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59章 你们看那个旗号,大宋经略安抚(第二更)
    第1059章

    “本官怎么知道,他们不能吧?他王洋,难道就想凭着这些骑兵去攻打那辽国的寨堡?这不是笑话是什么。”旁边的张伦不确定地说道。

    “不错,呵呵,随便找一处废墟,翻出一些之前辽夏之战之时的战利品掩藏在此地,就告诉本官,说这是那些马匪易衣更衣之所,已然证明那王巫山业已经黔驴技巧矣。”

    “咱们现如今要做的,便是安坐车中,不动如山,由着他闹腾,看他怎么自乱阵脚,露出他的丑陋嘴脸。”

    三人在马车之中,相互鼓励,相互鼓劲,此刻的他们显得那样的信心十足,甚至觉得,很快,就可以看到王洋王巫山气极败,最终甚至只能黯然神伤,拜倒在三位钦差大人面前伏地请罪的丑态。

    越想越嗨皮,就算是马车再颠簸,此刻对于他们而言,这点最后的苦难只要能够熬过去,前路必将会是一片幸福的花园。

    而此刻,折可适的表情则显得有些难看,急得眼珠子都有发绿的架势,策着座骑,在王洋的身边左右溜跶。

    “大人,咱们这样贸然前往,使不得,那毕竟是辽人的保寨,若是咱们这样过去,那就是挑起两国的争斗,这,这可是大罪……”

    但是王洋笑眯眯地策马当先而行。“这个大罪,自然不是我们可以担待得起的,自然要交给马车里边的三位大人担待。”

    “???我说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折可适颇有些气极败坏地道。

    “想必是方才折将军你没有听到,方才,三位钦差大人有言,要亲自到安定堡内去看一看那些被辽国边军藏在堡中的财货,我等不过是奉命而为罢了……”许诏笑眯眯地说道。

    “那三个家伙疯了?”折可适牙疼一般的抽了一口凉气。

    “方才在那里,至少有超过百名将士都听到了,其中就有数十名钦差随从,当然咱们不少的将士也都亲耳听到的,这还能有假不成?”王洋没好气地瞪了折可适一眼。

    “我说折将军,怎么,王某还能拿这样的事情来诳骗你不成?”

    折可适砸了砸嘴,脑袋难以置信地摇个不停。“疯了,那三个家伙真是疯了,嘿嘿,不过疯了也好,他们不是不相信吗,那就让他们去看看物证,到了那个时候,看他们还有什么屁要放。”

    “不错,有了这么多将士一起佐证,嘿嘿嘿,挑起边衅这个罪名,想必对于那三位欲意置王大人于死地的三法司大员而言,应该算不得什么才是……”此刻的许诏,说起话来也显得份外的刁毒。

    #####

    距离边境不过三十余里的安定堡,此刻显得份外的悠哉,主将野钵胜,副将耶律勇率军出去巡视边界去了。

    自然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没有了上官的管束,一帮子兵痞赌钱的赌钱,喝酒的喝酒,甚至还有些人干脆就骑马抄弓,以巡视边堡周围情况为名,窜出去猎野味去了。

    而此刻,堡墙之上,几名辽军将士,正在堡墙之上,燃起了一堆篝火,上面熏烤着昨天刚刚猎获回来,还没来得及吃完的半只野鹿。

    第1059章 你们看那个旗号,大宋经略安抚(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而此刻,堡墙之上,几名辽军将士,正在堡墙之上,燃起了一堆篝火,上面熏烤着昨天刚刚猎获回来,还没来得及吃完的半只野鹿。

    看着那肥硕的野鹿在火堆上慢慢的变得焦黄,滋滋的流淌着油脂,他们一面喝着劣酒,一面吞咽着口水,催促着正在熏烤的同伴,赶紧试试看是不是已经熟了。

    “你们他娘的急什么,还欠点火候,再等一等,一会吃起来才香……”那位目前正在担任大厨的伍长骂骂咧咧的喝斥着急眼的下属,继续小心翼翼地往那焦黄的鹿肉表面洒上盐粒与香料……

    “伍长,那边,那边……你看那边是什么?”这个时候,一个结结巴巴的声音,突然传入到了专注于厨艺的伍长的耳中。

    他不耐烦地回过了头来正想要破口大骂,但是目光瞬间凝固,顺着部下的手所指向的方向,滚滚的烟尘,正在向着天空飘荡,而隐隐的雷鸣声,预示着,成千上万的铁骑,此刻正朝着安定堡的方向疾进……

    “敌袭,敌袭!敌袭,吹号,擂鼓,关堡门,快点,你们他娘的傻愣着干什么。快快快……”

    接下来,整个安定堡内外乱作一团,闲在堡外的那些辽军犹如没头苍蝇一般的朝着堡内挤去。

    而堡内的那些辽军惊惶失措的披挂着铁甲,抄起了武器,匆匆地冲上了堡墙。

    不过才一转眼的功夫,此刻,那犹如雷鸣一般的疾蹄之声,甚至掩盖了安定堡内的鼓声和嘶吼之声。

    此刻,安定堡之上,已然出现了数百名辽军士卒,他们猥琐地躲在那女墙后边,衣甲歪斜,一双双满是惊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越来越近,渐渐的能够看清楚了模样与轮廓的骑兵。

    “宋国的元祐甲骑,那是宋国的元祐甲骑!”一名参加过之前辽宋夏三国之战的老兵脸色不由得一白,嘶声吼了起来。

    而身边的那些同伴,脸色都越发地变得难看。

    “怎么回事,难道宋人疯了吗?他们想做什么?想要跟我们大辽开战不成?”

    “传令兵出城了没有?”此刻,刚刚还在屋子里边跟了票人赌钱的副将此刻气极败坏的站在城头大声的喝问道。

    “将军,已经去了,将军,那么多宋军,咱们怕是不成了……”旁边的一名袍泽,打量着脚下这只有一丈多一点的堡墙,再看了一眼那成千上万的大宋元祐甲骑,感觉自己的裤裆都快要湿了。

    副将打量着那些两股战战,恨不得把脑袋缩进裤裆里边才肯罢休的将士们,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嘴皮子都在颤抖。

    安定堡的守军不过一千人,其中两百骑兵,而现在,大部份骑兵被主将野钵胜带了出去,只剩下这八百多的老弱残兵,怎么打?

    “你们看那旗号,大宋经略安抚……天哪,是那个魔头,那个姓王的魔头亲自来了。”有人看清了旗号之后,眼珠子差点瞪得掉落到堡墙上,脸上瞬间就失去了血色。

    王洋,这可是一个在陕西北路一带,可止小儿夜啼的宋国大魔头。听闻他会妖法,才会凭着一座小小的宥州小破城,生生的阻拦了大辽数十万雄师不得寸近。

    更能够让巨大的石飞,横飞出百丈而下,擦着就亡,撵着就成肉泥。他能够让损坏的城墙一夜之间变得坚固如新,如磐石一般坚固不可摧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