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52章我等奉了圣命审讯赵氏商行一案第一更
    第1052章

    “王大人莫要忘记了,此案发生之后,一直未有什么进展,甚至咱们那位王经略在气极败坏之下,一无实据,二无实证,只凭着一个苟且活命的趟子手的胡言乱语,把罪名都给泼到了辽国的军队(身shen)上去。”

    “惹得陛下大怒,苏相着恼,陛下这才特地下旨申斥于他,又着令我等前往陕西北路详查此案……”

    “咱们这前脚刚进了宥州,这后脚他就抓住了马匪,呵呵……本官实在是不敢相信,事(情qing)会如此顺利。”

    听了侍御史张伦之言,刑部郎中王定也回过味来了,抚着长须微微颔道。“这也的确是太过巧合了些。”

    “那依二位大人之间,现如今,该当如何?”

    “我等奉圣命来到宥州,为的不就是赵氏商行一案吗?既然案犯已经被关押入狱,自然我们三人,就应该尽职尽责,当立刻开始提审案犯。”

    “如此,方才能够明了,那些案犯,到底是真的杀人凶手,还是咱们那位王经略生怕办案不力,再被陛下申斥,故尔特地抢在咱们到达宥州之时,了结此案。”大理寺少卿何源抚着长须,语气严厉地道。

    而张伦亦深以为然的连连颔首。“该当如此,我等皆奉圣命而来,自然要彻查清楚,若那些人,真是凶犯,那就要替赵氏商行一案死去的百姓讨一个公道,可若是……”

    张伦的目光扫过了这二位之后,清了清嗓子。“若是有疑,那咱们可就要仔细甄别,去伪存真……”

    “不错,二位同仁,莫要忘记了,咱们来此,除了陛下的重托之外,还有满朝文武,诸公的嘱托啊……”何源此言一出口,不论是王定,还是张伦都不约而同的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王定出(身shen)新党,而何源与张伦则是旧党,虽然他们都在政见之上,针锋相对,但是,对于王洋此人,却都是怀着满满的警惕与反感。

    我等皆是大宋积年老臣,兢兢业业十数载,甚至是二十余载,方有今(日ri)之成就,而王洋此人,少年狂妄,何德何能,居此高位之上?

    还不就是因为凭着陛下的宠信,凭着太皇太后对他的恩宠吗?

    此番,被朝中大佬挑选出来之后,这三位能臣干吏,自然是被各党的大佬们千叮万嘱过的。

    如今,天子对王洋有了怨意,那就一定要抓着这个问题下手,下死手。

    但是有一点,切切不可有破绽,如果说那王洋王巫山,真有真凭实据,那你们就公(允yun)办事,彻查此案,以彰朝庭之威。

    若是那王洋王巫山之过,呵呵,那你们,就得好好的把握住这个机会,查出实证,到了那个时候,三法司的弹劾奏折一上,真凭实据在前。

    就算是天子有心,怕也难以维护了。

    将那些匪徒扔入了大牢之中,折可适则开始安排将士们前往宥州城外的大营,而王洋也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卸甲之后,便亲自去寻那三位奉旨而来的三法司来人。

    “他们都到大牢去了?”王洋这才来到了三法司来人的门口,那守在住所门外的随从们便向王洋禀报了何源等人的去向。

    “想不到这三位大人倒还真是够兢兢业业的。”唐训成微微眯起了两眼,转过了头来朝着王洋道。“大人,咱们要不要也过去?”

    王洋想了想,缓缓地摇了摇头。“既然他们已经去了,那本官就不去了,毕竟他们是奉旨前来会审的,不过,记得派人盯好了,若是有什么(情qing)况就来禀报本官便是。”

    “大人放心,下官这就去安排人手。”唐训成点了点头之后快步而去。

    而王洋,则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头,三法司的来人奉旨会审,自己的确不太好插手,只是,那帮子家伙,真的会好好的审案,而没有任何私心吗?

    关于这一点,王洋还真不敢保证,毕竟朝中的那些大佬们对于自己的感观可谓是相当的恶劣。

    眼珠子鬼鬼崇崇地转了几圈之后,又抬手招来了那吴七郎和王精。“你们哥俩机灵点,到大牢里边去,给我看着,有什么事,一个盯着,另外一个过来给我报讯。”

    “唐大人终究是个文人,过于正直,怕是很多事(情qing)……”

    吴七郎一听这话,当即重重地点了点头,与那王精两人便快步而去,而凌纵眼巴巴地瞅着那二人离开之后,满脸幽怨地看向王洋。

    “公子,干嘛也不让小的一起去。”

    “你去干嘛?给我老老实实呆在。”王洋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智商有缺的凌纵,让这家伙去杀人放火保准没问题,让他去干一些需要脑子和智商的事(情qing),那就凉了。

    三人抵达了大牢,就看到了牢内站了不少的元祐甲士,而为首者看到了这三位官员连袂而至后,赶紧迎了上来。“宥州守备许诏,见过三位大人,不知三位大人……”

    “大理寺少卿何源,这位是御史台侍御史张大人,还有刑部郎中王大人,我等奉了圣命而来,审讯赵氏商行一案,许将军,辛苦你们了,都出去吧……”

    许诏不(禁jin)一愣,有些愕然地道:“河大人,这些马匪极其狠残暴,末将觉得,还是让甲士留驻在此看守为好。”

    “不必,本官此番前来,(身shen)边亦带来了(禁jin)军,黄都虞候,让你的人进来,看押住这些暴匪,万万不可出差池……”何源摆了摆手,然后朝着(身shen)后边的一名武将道。

    “末将遵命,许将军,请……”黄都虞候应诺了一声之后,朝着许诏恭敬而又不失矜持地道,哪怕是许诏官职比他大,但他们可是奉了圣命而来的。

    许诏只能无奈地挥了挥手,让麾下的宋军精锐们离开大牢,而很快,黄都虞候统帅的(禁jin)军,则填满了大牢。

    而这一切的动静与对答,都被那野钵胜等人看到了眼中。

    原本,面色死灰,满脸尽是绝望之色的野钵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转过了头来,朝着那些同样被关押在大牢之中的那些同伴们小声的交待着什么。

    很快,整个大牢里边的那些“马匪”们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

    “谁是匪首?”黄都虞候恭敬地将这三位大佬送出了大牢牢门之后,又奉了何源的命令,再一次步入了其间,双目如电,大声喝道。<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