的推断,得到的结论……”

    “所以,陛下您凭着这份奏折,若是拿来做文章也可以,不做文章也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