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49章将军,敌骑大批的敌骑第二更
    第1049章

    “都头,是马匪,肯定是马匪!”就在那边露头的当口,车队这边,也同样发现了自己所要引(诱you)的对手出现了。

    “所有人准备战斗,车里边的弟兄们,别他娘的出来,都给老子在里边蹲好了,你们这会子要是跳出来,把这帮子混帐给吓跑了怎么办?”王都头看着那出现在了视线里的百余骑。

    非但没有半点的惧意,反倒是一脸的惊喜之色,对方才不过一百余骑,自己这边也是一百多人,难道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老三,点火,放信号!”王都头看到对方慢悠悠的朝着这边接近,他也不着急,但是还是没有忘记之前的准备。

    第一辆车前的趟子手和马伕赶紧从车厢里边扒拉出了一堆引火之物,然后擦燃了火绒之后,点燃了那几块晒干的狼粪。

    很快,一股子浓烟缓缓地升上了天空,不过,这才升起不足丈许,便被大风给吹得歪歪斜斜的散去。

    看到了这一幕,原本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的野钵胜等人不由得狂笑出声来,果然是天助我也,老天爷果然待我不薄啊。

    (阴yin)天还有大风,狼烟报讯能好使才有鬼。野钵胜吸了吸鼻子,抬起了手臂一挥,原本只是缓步前行的辽国骑兵们开始加速,小跑着朝着里许之外的马车进((逼))而去。

    这个时候,距离马车约有五里之地,王洋亲率五百铁骑朝着南方疾驰,水泥直道西侧,已然聚集成团的五百铁骑正在许诏的带领之下,朝着那些从枯树底下爬出来的探子的指引的方向狂奔。

    而在东边,折可适所统帅的两千元祐甲骑分成了二十队,每一队之间的距离为一里,就正如同一张大网一般,朝着水泥直道兜了过来。

    而他们此刻,距离车队所在的水泥直道,尚有七里。

    南方,一千元祐甲骑正沿着水泥直道狂飙突击,距离车队所在的位置已然不足十里。

    野钵胜懵了,看着之前迫不及待扑上前去的那几个不听话的混帐,居然全部都被(射she)杀在了距离车队尚有数十步的地方。

    那二十名趟子手和马伕几乎人手一张弓,全都已经躲到了马车的另外一边,正是借着那马车的掩护,避开了那几名辽国勇士的弓箭,并反击得手的。

    “看来这一次永胜镖局派出来的应该都是好手,这几个混帐非要作死,怪得了谁来。”耶律勇非但不恼,反而有些兴灾乐祸地道。

    死上几个人又如何,就算是再多死几个也是无妨,人死得越多,分钱的人就越少,这个道理,他如何不懂。

    “耶律勇,你领三十骑,向北而去,抄他们的后路,萧昆,你领三十人,去西边,本将倒有要看看,他们还能够往哪里躲。”野钵胜(阴yin)沉着脸下令道。

    既然大佬都下了军令,耶律勇自然不敢有违,只能挑了三十个弟兄向北而去,而萧昆则是径直向西策马,跨过了水泥直道中央位置的那些水泥墩子,继续向西绕了个半圆。

    “来了来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都他娘的把头盔戴上,车里边的弟兄们,接下来就要靠你们给咱们这帮子弟兄当靠山了。”

    “放心吧,甭管他们从哪里来,都只有吃屎的份……”马车内,传来了轻松的笑骂声,还有甲士移动时的甲片相撞与摩擦的声音。

    因为怕((逼))得太近,所以,狡猾的辽国士卒在硬弓的最远(射she)程处,开始抛(射she),一支支的羽箭,开始从四面八方的朝着马车落下。

    很快,就听到了那些宋人的惨叫与哀嚎声,听得这些辽国骑兵满脸红光,很快,三轮箭(射she)毕,野钵胜听着那一箭之地外的马车方向传来的呻吟声,还有那些中箭之后倒下的弩马的嘶鸣声,不由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只不过因为这些马车都是四轮马车,哪怕是马倒了下去,但是马车仍旧稳如泰山,这也足以证明,车内装载的货物的份量有多沉重。

    深吸了一口气,野钵胜终于拔出了腰间的利刃,举到了最高点,然后即将下挥之时,突然脸色一变,因为他看到了包抄到了北方的那三十骑似乎发生了(骚sao)乱,然后,便开始朝着自己这边策马狂奔而来。

    “将军,那边,敌骑,大批的敌骑!”耶律勇策马冲到了野钵胜的跟前,指向北方,厉声大喊道。

    野钵胜眯起了双眼,沿着这条笔直的水泥直道朝着远处望去,似乎看到了无数人头在攒动,而渐渐的,蹄声如雷……

    密集的蹄声,仿佛汇成了密集的鼓点,轰然的在耳中炸响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从那十辆马车之中,传来了大宋万胜之声,然后穿载着明亮耀眼的元祐重甲的宋军士卒,犹如蚂蚁出巢一般的从马车之中涌了出来。

    这个时候,所有的辽国骑兵眼珠子瞬间瞪得溜圆,真是吡了狗了,金货在哪里?银货在哪里?为什么马车里边冒出来的居然是宋军的精锐?!

    “该死,萧昆,快回来,立刻撤退,立刻撤退!”这一刻,野钵胜心里边直接就毛了,那些时不时闪耀着明亮光芒的铁骑,如果不是宋军最精锐的元祐甲骑,老子野钵胜三个字倒起写。

    “向东走,向东,快!”其实不需要野钵胜叫唤,看到至少有数百骑犹如潮水一般的朝着这边涌来,他们哪里还有之前的勇气,这一刻,什么金银珠宝,都没有自己的小命来得重要。

    朝着东方,这才跑出了不到两里,野钵胜就不得不惊魂未定的看着前方勒住了马头。

    东面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烟尘,无数衣甲鲜明的宋军铁骑,正朝着这个方向飞速的涌来。

    南方,同样是无数的宋军甲骑正朝着这边打马狂奔而来。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投降不杀!”每一名宋军骑兵,一面策马奔驰,一面努力地狂吼着之前就学会了的简单口号。

    野钵胜,还有(身shen)边的辽国骑兵们,此刻已然龟缩成了一个乌龟阵型,茫然而又无助的看着四面八方,犹如水银泄地一般涌过来的宋军铁骑。

    投降不杀的怒吼声,此起彼伏,那一杆杆迎风烈烈翻飞的血色大旗之中,黄色的宋字,仿佛化为了狰狞的妖魔……

    “完了,全完了……”野钵胜的脸上,已然完全的失去了血色,就连手中的战刀掉落在地也未查觉。<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