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45章 那人就是安定堡的辽军守将野钵胜(第二更)
    第1045章

    为了谨慎起见,野钵胜决定亲自前往宋境的宥州去探一探情况,身为大辽边军将领,路引这玩意,自己写自己盖章就是了,这是为何他们可以经常窜到大宋境陕西北路这几州溜跶的原因。

    化妆成为了辽国商人的野钵胜赶到了宥州之后,先是在那间大多数都是非宋国客商聚集的客栈里订了一间上房。

    这才悠然地溜跶到了位于宥州城西北的一处商铺,见到了老熟人耶律平乡。

    身为这间辽人所开的商铺的掌柜,耶律平乡自然明白来的是谁,赶紧下意识地将这位安定堡大佬给迎入了铺中“原来是萧老板您又来啦,真是稀客……小的给您见礼了,快快屋里请,你们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做你们的事。”

    野钵胜微微颔首,扫了一眼那些在店铺中打工帮佣的那些伙计,这才跟着耶律平乡穿过了商铺,来到了后宅。

    耶律平乡亲自动手,给野钵胜倒上了一杯热茶。看了一眼那敞开的房门,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商铺进入到后宅的大门。

    如此一来,可以直接往到有没有人接近后宅,可是要比闭起门来说话更加的安全。扫了一眼那边之后,耶律平乡这才笑眯眯地朝着野钵胜拱了拱手。“将军您可是有好些日子没过来了……”

    “好了,你个老小子,这里就别将军将军的叫了,万一不小心露了馅,那可就不好了。”野钵胜摆了摆手,眯起了两眼笑了道。

    “那,嘿嘿,那小人就逾越了。”耶律平乡朝着野钵胜一礼道。“萧掌柜您过来,该不会是为了我堂兄说的那事吧?”

    “嗯,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你这边……”野钵胜微微颔首,朝着耶律平乡道。

    耶律平乡是耶律勇的堂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商贩,做生意也没什么天份,也就是听闻了自己的堂兄在河东道这边当将军,而陕西北路这边生意好做,便也溜跶了过来。

    这货做生意没天份,可是打听消息,却是颇为机灵,而之前耶律勇之所以会干起没本钱的买卖,与他这位包打听的堂弟的怂恿不无关系。

    上一次那赵氏商行要运送大批财货的消息,正是这家伙打听到之后,把消息传递给了耶律勇的。

    可以算得上是为了这帮亦兵亦匪的辽国士卒立下了汗马功劳。

    “应该不会有假,这两天,小人一直都在注视着长安银行和永胜镖局的情况,听说前几天开始,永胜镖局就不接活了,而在其他地方的趟子手都赶了回来,怕是应该有大动作……”

    听着耶律平乡嘀咕了半天消息之后,野钵胜长出了一口气,脸上也不禁多了几分期待之色,看起来,这事应该不会有假。

    “距离月底还有三日光景,你一定要给我盯紧了永胜镖局和长安银行这两头,若是此番事成,少不了你的好处,天大的好处,懂吗?”野钵胜站起了身边,重重地拍了拍耶律平乡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天大的好处这几个字,直接就让耶律平乡两眼一亮,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您就放心好了,小人别的能耐或许没有,但是这件事情,小人一定会做好,定然不会让您失望。”

    野钵胜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交待了两句,这才施施然的由耶律平乡亲自送出了商铺,拍拍屁股,哼着小曲,悠然地在两名扮着护卫的亲随的簇拥之下,朝着之前订好了房间的客栈而去。

    第1045章 那人就是安定堡的辽军守将野钵胜(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野钵胜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交待了两句,这才施施然的由耶律平乡亲自送出了商铺,拍拍屁股,哼着小曲,悠然地在两名扮着护卫的亲随的簇拥之下,朝着之前订好了房间的客栈而去。

    直到野钵胜等人步入了客栈,都没有注意到,在街道两边的高楼之上,有好几双眼睛,一直密切的注视着他的行踪。

    野钵胜回到了房间之后,两名护卫在外屋休息,而他则进到了里屋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恨不得现在就冲回到安定堡去调出心腹手下,磨刀霍霍以待肥羊。

    只是,他也知道,越是到了这样的时候,就越需要谨慎小心,方才能不出差池。

    一直熬到了月上中天之时,野钵胜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能确定吗?”此刻,宥州知州官衙后宅里边,王洋听了那名恭敬地站在跟前的属下的禀报,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唐训成、折可适与许诏还有万彬这四位老司机也同样蹲在这里。都把目光落在了那名带来情报的探子身上。

    “大人,末将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此人就是那安定堡的守将野钵胜,之前,安定堡的辽将耶律勇也曾经多次的来到这家辽人商铺,根据咱们收集到的情报,这位辽商叫耶律平乡,乃是辽将耶律勇的堂弟……”

    “耶律平乡这两日,多次的路过永胜镖局和长安银行,单单是今日,他就出现在长安银行两次,每次都是去办理存款业务,但是所存的款项都不多,每次也就是一二十贯的样子。”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望风打探情况,看看到底现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到时候才好下手。”折可适嘿嘿一笑,滋溜了一口小酒道。

    论劫道,自己虽然不是行家,可好歹行军作战,自己是行家,情报先行,方好安排布置设伏,打劫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倒也说明,咱们这一次的钓鱼计划,怕是已经十拿九稳了。”唐训成眯起了两眼,表情显得阴沉而又猥琐。

    “很好,下去吧,继续给我盯紧了他们,不论是野钵胜还是耶律平乡,都不要松懈了,另外,告诉那名潜伏在耶律平乡店铺里边的弟兄,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打草惊蛇。”王洋摸着下巴,又叮嘱了一番,这才让这名探子离开。

    “想来现如今那野钵胜应该已经动心了,所以才会特地亲自赶来宥州探查。那么接下来,戏就演得越真越好。”

    “万兄,你让长安银行那边,这两日多拿几箱黄货出来现现眼,最好是那耶律平乡过来的时候,勾勾他的眼珠子。”

    “这个没问题,包在愚兄身上就是了。”万彬眨着那双异乎寻常的大眼睛,想了想之后,一拍脑袋。“对了,明日,万某就派两个人,到那耶律平乡附近的铺子去,采购上几车棉制品……”

    “妙哉,如此一来,嘿嘿嘿……”许诏也不禁扬了扬眉头,笑得份外的猥琐。

    第二天,耶律平乡这才吆喝着那些店伙计们开了铺门,正安逸地拿着一个小茶壶,准备照例每日一次的喝早茶,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