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47章 干完了这一票半辈子吃喝不愁(第二更)
    第1047章

    “小王大人,那末将呢?”折可适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的瞅着王洋,目光幽怨无比,似乎在埋怨王洋居然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许诏那货,实在是太不够朋友。

    “折将军,你,当然有重要的重任委派给你,之前那三千元祐甲骑进驻三岔口,不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吗?这才是咱们的杀手锏。”王洋呵呵一笑,朝着折可适眨了眨眼道。“”

    折可适这才嘿嘿地笑了起来,还不忘记朝着王洋翘起了大拇指,这才对嘛,有功夫可不能忘记让兄弟去挣。

    “现在,咱们先回去,吴七郎,赶紧去把地图给找出来,咱们好好的看看,那些辽国匪徒,大约会在那个地方动手……”

    安定堡在宥州之东,距离宥州并不远,可以算得上是辽国与宋境交界处,最靠近两国边界的辽国寨堡。

    快马杀到宥州,最多也就是两个时辰便至,而辽国的商贩,想要进入宋境,一般都会先在安定堡停留,然后再进入宥州。

    而宥州至洪州的这条水泥直道,距离边界并不远,最近的地方,甚至不足十里地。也就是骑兵一个冲锋的时间,便可进抵。

    “到时候,派上两百官兵,陪着那四十车棉花,先行离开,等到了三岔口之后,就在那里待命。许诏你亲率宥州骑兵于今夜子时之后,悄然出城往盐州方向而去百里,然后再折道南下,到宥州与洪州的沿线处布防……”

    “五百甲骑在这条道上布防,怕是少了些。”折可适摸着毛绒绒的络腮胡子,有些着急地道。

    “无妨,靠近宥州五十里地这一段,他们肯定不敢也不会来动手,而过于看近三岔口,难道我三岔口的大宋驻军是吃干饭的不成?”

    “所以,需要防范的,也就是这一段,大约三十多里地的这段路途……”王洋的手指头在上面转了半天之后,落定在了那里道。

    “这里,水泥直道距离边界也不远,重要的是,距离宥州和三岔口都近五六十里,哪怕是快马,也得差不多跑上一个时辰,若我是辽国贼子,也定然会选择这一带设伏。”

    “不错,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的确是设伏袭击的好地方……”许诏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唐训成这位文官也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只是咱们为了诱敌,那么就必然不能距离水泥直道太近,可若是远了,怕是到时候援救不及……”

    “无妨,水泥直道西侧布防的骑兵,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主要还是要看这边……”

    “大人您就放心好了,这一片地盘,末将已经早就扎好了暗桩,只要那些安宁堡一出兵,最多也就是半个时辰,三岔口就能够收到消息,三千甲骑随时可以出击。”折可适信心十足地答道。

    “嗯,那就拜托诸位了,必务成功。”王洋点了点头,扔掉了手中那根指点地图的鞭子。

    #####

    四月一日,这一天,天气不怎么样,风很大,天地之间,都显得有些灰蒙蒙的,而且天空的阴云十分的厚密。

    第1047章 干完了这一票半辈子吃喝不愁(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四月一日,这一天,天气不怎么样,风很大,天地之间,都显得有些灰蒙蒙的,而且天空的阴云十分的厚密。

    这样的天气,落到一般人的眼里边,肯定会觉得不舒服,但是偏偏,在野钵胜看起来,简直就像是自己想要打瞌睡,老天爷给塞了个枕头来似的。

    这样的天气,自然可以降低能见度,也就越发地增加了空袭成功的可能性。麾下的心腹骑兵们已然都整装待发。

    连同野钵胜、耶律勇二人,共有一百二十七骑,仍旧是以要巡视边境为名,离开了安定堡。

    离开了安定堡,仍旧还是继续向北而行,赶到了那处破落废弃的村镇,而此刻,早就已经有人在这里等候,正是那野钵胜原本留在宥州城与那耶律平乡接头的护卫。

    得见野钵胜等人抵达此处,此人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快步赶到了野钵胜的跟前禀报道。

    “将军,就在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前,十辆马车悄然的离开了宥州城,朝着洪州方向而去,每辆车,只有一名马伕,另外还有二十名趟子手相随左右……”

    “二十名趟子手相随,连同马伕,不过三十人,真乃天助我也。”野钵胜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弟兄们,赶紧给老子易装,记住了,都他娘的机灵点,只要咱们能够干下这一票,咱们这下半辈子吃喝不愁……”

    一帮子兴奋不已的辽国将士大声的应诺着,飞快的窜往那隐藏在这废弃村镇里边的库房,开始披挂上那些皮袍皮帽等掩饰身份的衣物。

    “前日也是卯辰之交离开的,四十辆大车的棉花,就由着他们安安稳稳的送往那洪州吧,咱们只需要这十大车的黄、白货就够了。”耶律勇有些嫌弃地拍打掉皮盔上的灰尘,套到了脑袋上。

    所有人都经过了精心的重新装扮之后。哪里还能够看出半点大辽精锐骑兵的模样。

    看起来就像是一群从大草原上沦落流浪到这里的一帮子部落穷鬼,又或者是难民马匪。

    只有那随着身上那矫健异常的战马奔腾起来之后,偶尔显露在外面的青色铁甲甲片,和那精美的雕鞍以及大辽制式武器,这才暴露出些许的剽悍。

    而他们谨慎而又小心的在距离边界线约二十里地的辽国境内一路南行,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某处不起眼的山凹处,一双双贼溜溜的眼睛,还有那些长长的千里镜,尽将他们的行踪收入了眼底。

    在他们离开没有多远,一株枯树朝着左侧,倒伏到了地面上,然后,十数里外,又是一株枯树倒下,半个时间不到,安定堡出兵的消息,已然传入到了那正蹲在三岔口的驻军大营里边,坐立不安的折可适的耳中。

    折可适眯起了眼睛。“树是往哪边倒的?”

    “往左侧倒的……”前来报讯的人立刻回禀道。

    “那就是三百以下,从那边到三岔口,传讯只需要半个时辰,那就是说,还得再等等……”折可适有些烦燥地走动起来。

    不过在营房里边溜跶了两圈之后,折可适一顿足。“不等了,传令胡统制,让他领本部人马立刻向北行八十里,然后朝西行,传令徐统制,领本部人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