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43章 看样子,天子对他的宠信开始削弱了(第二更)
    第1043章

    天子赵煦听着苏东坡这位老司机的解释与分析也渐渐的琢磨出味道来了。王洋必然会报复,可是,他也担心朝庭的态度。

    毕竟,朝堂这边对他的态度可算不上友好,哪怕是有了天子与苏东坡这二位老司机替他站台,但是,却也让这二位压力山大。

    “所以,王巫山此番上奏此事,其实就是希望陛下您能够拿出一个态度来,引导朝臣们上当。”

    “让那些臣工们误以为,王洋这货是有心想要挑衅北辽,那么如此一来,朝庭必然会派遣御史前往陕西路详查此案。”

    “若是到了那个时候,王洋能够拿出足够的实证来,那么,应该如何处置,又必然会成为朝庭的大难题。毕竟,朝中的诸位臣工,可都是宁可退避三舍,也不愿意轻言战事的好好先生……”

    天子总算是回过了味来,摸着下颔,眯起的双眼里边精芒贼亮。“朕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咱们先与朝中诸臣工站到同一条阵线,然后对王洋大加斥责,甚至还……”

    “陛下英明,若是陛下下旨斥责王洋的圣旨到得那陕西北路,老臣相信,以那家伙的德性,肯定会对这份圣旨大加渲染,误导那些辽人。”

    “让他们误以为我大宋不愿言战,更不愿意得罪辽国,如此,才能够让那些作下了凶案的辽人懈怠下来,不致警惕……”

    “如此,他才方好乘辽人懈怠,以搜集证据,一击致敌于死地。”

    “原来如此,既然他王巫山有这等想法,为何不来信告诉朕,让朕也好配合于他,莫非,他已经知会了苏卿家你?”

    “陛下,陛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名小宦官站在书房门口朝着这边探头探脑的,手里边,似乎拿着一封书信。

    天子赵煦的目光落在了那封书信之上,忍不住又看了马尚一眼。

    “陛下,这是您方才上朝之前,刚刚接到的信,不巧您拉在了半道上,奴婢拾到之后,一直没机会呈给您……”那是一名负责洒扫的小宦官,战战兢兢地递上来之后解释道。

    天子赵煦亦想到了这是今个一早刚刚收到的来信,只是当时已经要到早朝的时间了,他这才匆匆把信搁入了袖中就往来走,想来是在那个时候掉了。

    “难怪朕方才还觉得奇怪,那王巫山怎么也不提前给朕打声招呼……”天子赵煦拆开了书信,看到了里边的内容之后,这才恍然大悟。

    然后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来看向苏东坡。“莫非苏卿家你也……”

    “正是,老臣今日上朝之前,这才刚刚收到了王巫山的亲笔信,就在入宫之前才看完。”苏东坡揉了揉鼻子解释道。“老臣还以为陛下您不同意王巫山的想法,所以……”

    天子咧了咧嘴,靠,好嘛,今天特么的错过了一封信,差点走错了一步棋,还好苏卿家那边没出问题。

    “无妨,幸好苏卿家你站出来及时,不然此事,可真要闹出一个乌龙了……”

    “那依陛下之见,此事……”

    “没错,就像王洋信中所言,若是此事,真就这么搁置不论,辽人必然会心性侥幸,日后是非怕是只会越来越多。”

    第1043章 看样子,天子对他的宠信开始削弱了(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错,就像王洋信中所言,若是此事,真就这么搁置不论,辽人必然会心性侥幸,日后是非怕是只会越来越多。”

    天子赵煦与苏东坡商议之后,第二天的早朝朝会,苏东坡再一次提起此事,那些巴不得王洋不落好,认定王洋肯定是把苏老司机给得罪狠了的文武臣工们自然是纷纷的落井下石。

    无奈之下,天子赵煦只得作出了让步,那就是传旨,着御史台、刑部、大理寺,三司各遣能臣干吏前往陕西北路仔细严查此案。

    另外嘛,自然先下一道圣旨发往陕西北路,对王洋的行为表示了不满,让他不得随意生事,以免影响到大宋与北辽之间的两国邦交。

    这下子,天子的连番举动,直接就戳中了这帮子见不得王巫山好的新旧两党大佬们的嗨点,都觉得陛下干得实在是太地道了,太特么的解气。

    看样子,王巫山离开东京汴梁的时间太久,所以,天子对于他的宠信,也开始渐渐的被削弱了。

    想来,就王洋那货的暴脾气,肯定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把苏东坡这位老司机给怼了,结果惹得这位一直替他说话的当朝首辅翻脸。

    而且天子还特地严嘱御史台、大理寺、刑部,都特别挑选了那些精于断案审讯的能臣干吏。希望他们能够查明真相,一定要查明,查实。

    若是王洋那货大放厥词,胡乱牵扯,那么,到时候天子定然会再下严旨斥责。

    圣旨,当然是八百里加急,直接送往陕西北路诸州之地,至于那三司的官员自然不能也被八百里加急给扔过去,只能按步就班的坐着公车晃晃悠悠的朝着那陕西北路而去。

    #####

    赵氏商行被匪徒杀人掠财一案,消息终于四散开来,而最终确定的是,凶手应该是一帮子在戈壁游弋的马匪。

    而大宋天子的圣旨在这个时候也来到了陕西北路,对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在找不到凶手的情况下,妄图把罪过推到辽国身上的做法表示不满的消息,也从官衙里边流传了出来。

    自然,这个消息很快就被有心人给收集到,转而,传入到了安定堡守将野钵胜等人的耳中。

    这让这段时间提心吊胆,一日三惊的野钵胜等人真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喜笑颜开如释重负。

    原本在事情发生之后,野钵胜等人自然回到了安定堡之后,就将那些丝绸藏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结果没几天,王洋那个宋国的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居然派出了使节直接窜到了夏州去讨要说法,说是怀疑是辽国的士卒做的。

    但是,幸好咱们的耶律达顿大总管根本就不鸟宋庭官员,只见了一面之后,就根本不理会了。

    等那名宋国使节离开之后,老谋深算的野钵胜仍旧觉得小心肝仍旧有些发慌。

    没有想到,居然等到了这样的好消息,宋国的皇帝不愿意与大辽发生任何的冲突,自然也就完全的排除了辽国军队悄然潜入宋境犯事的可能性。

    如此一来,此案,自然那位王巫山也没办法再继续查下去,更不可能查到辽国境内来。

    但是,这批丝绸,自然不能够在陕西北路出手,毕竟这种高档丝绸,在市面上本就稀少,万一真要被那位瞪眦必报的王巫山查觉到什么,以这位陕西北路王经略的恶名,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