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56章明日随本官一起去寻找物证第一更
    第1056章

    “折将军,没想到,你居然也与他是一丘之貉。”张伦转过了(身shen)来,一副愤慨之色,仿佛他们三法司三人组就是世间最正义的使者。

    “你他娘的说什么”折可适直接就炸了,如果不是自己脾气好,如果不是对方有着钦差的(身shen)份,他真想一大耳括子抽过去。

    “折将军且慢,三位大人,你们既然是奉了圣命前来审案,为何只听那些马匪的一面之辞”唐训成赶紧拦住了折可适,努力地想要跟这帮子家伙讲道理。

    “哈哈,一面之词,一百二十二份证词,还有许多可以证明那些辽国边军(身shen)份的物证,这能叫一面之辞”何源冷笑数声。

    “来人,领那耶律平乡与耶律勇过。”王洋这个时候才缓缓地开口吩咐到,不多时,那吴七郎便领着耶律勇与耶律平乡这对堂兄弟来到了厅中。

    二人可是污点证人,这几(日ri)都老老实实的,自然也不用绳索束缚。

    “罪人耶律勇,见过王大人。”耶律勇当先拜倒在地,朝着王洋一礼,而战战兢兢的耶律平乡也有样学样的拜倒。

    “你且在此,好好的说一说,你们是如何伪装马匪,洗劫我宋境的百姓财物的”王洋径直吩咐道。

    耶律勇抬头瞄了一眼在场的这些官员,倒也不敢怠慢,径直详细地说起了他们之前所犯下的案子

    在场诸人都听得十分的认真,但是,何源、王定与张伦三人早就已经先入为主。此刻,与其说是在认真的倾听,倒不如说是(欲yu)抓漏洞。

    耶律勇足足说了近柱香的功夫,这才住口,而王洋抬起了头来,看向那三名钦差。

    看到了王洋投来的目光,何源冷冷一笑,眯起了两眼。“你说你是辽国河东道夏州安定堡守将,可有物证”

    “这个罪人的腰牌,印绶,都放在了安定堡中,并未取出来。”耶律勇有些汗颜地道。“罪人出来是为了洗劫财货的,自然生怕暴露自己的(身shen)份,所以那些东西,并未带出来。”

    “哈哈哈王大人,王经略,你实在是让本官说什么好,不知道从哪里拉来一个人,就告诉本官,这人是投降归顺的马匪,你还真当本官是傻子不成”

    “你若不信,那就将那野钵胜等人带来,让他们亲自指认,看看他是不是安定堡的副将。”王洋无比蛋疼,特么的这帮子家伙,是不是真的读书把脑子给读坏了。

    “不错,请这位大人将那野钵将军过来,罪人可以与他当面指证。”耶律勇大声地说道。

    “不是又如何,是又如何,相信你一定给了此人不少的许诺,才会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王大人,怕是给了你不少的好处吧”

    耶律勇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错,没有好处,老子凭什么要这么做。可问题是,自己真是马匪啊。

    耶律勇不由得把求助的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shen)上。

    “王大人,你就不必再让人演戏了,还是请你传令,让那守城士卒放开门(禁jin),放钦差人员出入,至于你想要辩驳,那就请你自己向陛下请罪去吧告辞”何源冷冷一笑,将那耶律勇的表(情qing)和举动尽收眼里。

    这一刻,他自然明白了过来,自己的猜测,果然没有问题。

    王洋终于淡定不能了,特么的这三个家伙,给自己的感觉怎么就跟三个愣货似的。

    “你们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没有听到耶律勇方才之前,那安定堡中,尚有他们洗劫去的大量财物,那便是物证。”

    何源看到王洋那副有些气极败坏的模样,心(情qing)大好,慢条斯理的抚着长须笑道。“呵呵,好啊,既然如此,那就请王大人去取来,我等便在宥州恭候。不过下官希望王大人可别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财货,来伪装成是那些被洗劫去的财物才好。”

    这话说得,许诏、折可适、唐训成的脸色都直接黑成了锅底,你特么的这是啥子意思

    “看来,有些事(情qing),不是亲眼看到,都会觉得不是真实的。”王洋负着双手,缓步走到了何源跟前,这一刻,王洋真的是很感慨万千。

    “不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看着王洋那魁梧高大的(身shen)形越((逼))越近,何源没来由的有些心虚,但是(身shen)为天子钦差的(身shen)份,还是让他梗起了脖子,以彰显自己的强硬。

    “好,很好”王洋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许诏,传令,让咱们钦差使节的人马自由出入。”

    何源听得此言,不由得得意地扬起了嘴角,一脸轻蔑与得意之色的打量着跟前的王洋,小子,服软了吧刚刚不是(挺ting)牛((逼))的吗

    “可是大人,明明他们误会了咱们”许诏不由得急眼地道。

    “无妨,让他们放钦差人马出去,想来,三位大人如此辛劳,自然会在第一时间,将成果送往京师是吧”

    “怎么,莫非王大人你有意见”何源深吸了一口气,眯起的双眼寒光四溢。

    “很好,那三位大人熬了一夜,那就先好好休息,明(日ri),随本官一起去找物证。”王洋笑容仍旧。

    “抱歉,本官已经完成了审讯,此案已经了结,物证又何需本官去看。”

    “折将军。”王洋没有理会何源,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折可适的(身shen)上。

    “末将在。”折可适窝着一肚子火,可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立刻回到大营整军,明(日ri)一早,调一万精骑到宥州东门待命。至于三位大人,你们就安心的回你们的住所休息,明(日ri)卯时三刻,本官会在宥州城东门点卯,若是尔等到时未至,休怪本官军法无(情qing)。送客”

    “你,你想要干什么”何源看着王洋那冷冰冰的目光,不由得急道。“你,你想要造反不成”

    “造反,这可不是本官这样的大宋忠臣能够作出来的事(情qing),本官明(日ri)定会带你们去一个好去处,呵呵,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本官就好好让你们实上一实。”

    王洋扔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没再理会,径直往里屋而去。折可适愣愣地看着王洋的背影,也有些懵((逼)),最终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快步地离开了官邸。

    而何源等人,满心疑惑,极为不甘的被那吴七郎等人给撵出了官邸。<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