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44章 兄弟们这一辈子吃香喝辣(第一更)
    第10章

    赵氏商行一案发生已然过去了月余,此案掀起的余波也渐渐地平息掉,与大宋交界之地的安定堡仍旧显得十分的安宁。

    野钵胜坐在那堡墙之上,跟前摆着一满案的美酒侍肴,滋着小酒,日子甭提有多痛快,这段时间,野钵胜和耶律勇跟几名路过安宁堡的辽国商人做成了几笔交易,售出了一批丝绸。

    好歹让干了这一票的弟兄们手里边多多少少都拿到了些报酬。而有了钱,自然也就有酒有肉,甚至是有女人。

    这一票大的,干得实在是值当,只可惜,逍遥自在的日子,花起钱来,实在是犹如流水一般。这才不过几天的功夫,到手的几百贯钱,就已经只剩下了零头。

    只是,往来于陕西北路的辽国商贩并不算多,而且还有些商贩,根本就没有多少钱,自己就算是想要卖给对方,可好歹也不能亏了自己不是……

    明明有数万贯的货物,可是偏偏却只能时不时的换些小钱来花花,这着实让野钵胜的心情很不美丽。

    就在野钵胜内心无比惆怅的当口,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歪过脑袋一看,却是那耶律勇带着一脸的兴奋之色,窜上了堡墙墙头。

    “你小子,怎么入了军堡,还穿着这副鬼样子,若是让外人瞧见也就罢了,若是让上峰的人看到你这样子,咱们都落不着好。”打量着耶律勇那一身打扮,野钵胜没好气的喝道。

    这家伙肯定又夜不归宿,只是不知道这货是窜去宥州,还是窜去洪州去浪了。

    “嘿嘿,末将知错了,不过末将是因为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才会日夜兼程赶回来,连衣服都忘了换,就是想要第一时间禀报将军您。”

    “天大的好消息?”野钵胜懒洋洋的扫了这家伙一眼。“莫不是那宥州连彩轩大红的青倌人准备要出阁了?”

    “不是,是有数十万贯的大买卖,咱们又要发财了。”耶律勇嘿嘿一笑,先是扫了一眼左右,确定无人之后,这才压低了声音,凑到了野钵胜的耳边小声地嘀咕道。

    “数十万贯的大买卖,你说什么?!”野钵胜总算是省过了神来,陡然坐直了身躯,目光扫过周围,脸色瞬间又阴沉了下来。

    “将军,末将昨个夜里,在连彩轩里,听到了一个消息,宥州长安银行这个季度的收入,准备要押运往位于洪州总行的金库……”

    “长安银行?数十万贯……”野钵胜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原本很淡定的他,现在真的有些不太淡定了。

    长安银行,那是什么,那可特么的就是生钱的聚宝盆,钱生钱,然后再生钱,听闻陕西北路的那个长安银行,一年赚上近百万贯不成问题,莫说是他野钵胜听到眼珠子发红。

    就算是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大人听到长安银行这四个字也是一边骂娘一边眼珠子发红。

    问题就在于,河东道这些,那些该死的辽商都是特么的一帮子穷鬼,重要的是,河东道根本就没什么人,你哪怕是想成立银行,也得有人愿意过来借钱或者存钱,这样才能够赚得到钱。

    而宋庭的陕西北路偏偏占着巨大的地利,盐可以卖钱,棉花可以卖钱,棉制品也卖钱,还有特么的那个叫元祐自鸣钟的,更是令人眼红的玩意。

    第10章 兄弟们这一辈子吃香喝辣(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而宋庭的陕西北路偏偏占着巨大的地利,盐可以卖钱,棉花可以卖钱,棉制品也卖钱,还有特么的那个叫元祐自鸣钟的,更是令人眼红的玩意。

    只可惜,这些都是陕西北路的特产,特别是那自鸣钟,据说一座自鸣钟,就价值数千贯,简直就是特么的抢钱啊。

    唔,还是说那长安银行,因为在陕西北路做生意的人极多,所以,向长安银行借贷的商贩还真是不少。

    而现在,宥州长安银行要将数十万贯送往洪州的金库,那么,必然会走靠近大辽的这一边水泥直道。

    数十万贯钱,那可不是丝绸,还要跟商人交易之后,才能够换成钱……

    “你敢确定是数十万贯?”

    “末将可以笃定,因为当时末将在那连彩轩里边,看到了好几位商贾跟无意泄露出这个消息的人打招呼,一打听才知道,此人正是宥州长安银行的掌柜,而另外一位,则是永胜镖局的总镖头……”

    野钵胜眯起了眼睛,手指头敲击在案几之上。“掌柜与那总镖头,除了这句话,可还听到其他什么消息?”

    数十万贯怕是至少得数十辆大车才够,那么护卫,马伕,闲杂人等必然会有很多,虽然数十万贯很诱人,但是,盘子太子了,野钵胜真担心自己有些吃不下。

    “那位总镖头就只是说了两句,就被那位万掌柜给拦住了,不过后来他们上到了二楼的雅间,而末将就到了他们的隔壁,这才知道,这一次所需要运送的,主要是金货和银货……”

    “而且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会先让永胜镖局,派出数十名趟子手去保护二十辆大车先出发一日,之后,运送黄货和银货的十辆车则会伪装成运送棉制品的车队……”

    十辆车,伪装成运送棉制品的车队,那么这样一来,必然不会有太多的护镖人,野钵胜的小心肝直接就燥动了起来。

    #####

    野钵胜喘着粗气,红着眼珠子,有些烦燥地在堡墙上走动着,他的小心肝跳动不已,那不是几千贯,也不是几万贯,而是数十万贯。

    “十辆大车,就算是把马伕都换成趟子手,按照平日里运送棉制品的车队,最多也就一辆车配两个人,也不过二十出头,凭着咱们足够了。”耶律勇眼巴巴的看着野钵胜一面说道。

    “你真的能确定?万一是陷井呢?”野钵胜顿住了脚步,转过了头来,朝着耶律勇低喝道。

    “陷井,能有什么陷井?”耶律勇不以为然地扬了扬眉头笑道。“那些事情,可都已经过去了一个来月了,之前,那些宋军的骑兵可是一直都在往来巡逻,可是这半个月来,早就已经懈怠了,咱们的弟兄,可是每隔至少一天,才能够见到一次宋队的巡逻。”

    “你先派几个机灵的人,给我去宥州,盯住长安银行还有那永胜镖局,看看情况……”野钵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抄起了酒壶一口抽干。

    “若是,若真的是黄货和白货,只要咱们能够提前准备好,干了这一票,就算是他娘的以后什么也不做,弟兄们这一辈子吃香喝辣都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