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53章王巫山在陕西北路只手遮天第二更
    第1053章

    “我,是我,但我不是匪,我是大辽的将军,我们是被你们宋人给冤枉的”野钵胜扯起了嗓子,大声地吼道。

    “呸少给老子胡咧咧,就你那副模样,还大辽的将军,把嘴给老子堵上,拖出去,交给何大人审讯,再挑两个,一个交给王大人,一个交给张大人”黄都虞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喝道。

    不大会的功夫,野钵胜便被拖到了何源的公案前被两名如狼似虎的(禁jin)军士卒给压跪在地上。而旁边,则是一帮子刑讯老手,不是来自大理寺,就是来自刑部,自然还有一些本地的差役在此打下手。

    “把他口中的破布取了,本官问你,你是匪首”何源抿了口茶水,悠然地打量着那野钵胜道。

    “呸呸你是宋庭的官好,很好,本将乃是大辽河东道夏州安定堡守将野钵胜。”野钵胜嫌弃地吐了一口口水之后,径直大声喝道。

    何源端着茶杯半才天回过了神来,神(情qing)不由得一寒。“休得胡言乱语,不然,休怪本官让你吃吃苦头。”

    “你不相信,好好好,你让人翻我怀中,那里边有个锦囊,里边有本将的印绶”野钵胜努力地(挺ting)直了(身shen)躯大声地道。

    何源这下子真有些毛了。“混帐,好,来人,给本官搜他的(身shen),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印绶,若是你敢有半句虚言,本官给赏你三十棍子提神醒脑。”

    下一刻,一名差役解开了最外面的皮袍,然后又解开了铁甲,这才从他怀中摸出了一个锦囊,打开之后,摸出了一枚印绶,不(禁jin)一愣。

    “拿过来,让本官看看”何源倒真没想到,不过他还是不敢相信。

    但是很快,那枚印绶到得手中之后,何源仔细地打量起了上面的字迹。脸色顿时变了,然后挥手招来了一名懂得契丹文的书吏,让他过来辨认。

    得以了确认之后,何源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愣神地看向了跟前跪着的野钵胜。“你是辽国守将,除了此物,还有何证据”

    “还要证据,你且看看本将(身shen)上的甲胄,是不是你们宋国之物,你若是不相信,你可以立刻派人前往安定堡求证本将的(身shen)份。”野钵胜大声地道。

    “你,你真是辽国将军”何源真心淡定不能了,嘴皮子有些微微发颤,内心则犹如万马奔腾。

    王八蛋,王洋你个王八蛋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我要向你们宋国的皇帝告状,告你们的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我等辽军将士在辽境巡逻,而他,居然率领数千人马偷袭我等,并且还在我们的铁甲外面(套tao)上了这些破袍子,将我等指认为马匪”

    此刻,大牢之内,刚刚进行了第一轮审讯没过多久,王定便一脸气极败坏之色的找到了张伦,然后两人一同找到了脸色很是震惊,但是又似乎略显得兴奋的何源。

    何源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这才刚抬起了头来,看到二位同僚那副模样,心里边已然有了底。“你们也发现问题了”

    “不错,河少卿,这里边有很大的问题,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劫匪,而是辽**士,都是辽国的军士啊”

    “难怪,难怪方才那些随从来禀报,说是至少数千精骑刚刚回营,这是去抓捕马匪吗分明就是掳掠了辽国的巡逻骑兵回来,给他们披挂皮袍,诬为马匪。”

    “好你个王洋王巫山,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居然胆大妄为,狂勃如此。视朝庭法纪如无物,还劫掠他国将士,擅起边衅”

    “不错了,难怪咱们刚刚这才前脚到了这宥州城,他王洋匆匆与咱们一见之后,就急惶惶的去了,剿匪,剿匪需要动用那么多的兵马吗

    分明就是为了想要敷衍我等,敷衍圣命,掩盖真相,才会去抓捕了那些辽国的士卒来伪为马匪,借机邀功”

    王定则有些犹豫了起来。“何大人,既然那王大人敢出手抓捕这些辽国边军将士,或许他已经掌握了什么证据,要不,咱们先与王大人沟通一二”

    张伦听得此言,也不由得把目光落在了何源的(身shen)上。“何大人,下官也觉得王大人言之有理,毕竟此事太过蹊跷。”

    “二位大人莫要忘记了,陛下为何要斥责那王洋,不就是因为他意(欲yu)将赵氏商行一案牵扯到那辽国边军将士(身shen)上吗”何源没想到这两人到了这个时候,居然又显得犹豫了起来,不(禁jin)有些着恼地道。

    “那王巫山在这陕西北路可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若是一旦他知晓咱们审出真相,你们觉得,他会怎么做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掩盖真相,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咱们再审问这些案犯之时,又是另外一(套tao),有利于他王巫山的说辞了”

    听到了何源这番有理有据的分析,王定与张伦互望了一眼之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大人言之有理,不能再等了,那我们要不要立刻上奏天子,让天子知晓那王巫山在这陕西北路只肆意妄为,抓捕辽国边军将士充作马匪之事。”

    “慢,我们不能急,一旦急了,反而有可能中了圈(套tao),黄都虞候何在”何源眯起了两眼,转头喝问道。很快,黄都虞候便快步赶来。

    “何大人寻末将,不知有何吩咐”

    “你且派得得力之人,前往辽国境风的安定堡探查,看看安定堡守将可在堡中”

    “另外,立刻封(禁jin)整座大牢,任何人,没有本官的手令,不得出入,明白吗”

    “末将遵命。”黄都虞候凛然领命,快步而去。

    “接下来,就要辛苦二位大人了,与我一同加紧审讯其他马匪,看看这些人,到底是辽**士,还是马匪若是,若是那王巫山想要欺君枉上,那就休怪我等弹劾于他。”

    “不错,大人所言极是,二位大人,那下官就先去了,咱们一起加油,相信真相很快就会大白。”

    三人互望了一眼,然后整齐划一地重重地点了点头,这一刻,他们是那么的团结一心。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本官乃是宥州知州,你们居然拦着本官,不许本官进入大牢,谁给你们的胆子。”唐训成气坏了,打量着那几名拦在大牢牢门处的(禁jin)军,厉声喝道。

    “这位大人,我等奉的是钦差大人之命,还请大人不要为难末将才是,没有钦差大人的手命,别说是大人您,就算是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来到这里,也照样得吃闭门羹。”站在门口的(禁jin)军什长吸了吸鼻子,皮笑(肉rou)不笑地道。

    “你们,好,很好,你们给本官等着。”唐训成快让这帮子家伙给气病了,可是他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愤愤离去。

    只是,他这才刚刚离开了大门,就迎头撞上了吴七郎与王精。

    这对哥俩自然认得这位唐大知州,一打听,这才觉得不对劲,想了想,干脆便与唐训成一同朝着王洋的住所赶去。

    而等他们抵达的时候,许诏此刻正一脸晦气的朝着王洋抱怨,已经从城外的军营赶了回来的折可适此刻也正皱着眉头在听。

    而王洋正眯着两眼听着许诏言及那三名钦差的态度和语言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脸(阴yin)沉的唐训成和吴七郎、王精大步而来,心里边顿时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