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57章物证,物证不是在那辽国的安定堡里吗?第二更
    第1057章

    “他这是想要做什么他点卯,咱们凭什么要去。”王定满脸愤愤之色,站在官邸外面大发牢(骚sao)。

    “就是,他这个时候,去找什么物证,怕是分明是想要故意难为于我们才是。”张伦也深以为然地颔首道。

    “何大人,咱们明(日ri)照常就是了,难道他敢如何不成”

    何源眯起了两眼,最终缓缓地摇了摇头。“不可,你们可莫要忘记了,此人是谁。他是王洋王巫山,发起疯来,别说是咱们,就算是朝中重臣,他也敢当面硬怼的家伙。”

    “所以,明(日ri)一早,咱们一定要去,不要给他借机找碴的机会,在陛下的圣意来到宥州之前,我们一定要稳住。”

    “既然大人是这个意见,也好,咱们这几(日ri)就忍一忍也无妨,这段时间正好冷眼旁观,看看他王巫山还能如何。”

    “不错,呵呵,相信何某,用不了多久,就是他自乱阵脚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就是揭开了王洋那个伪君子真面目,为国惩(奸jian)的大功臣。”

    “有道理,快走吧,赶紧回去,好好睡上一觉,明(日ri)一早,可莫要误了时辰才好。不然,若是让那家伙拿着这个借口羞辱我等,那可就不美了”张伦打了哈欠,一面说道。

    另外二人也好不到哪儿,一脸困顿地点了点头,一夜没有休息,的确是太耗精气神了。

    清晨,卯时二刻不到,一万精锐的大宋甲骑,已然全副武装的尽聚在了东门之外,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位披挂着元祐铁甲,傲立于城门口出的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身shen)上。

    “大人,您这是想要给那哥仨一个下马威”折可适凑到了王洋(身shen)边压低了声音追问道。

    “下马威有那个必要吗。”王洋挑了挑眉头,把玩着手中的马鞭目光游移,扫过了那些英武的将士们,还有站在自己(身shen)后边,被吴七郎、王精等人簇拥在其中的耶律勇与耶律平乡。

    耶律勇自然已经扒拉掉了皮袍,换上了他那件辽国制式铁甲,就连刀鞘都还给了他,悬挂在腰上,看起来倒还像模像样,只是,他的刀鞘里边没有武器罢了,所以,顶多称得上是人模狗样。

    时间渐渐地进((逼))至卯时三刻之时,这个时候,瓮城的偏门,行出来了三台轿子,三位三法司大佬终于连袂而至。

    下得轿来,看到了一万精锐的大宋铁骑肃穆地立(身shen)于那郊野之中,万马齐暗,万人皆默,这哥仨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意识地朝着(身shen)后边望去,看到了黄统制还有左右的两百钦差士卒,这才脸色稍稍恢复些许的血色。

    “王大人,下官按时到达,不知接下来,应当如何”何源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到了王洋跟前,深施了一礼道。

    “你们是坐轿来的”王洋看着那三顶官轿,不(禁jin)皱起了眉头。

    “不错,不知王大人有何见较”何源翻了个白眼,坐轿子惹着你了

    “不行,乘轿太慢,会拖慢我们进军的速度,来人”王洋厉声吼道。

    “末将在”折可适越众而出,凛然大声喝道。

    “立刻去找一辆马车来,越来越好,超过一柱香的功夫,军法处置。”王洋冷着脸喝道。

    折可适半点不敢耽搁,应诺一声之后,快步跳上了马背,径直往城中飞驰而去,看得何源、张伦、王定等一干钦差成员莫明其妙。亦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这是在搞什么名堂马车,要马车干嘛

    三人面面相窥,呆愣了半天之后,何源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再一次走到了王洋近侧,这一次,他则显得有些低声下气地问道。“不知王大人要那马车何用”

    “当然是给三位钦差大人乘坐所用。总不能把你们这些连马都见不着几回,养尊处优的钦差大人直接扔在马背上拖着走吧。”王洋转过了头来,打量着何源,笑了起来。

    只是,这个笑容在何源看起来,犹如恶魔一般的狰狞,特别是那两排雪亮的牙齿,在清晨的阳光下,显得那样的森然

    何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愣愣地看着王洋。“王大人您此言何意给我等乘坐,你这是意(欲yu)要带下官等人去何处”

    “昨夜,你们不是想要看物证吗”王洋两眼微眯,透着了凛冽的寒光。“既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那今(日ri)本官就亲率大军,领你们三位去亲眼见一见物证”

    “物证,物证不是在那辽国的安定堡里吗”旁边站立的黄统制直接汗毛都立了,愣愣地看着笑眯眯的王洋,心中一阵发寒。

    “不错,既然尔等不愿意相信,那么,本官就亲自带你们去看一看物证是否真的就在那安定堡内。”王洋目光扫过黄统制,满意地点了点头,这货记(性xing)不错。

    “王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那里可是辽国的地界,你居然,居然让我们去辽国的安定堡”何源的脸色顿时一阵发白,表(情qing)惊惧地看着王洋,就像是在打量就把他们推进火炕之中的魔鬼。

    “不如何,你们如何能够查知真相,不如此,你们怎么能够相信那野钵胜等人便是杀害我大宋子民的凶手”王洋的大手搁在了腰畔刀柄之上,悠然地说道。

    “岂有此理,你这明明就是想要让我们去送死,何大人,我们走,我们回城。”

    “就是,我们要向天子上奏,弹劾你不但肆意妄为,还(欲yu)谋害钦差。”张伦口不择言的大声叫嚷道。

    这个时候,那折可适已然找来了一辆双马的马车,驰出了城门,向王洋覆命。

    “黄统制”王洋目光落在了那站在不远处的黄统制(身shen)上。看到王洋那双凛冽如刀的目光,黄统制不由得(身shen)形一矮,有些战战兢兢地步上前来,朝着王洋恭敬地一礼。“末将在。”

    “本官拿你请三位钦差大人立刻上车,挑捡你麾下五十名骑兵护卫,然后随大军出发,若有懈怠,误了大军军机,斩”王洋声音不高,但是,却如同一颗颗的铜豌豆似的,砸得黄统制小心肝发颤不已。

    “末,末将遵命。”看着王洋(身shen)后边那些如狼似虎的精锐甲士,这个时候,黄统制哪里还敢多说什么,他可不是那些文官,他能够看得出来,王洋这位军中大佬没跟自己开半个字的玩笑。<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