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54章三位奉旨审案钦差的高见第一更
    第1054章

    “那三个混帐玩意什么意思?居然连唐大人也拦着不见,整个大牢都由着钦差(禁jin)军所把持,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折可适听到了唐训成之言后,直接就跳了起来。

    “还能干嘛,他们就是不相信王某真的抓到了马匪罢了……”王洋有些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没错,计策是他请天子与苏学士配合搞的,就是为了引(诱you)出那野钵胜这帮子杀人劫财的辽军士卒来。

    但问题是,奉旨前来审案的这三人,却太特么的自以为是了,或者应该说,这三位(身shen)后边的那些朝庭大佬们,都正磨刀霍霍,想要借此事,把自己一脚踩死。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许诏有些惶然地看向王洋问道。

    “等,对了七郎,耶律勇弟兄二人可曾安置好?”王洋只对许诏说了一个字,然后转过了头来朝着吴七郎问道。

    “之前刚刚送那耶律勇去见了他的妻儿,尚未送入大牢,而那耶律平乡之前是秘密拘押在知州府中……”

    “那就好,此二人,都送到我的府中来,然后,我们等!”王洋目光一转,落到了那许诏与折可适的(身shen)上。

    “你们二人,封(禁jin)宥州四门,只许进,不许出,没有本官的手令,任何人不得出宥州四门。”

    “诺!”折可适与许诏互望了一眼之后,整齐划一地朝着王洋凛然遵命。

    “至于唐知州你,该干嘛,继续干嘛,此事,你就不用再管了。”王洋的目光又落到了唐训成(身shen)上吩咐道。

    布置完毕之后,王洋站起了(身shen)来,眯起了双眼,看向外面那(阴yin)沉沉的天穹,嘴角扬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王某倒想要看看,他们能够审出什么花样来,呵呵……”

    刑部郎中王定,大理寺少卿何源,御史台的侍御史张伦,三人犹如打了鸡血一般,连番的提审着那些被关押到了大牢之中的“马匪”。

    从头一天,一直审讯到第二(日ri)黄昏时分,一整夜都没有休息。就连吃饭,都是让(禁jin)军们送来之后,草草的扒拉几口了事。

    第二天正午时分,两匹快马,赶到了宥州城东门了进入宥州,然后便径直赶到了宥州大牢处。

    而大牢之中的审讯仍旧在继续着,直到那黄都虞候告诉何源,所有的人犯都已经提审过了,亢奋的何源这才感觉到了一股子深深的疲惫袭来。

    由于久坐,站起来之后,何源甚至有一种天旋地转之感,好在(身shen)边的随从及时扶住了他。

    大约一柱香之后,何源终于在大牢的正厅处,见到了二位同仁,不论是王定,还是张伦,都同样是(身shen)心疲惫,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显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兴奋之色。

    “一百二十二份供状,一百二十二名辽国安定堡士卒,其中将领一人,佰长三名,什长七名,伍长十五人。所有供状皆言他们乃是巡视辽宋边界,却被我大宋王经略大军伏击之后,掳掠至宥州的……”

    “并且还将他们指认为掠劫我大宋赵氏商行一案的马匪……”

    “这里所搜集来的共有印绶十二枚,一枚是安定堡守将野钵胜的,剩下的皆是佰长、什长、伍长……”

    “还有,中午时分赶回来的探子已经确定,昨(日ri),安定堡守将野钵胜亲自率领一百余骑出堡巡视边界,至今未归,呵呵,你们说说,这些是马匪呢,还是辽国的边军?”

    “这些供状,这些证据,都足以证明,王洋王巫山乃是大宋国贼!欺君枉上,在陕西北路只手遮天。”

    “怕是,说不定那赵氏商行一案涉案之人,与其有关联,所以,他才会特地掳掠辽**士来作为替罪羊……”

    三人共同仇敌同概的恶狠狠地吐槽了王洋一番之后,然后决定将这一百二十二份供状封存起来,连同那些物证一同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师。

    当然,还少不了他们三人弹劾王洋的奏折。三人可都是那些朝中重臣们精挑细选出来的能臣干吏,不但审讯手段高明,那写起文章来更是繁花似锦,不得了得很。

    他们相信只要这些供状和物证以及他们的弹劾奏折都递送到了京师,嘿嘿,到了那个时候,别说你王巫山,就算是你叫王巫师都不好使。

    三人窜通了一气之后,开始各自挥毫泼墨,奋笔疾书,真可谓是一气呵成。

    半个时辰之后,一匹即将要出城的快马,却被拦在了宥州城的南门口处。没有王大官人的手令,任何人不得出城,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入到了大理寺少卿何源等人的耳中。

    三人自然不可能由着王洋继续这么只手遮天下去,他们这些大宋的忠臣,必然要做些什么。

    于是,三人连袂离开了大牢,朝着知州府邸而来。

    此刻,王洋正在跟折可适、许诏以及唐训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王洋已经劝了多次,奈何这三位却都不愿意各自回府休息,全都蹲在他这里,而且一个二个忧心忡忡的模样,实在是看得王大官人心中烦恼不已。

    可是对于三人的关怀,他又不好拒绝,自然只能由着他们。

    这个时候,王精快步地从前院步入了房中。“公子,大理寺少卿他们三人都来了,说是要面见公子。”

    “哦?终于来了,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已经审结了案子了,那我就先过去一趟……”王洋站起了(身shen)来就要朝外走去。

    “大人,末将也去,末将也很想知道,那三位大人能够审出什么东西来。”许诏赶紧站了起来道。

    “不错,我们都一块去凑凑(热re)闹。”折可适也站起了(身shen)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样的事(情qing),又怎么能少得了老折呢?”

    唐训成没有说话,只是也站起了(身shen)来,双目静静地持着王洋。

    看到三人如此模样,王洋笑了笑。“也好,咱们一块过去好好的听一听那三位奉旨审案钦差的高见。”

    王洋一马当先,疾步而行,很快,便来到了那知州府的前厅。

    这才刚刚登上了台阶,就看到了刑部郎中王定,大理寺少卿何源,御史台的侍御史张伦三人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qing),在那里喝着茶,谈笑自若。

    哪怕是看到了王洋拾阶而上,他们也是一副悠然的模样,甚至,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