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50章当然不是礼貌性的硬上一下第一更
    第1050章

    四千元祐甲骑,围成了一个大约百步的包围圈,而这个圆圈的中央,则是野钵胜等辽国骑兵。

    此刻,他们早已经没有了哪怕是一丝的斗志,看着那些已经不再高呼口号,却仍旧在渐渐迫及的宋军铁骑。

    野钵胜按捺住内心的惊惧,厉声高喝起来。“来者是哪一位宋将?我们是路过此地的辽军,尔等为何如此?难道就不怕与我大辽交恶吗?”

    “本官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你是何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入了野钵胜的耳中,野钵胜下意识地转过了头来,就看到了一位年轻俊伟的将领,正在数十名元祐甲骑的拱卫之下,缓缓地接近。

    “我,我乃辽国安定堡守将野钵胜,我正率领部下巡视边界,尔等却将我辽国士卒围困于此是何道理,难道是想要与我大辽开战吗?!”野钵胜声色俱厉的喝道。

    “巡视边界?!呵呵……”王洋笑了起来,只是笑声里边却没有半点的笑意。“你们巡视边界,巡视到我宋境来了?”

    “两国交界并无明显之物,我们走错了道,误入你们宋境,这也很正常,何况你们的人还(射she)杀了我们辽国的勇士,此事本将都未与你们计较,还想如何?”野钵胜终究是能当上将军的人。

    这点口才与智商也还是有的,哪怕是死鸭子嘴硬,这个时候总得硬上一硬才是,嗯,当然不是礼貌(性xing)的硬一下,而是要硬得有理有节。

    “放下武器,下马,查验了你们的(身shen)份,若真是辽国兵马,再放不迟,敢有反抗者,杀!”王洋再次呵呵一笑,大手一挥。

    包围圈再一次缩小,无数柄元祐弩遥遥的瞄向了圈子正中的那些辽国骑兵。

    看着这一幕,野钵胜能怎么办,反抗?呵呵……那样的话,这里一百二十多人除了齐声大合唱一首《凉凉》之外还能干啥?

    “将军,留下(性xing)命比什么都重要。”耶律勇凑到了野钵胜的(身shen)边,压低了声音道,目光惊惧地打量着四周。

    生怕那一只只锋芒锐利的弩矢,下一刻会离弦而出,穿透(身shen)上那件破旧的皮袍子,还有皮袍之下的铁甲,狠狠的扎进自己的(肉rou)中,骨头中。

    野钵胜双目一闭,长叹了一声。“罢了,传令,所有人下马,放下武器,王经略,望你能信守承诺。”

    “本官乃堂堂大宋一路经略安抚使,难道还能诳尔等不成?”王洋轻蔑地翻了个白眼,不屑地道。

    只是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身shen)后边的王精、凌纵、吴七郎等人亦不约而同的翻起了白眼。

    很快,除了死在车队那里的四名骑士,剩下的这一百二十三人皆尽扔下了手中的武器,滚鞍下马。

    而那些宋军之中驰过来两百余骑,两人一个的将这些辽**士全都绑了起来。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放开!啊!”还有人意(欲yu)反抗,但是在那些宋国精锐的拳头之下,只能屈辱地被捆绑起来。

    不大会的功夫,一百二十三人,皆尽受缚。这个时候,王洋这才慢悠悠的下得马来,笑眯眯地走到了耶律勇与野钵胜跟前,目光一转,落在了耶律勇的(身shen)上。“耶律将军,多谢你和你的堂弟,若非如此,本官如此能够拿得住野钵胜这个罪魁祸首。”

    “????你说什么?!”耶律勇一脸懵((逼)),而旁边的野钵胜则是忿恨(欲yu)狂,怒吼出声来。

    “若非是耶律平乡告诉本官,说是你们意图要劫掠我大宋长安银行的车队,本官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王洋笑眯眯地说道,然后朝着那两名站在耶律勇(身shen)边的宋军士卒道。

    “怎么没点眼色,还不快快给耶律将军松绑?”

    那两名士卒一脸懵((逼))地看着王洋,不光是他们,所有人都一脸懵((逼)),这又特么的是什么(骚sao)((操cao)cao)作?

    不过好在,很快,耶律勇(身shen)上的绳索真的被解开来,然后,就被王洋(身shen)后边站出来的吴七郎和王精这两个武孔有力的壮汉给簇拥着,或者说半强迫的把这位还在懵((逼))之中的耶律勇给拖出了人群。

    野钵胜目光无比怨毒的瞪了耶律勇一眼,嘶声狂吼起来。“耶律勇,你个狗娘养的王八蛋,老子要杀了你……”

    已经被拖远了的耶律勇想要答话,但是他的嘴却立刻被死死堵住,双臂也被控制住,除了放(屁pi)之外,怕是连吱吱叫都叫不出来。

    吴七郎面目狰狞地冲那耶律勇眨了眨眼。“你若是想要活命,就乖乖的接受我家公子的怜悯,当好你的污点证人。”

    污点证人是什么鬼?耶律勇完全的迷茫了,不过,被拖进了宋军之中的他很快再一次被绑了起来,而且还享受到了特殊的待遇,嘴里边塞着一只吴七郎临时携带来的穿过至少三天的臭袜子。

    “至于你,野钵将军,呵呵,自打你们在我宥州西的废弃哨楼处,杀了我大宋子民,掠我大宋财物开始,本官就很想要亲眼见你一见,如今,终于看到了,甚好甚好……”

    “你,王大人你休要听耶律勇那个王八蛋胡言乱语,本将军根本就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qing),何况本将乃是辽国将军,你就也无权处置。”野钵胜这个时候早已经是乱了方寸,哪里还有之前围攻车队时的大将风度。

    “呵呵,押下去,都给老子看好了,一百二十二个活的,要让他们都活着,一个不能死。明白吗?”王洋没有再理会野钵胜,而是厉声吩咐道。

    “诺!”数千元祐甲骑异口同声的应诺道。

    “把他们押进那十辆马车里去,许诏,你亲自看押,不得有误。”王洋转过了头来,朝着许诏吩咐道。

    “大人放心,末将一定不会出半点差池。”许诏凛然遵命道。

    “其余兵马,原地待命,老折,过来,跟我去见一见那耶律勇去。”王洋看到野钵胜等人被押了过去之后,朝着折可适打了声招呼道。

    “我说大人您这是闹他什么妖蛾子,人不都全逮着了吗?咱们去见那耶律勇干嘛?话说那耶律勇什么时候投靠咱们了?”折可适窜了过来之后,嘴巴就没停过。

    看着这位堂堂大宋三州防御使跟个小(屁pi)孩在问十万个为什么似的,王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之前,小弟我在宥州收到了消息,奉旨查案的三司官员,已经抵达宥州了……”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