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62章 你们这是对王经略的栽赃与嫁祸(第一更)
    第1062章

    王洋转过了头来。看着那三名脸色惨白如纸的三法司大佬,王洋笑了起来,表情显得那样的和蔼,就像是体育学院的教导主任在打量三个被困在教室角落里的小贼。

    “请吧,三位大人,还有哪位愿意一同前往?”王洋笑眯眯地冲这三位勾了勾手指头。

    “末将也去吧。”黄都虞候的脸色有些白,方才王洋毫不讲理的直接就命人把那安定堡的堡门给撞烂,着实把他给吓得够呛。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门倒塌之后,并没有出现意料之中的血流成河,反倒是那些辽军将士一个二个哭得跟一帮子龟孙子似的直接就降了。

    实在是,看来,久闻王经略在辽夏之地的恶名,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王大人,您请留步,还是让末将代你一行为好,毕竟大军需要有人来主持大局。”这个时候,折可适也窜了过来,朝着王洋说道。

    不光是他,还有好几位将军也纷纷的跳了出来,王大官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也罢,就劳烦诸位了。”

    接下来,不需要王洋说话,王洋身后边的那吴七郎与王洋还有凌纵这哥仨也窜了出来,表示他们要帮助这三位快要瘫痪,路都走不动的三法司大佬入城。

    最终,三位面色惨白如纸的三法司大佬,被一干人等半拖半拉的硬拖入了安定堡。

    不光是他们三人,还有黄都虞候与以及六名御前班直以及两名断案高手,当然还有折可适等好几位自告奋勇而来的老司机。

    一众人等,跟随着那位耶律勇,步入到了堡中,然后进到了他的房间里边,耶律勇从枕下取出了钥匙之后引领着这些宋人,来到了一间不起眼的库房前,将那把巨大的铜锁打开之后,用力推开了沉重的房门。

    三位三法司大佬,黄都虞候,以及折可适等人都跟随着那耶律勇的脚步进入了这间巨大的库房。

    这里边,杂乱的堆积着许多的丝绸,除了丝绸,旁边还有几个箱子,而当打开了箱盖之后,里边有着不少的金银首饰,而有些首饰上面,甚至都还沾染污痕。

    黄都虞候歪了歪脑袋,身后边的两名断案高手快步走到了那些东西跟前,抄起了几件,迎着门口的阳光打量了几眼,然后拿指甲刮了刮,在鼻前嗅了嗅后,抬起了头来,看向那三名三法司大佬。

    “是血,这些东西,应该都是脏物,至于这些丝绸,出自江南胡记织造,而赵氏商行所要运往盐州的丝绸,也是江南胡记织造的精品,这上污迹,也应该是泼溅之后,已经干结的血污……”

    “你们看,这件金饰之上,有一个明显的断茬,这应该是利刃造成的……”

    这两名技艺高深的断案高手,他们与那些官员不同,他们就是靠着自己的眼力与判断吃饭。

    而那些官员变得英明神武,许多时候,正是借着他们这样的断案高手。

    一件件的脏物被拿出来,然后又被装入箱中,听着那些人的说法与描述,大理寺少卿何源的脸色,一直就没有好转过。

    现在,赵氏商行一案的主动权,已然不在他的手上,也不在御史台的侍御史张伦,刑部郎中王定的手上。

    第1062章 你们这是对王经略的栽赃与嫁祸(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现在,赵氏商行一案的主动权,已然不在他的手上,也不在御史台的侍御史张伦,刑部郎中王定的手上。

    而是在那几名断案高手,还有正在旁边飞快的记录着两名断案高手之言的书吏手中,还有那位黄都虞候。

    折可适等人站在那里冷眼旁观,目光时不时的扫过何源等人时,不禁发出一声声的冷笑,而耶律勇和着那位被迫也跟随过来的萧副将,则是一脸紧张地看着这些宋国的官员在那里抄捡,记录……

    耶律勇一再地向他解释查案,宋军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查案。

    但是萧副将的内心却苦逼到了极点。真是吡了狗了,你们宋人查案,凭什么要查到我们大辽的安定堡来,连特么的堡门都让你们撞毁了,这算谁的?

    萧副将的内心很憋屈,也很委屈,但是,一想到安定堡外那万余大宋元祐甲骑,就不敢有半丁点的愤怒情绪。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等这些宋人离开之后,一定会向上峰奏报,毕竟,野钵胜将军不在,这些宋军,是那耶律勇将军引来的,关末将屁事。

    能够把宋军大军阻拦在安定堡外,使得安定堡得以幸存,自己好歹也算得上是大功一件了。想到了这,萧副将的内心不由得一片火热。

    #####

    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里,堡墙上的那些辽军士卒真可谓是渡日如年,眼巴巴的回头看向堡中,看着那些在安定堡中巡视的宋国精骑,犹如在自家里边溜达一般自在。

    一股子强烈的屈辱感由然而生,但是,他们却丝毫也升不起反抗的念头来,唯一希望的就是,那些宋人赶紧把事情倒腾完赶紧离开。

    好让那可怖的包围圈早一点散去,可惜他们的祈祷半点效果也没有,直到一个时辰过去之后,萧副将身边的亲兵跑了过来,点了数十名士卒下了堡墙。

    不大会的功夫,每一个人,都扛着沉重的丝绸穿过了倒塌的堡门,然后战战兢兢地放到了宋军骑兵跟前,这才屁颠颠的往堡中狂奔而去,似乎生怕那些宋人动手似的。

    就这么来来回回的又折腾了小半个时辰,这才把所有耶律勇这帮子辽军掳掠来的脏物全部送到了城外。

    而此刻,三位三法司大佬早就已经在第三批绸缎送出城门时,就已经出了安定堡。

    只是现如今,这三位劫后余生的三法司大佬的脸色,却不比之前好。或者说,之前他们还有精神上窜下跳,而现在,则是心丧若死。

    还能怎么办?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那么多的脏物,许许多多的脏物,很明显就是属于宋国百姓才会使用的,而今全部都出现在了那间库房里边。

    并且还有大量干枯血污与断痕,还有那些沾满了干枯血痕的丝绸,只需要回去之后,找来那赵氏商行的人查看那些高档丝绸之上的印鉴,就能够明确,是不是赵氏商行所丢失的物品。

    既然,真相就已经摆在了眼前,那么之前,这三位三法司大佬的判断变成了什么?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对王洋这位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的栽赃与嫁祸。

    哪怕是有朝中的诸位大佬能够站出来为自己三人说话,但是,一想到了之前天子赵煦所郑重交待的那些。仕途,已然漆黑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