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61章 你们这算不算敬酒不吃吃罚酒(第二更)
    第1061章

    “本官给你一个机会,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看到安定堡了没有,告诉堡中的辽军将士。本官来此,一不为攻城掠地,二不为杀人建功。只是为了清查案件,若是他们识趣一些,本官可以保证,不动刀兵……”

    王洋抬起了头,看了看天色,然后目光落回到了耶律勇的身上。“只给你一柱香的功夫。”

    “多谢大人,大人放心,罪人一定会说服弟兄们打开堡门,让三位钦差大人入内彻查物证。”耶律勇大声地答道。

    何源、王定、张伦三位三法司大佬的眼珠子直接就鼓了起来,咧着大嘴,就特么的跟三条快要渴死在岸边的鲶鱼似的。

    他们自然是听到了王洋方才对那耶律勇的吩咐。而三双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这位耶律勇,看着他扬长而去,然后走到了距离安定堡数十步的地方站定。

    便听到了城上的叫喊声,看着城上那一张张兴奋的脸庞,这还需要问吗?这货如果不是安定堡的辽将,那么这三位三法司大佬愿意把那辆马车给切碎生吞干净。

    三个人此刻浑身都在颤抖,就像是三只挤在一起,在凛冽的秋风中瑟瑟发抖的秧鸡。

    “将军,将军你这是,被宋军俘虏了吗?野钵将军呢,还有那一百多名弟兄呢?”那名副将看到了耶律勇站在了安定堡下面时,眼泪都下来了。

    “他们,他们还活着,是的,另外,本将是奉了野钵胜将军之命,特地赶回来的,因为宋庭那边,需要彻查一桩大案,而正好遇上了我们一行。”

    “将军,你该不会是被宋军俘虏了,特地过来诳弟兄们开门的吧?”那名副将警惕地打量着远处的那些宋军骑兵,老子要信了你才有鬼。

    “怎么,你不相信?这样吧,你若是不愿意开城门,那也行,赶紧放下几个吊篮来,让本将带着宋国前来查案的钦差进堡寻找物证。”耶律勇有些蛋疼地喝道。

    堡墙之上的一干辽军士卒你看我来我看你,都已然是不知所措。那位副将也是一脸的犹豫之色,目光扫过那些大宋的元祐甲骑,他实在是不敢绝了宋军进城的心思,生怕宋军会直接下令攻城。

    就以这安定堡八百来名士卒,一丈多高的堡墙抵御万余精锐,那简直就是找死。

    但是,他同样不敢答应耶律勇的要求,耶律勇费了半天的劲,愣是没办法说服这货。

    同样还有一场讨论,却在王洋的身边发生。

    “我们不进去,你们休息,你们分明就是想要借辽人之手,置我等于死地,王洋,还有你,黄将军,你们居然如此卑鄙无耻,你们不得好死!”何源的脸色惨白如纸,声音都吼出了鸡仔声来。

    旁边的张伦直接就哭了,抹着眼泪,直接就跪倒在了王洋的马前。“王大人,是下官鬼迷心窍,一时不查,才中了何大人的计谋,意图想要借着赵氏商行一案,往您身上泼污水,让您名声受损……”

    “混帐,你想要胡说八道,姓王的,你想要弄死本官,来啊,本官就在这里,可惜本官手无缚鸡之力,不然,当手刃你这个卑鄙之徒!”王定则一把将那张伦给扒拉开,然后并指如剑,指着王洋痛骂道。

    看着这三个犹如犯了精神病似的三法司大佬,城上城下皆尽一阵无语。王大官人也是哭笑不得,甚至是有些兴灾乐祸才对。

    “给本官看着这三位钦差大人,莫要让他们临阵脱逃,成为辽军的笑柄!”王洋摇了半天脑袋之后,朝着黄都虞候扬了扬下颔。

    第1061章 你们这算不算敬酒不吃吃罚酒(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给本官看着这三位钦差大人,莫要让他们临阵脱逃,成为辽军的笑柄!”王洋摇了半天脑袋之后,朝着黄都虞候扬了扬下颔。

    “末将遵命,三位大人还请自尊身份。”黄都虞候朝着王洋点了点头之后,朝着身边的手下歪了歪脑袋。

    三位大佬的身边便各多了两名御前班直,既像是在搀扶,又像是在看押。

    #####

    这个时候,那边耶律勇居然还没能说服堡上的萧副将开门,王洋的脸色终显不耐。“撞门槌呢?!给本官撞开堡门。还有,告诉堡上的人,谁敢放一箭,伤我宋军一人,本官就把安定堡的辽军全给屠了……”

    听到了这句杀意四溢的话,三位尚在挣扎的三法司大佬瞬间浑身一僵,顿时变得静寂无声,面露惊惧之色地看向王洋,似乎这一刻,他们才想起来。

    王洋当初就是凭着宥州城,生生拦阻数十万辽夏大军而面不改色,甚至亲临战阵,杀无如麻……

    十名铁骑驰出,朝着城墙上的那些辽军厉声大喝,宣传着王大官人的军令,而还有一些宋军骑兵已然策马奔驰,而被系在两排战马并行之间的那根巨大原木,亦朝着堡门处越来越近。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撞击声,那扇脆弱的堡门,就在吱嘎嘎声中,无力地倒伏在了地面上。

    “不要放箭,不要放箭,我们投降,我们投降!”萧副将军直接就尿了,特么的谁知道你们撞开了大门之后是不是就想要杀人放火。

    “停下吧!”王洋无可奈何地挥了挥手,正要整军,向着安定堡内疾进的大宋铁骑,只能无可奈何的收束着战马,停留在了原地。

    下一刻,战战兢兢的萧副将领着几名将校,直接就跪倒在了堡门口。

    “王大人,我等愿降,还请饶过我们合堡上下八百余口性命……”萧副将动情的痛泣出声来。

    这个时候,王洋哭笑不得地策马来到了堡门前,打量着这帮子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辽军将士。

    “我说,你们这算不算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算,哦不算不算,小将已经在大人您的大军进攻之前就开门纳降了,肯定不能算。”萧副将的脑袋摇得就跟泼浪鼓似的,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看着王洋道。

    “你若是识趣早一些,岂不更好?”

    “是是是,是小将自己愚蠢,还请上国大人入堡查案,小将一定配合,绝不为难。”萧副将赶紧磕头道。

    “既然如此,许诏,你领两百骑进入安定堡,若是里边的辽军将士不擅动刀兵,尔等不许伤人,明白吗?”

    “末将遵命。”许诏嘿嘿一笑,抬手一挥,两百精悍无匹的元祐甲骑趾高气昂的越过了那些拜倒在地的萧副将等人,直入堡中。

    而那破损的堡门,更是让那些马蹄踩得木屑横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