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58章 该不会真的要去攻打辽国的边镇堡寨吧?(第一更)
    第1058章

    “黄都虞候,你这是想要做什么?不要忘记了,我们三人才是你的上官。”何源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黄都虞候喝道。

    “三位大人,末将也是情非得已,军令一下,若是末将耽误了军机大事,那位王大人把末将的脑袋砍了也是应该的,还请三位大人体恤末将一二才是。”

    黄都虞候差点哭了,可是这三个王八蛋死活不上车,那边,王洋派来监督的吴七郎吸了吸鼻子,阴测测地朝着黄都虞候道。“黄将军,还有十息时间!”

    “拖上去,愣着干什么,三位大人不会走,你们就不能搭把手吗?你们也想死吗?!”黄都虞候直接就炸了毛了,拔出了腰刀,厉声地指挥着那些下属士卒,硬是将这三名三法司大佬直接塞入到了马车之中。

    然后他亲自跳到了马车的马伕位置上,死死地堵住了那马车车门,厉声喝令士卒打马驾车。

    很快,马车终于开始奔驰了起来。王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抬起了手臂,向前一指,数息之后,一万精锐悍勇的在宋铁骑,开始向东疾驰……

    “黄都虞候你个混帐,你个混帐王八蛋,还不让人停车,哎呀,疼死我也……”何源在那摇摇晃晃的马车里边,鼻子直接撞在了车厢壁上,痛得连声大叫不已。

    “够了!二位大人,莫要失了我等圣人门徒的气节。我等,我等皆是朝庭忠臣,国之柱石,王巫山狗贼,就算是想要让我等死于乱军之中,我们也得死出个人样来,莫要忘记了,我们的奏折,已经发往东京汴梁。”

    双手死死地撑住车厢壁,以防止自己摔倒在马车厢里的王定,这位官职最低的刑部郎中反而是最镇定的一个,厉声喝道。

    “哪怕是用我等的性命,换来我大宋君臣,能够看清出王巫山这奸贼的真面目,那我等便不负朝庭,不负皇恩……”

    张伦抹了抹脸上的冷汗还有脸颊的眼泪,咬着牙关,用力地点了点头。“何大人言之有理,死又何妨,我等终究是大宋的忠良臣子……”

    大理寺少卿何源的嘴皮子惨白得就像是刚刚抹上了一层石灰。“我,可我还想活下去,二位大人,难道你们,就看不出来吗?王洋这个狗贼,分明就是事情败露,想要取咱们的性命……”

    黄都虞候坐在马车车辕处,看着麾下士卒驱赶着马车疾速前行,听着那马车里边的哭喊声,叫骂声,诅咒声交织成一片,听得人心烦意乱不已。

    哪怕是当面的时候,不敢对这些文官有什么,可是现在,黄都虞候的脸色却显得无比的厌恶与鄙夷。

    #####

    一个半时辰之后,大军终于在那耶律勇的指引之下,来到了那位于宋辽交界的废弃村庄处。

    屁股和骨架都感觉快要被颠散开来的何源等三人此刻终于在黄都虞候的连声催促中,战战兢兢地下得马车来。

    王洋打量着这三个连站都站不直,需要禁军士卒搀扶才能够勉强地立在那里,帽子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的官员,此刻,他再一次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

    “三位大人,这里就是那些辽国军在每次洗劫我大宋子民与商队之前,会在此处更装易服,这里,藏着不少他们的装备与物资,请吧……”

    王洋歪了歪脑袋,那些禁军士卒,自然十分识趣地半挽半拖的将这三位三法司大佬往那残契的村庄之上拉去。

    第1058章 该不会真的要去攻打辽国的边镇堡寨吧?(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洋歪了歪脑袋,那些禁军士卒,自然十分识趣地半挽半拖的将这三位三法司大佬往那残契的村庄之上拉去。

    很快,就在那耶律勇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几幢显得比较完好的房舍前,自有禁军士卒冲锋在前。

    很快,便从里边取出来了大量的辽军的制式头盔,还有长武器,狼牙棒啥的,堆满了一地。

    还有不少的皮袍子,衣帽等物堆出了一个小山包来。

    “每一次我们出来洗劫大宋商队,都会先到此地,将身上那些有可能会暴露身份的事情掩藏在此地……”耶律勇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指着那些装备道。

    另外还不忘记挑选出了一顶头盔,还有一柄长枪,这些是他所使用的武器装备。

    “如何?”王洋沉默了半天之后,这才转过了头来,朝着那三名从惊魂未定之中回过了味来的三法司大佬问道。

    “王大人,你觉得,就凭这些东西,我等就会相信了你不成?”可惜,死鸭子尚且会嘴硬,更何况这些可都是比死鸭子更牛逼不知道多少辈的大宋文官们。

    这一刻,知道王洋不是把他们抓过来屠宰,而是非要拖着他们来找物证之后,自然就开始拿捏起了身段,重要的是,在他们的意识里边,就是觉得王洋还在耍阴谋诡计。

    “那么,要怎么才能够让三位大人,以及尔等相信,那些辽军边军,就是杀人凶手呢?”王洋不紧不慢地把玩着手中的马鞭问道。

    “王大人既然有本事带着我等来到了此地,那何不干脆让我等直接去那辽国的安定堡一行,直接去看看掩藏在安定堡内的那些被洗劫而去的脏物不是更好吗?”张伦不阴不阳地说道。

    王洋打量着这三人。“你们还真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要去辽国的安定堡,见到了藏在堡中那些被洗劫的财货,才能证明,野钵胜等人是凶手,对吗?”

    “这是自然。”何源吸了吸鼻子,一想到方才自己在马车之上又哭又叫的丑态,心中越发对王洋更加的愤恨。

    此刻,没有了生命的危险,而被羞辱的愤怒,却让理智早飞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诸位将军,诸位大人可都听到了,钦差大人有命,去辽国的安定堡,见到了藏在堡中那些被洗劫的财货才能够证明野钵胜等人是凶手。”

    “那么现在,所有人,立刻归队,准备出发。来人,还不快快搀扶三位大人登车,跟上大军!”

    “???”三位钦差大佬瞬间就懵逼了,啥意思?辽国的安定堡?

    随着王洋军令一下,所有人都开始动弹了起来,三位三法司大佬再一次被拖回到了马车旁边,给扔回到了马车之后,然后,大军再一次启程,目标直指辽国安定堡。

    这个时候,三人此刻却仍旧有些懵逼,面面相窥。

    “我说何大人,该不会他们真的要去攻打那辽国的边镇堡寨吧?”王定有些不太确定地掀开了车窗窗帘,看了一身马车侧那些乘马疾驰的将士们,转过了头来朝着何源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