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64章 本官倒要看看他王巫山如何应对(第一更)
    第1064章

    “大帅,您的意思是,咱们去宥州,向那宋庭狗官王洋讨个说法?”旁边其中一人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听得此言,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此人,表情犹如在打量一个白痴。

    这货有些愣神的打量着四周,满脸懵逼。“怎么,末将说的有问题吗?”

    “你觉得凭借着咱们这点人马,能够比得上之前的数十万大军不成?”一名将领满脸黑线地瞪着这个蠢货低吼道。

    “数十万大军都拿那坚若磐石的宥州半点办法没有,你如今,居然出这等主意,莫不是与我等有仇,想要让我等再去那宥州碰壁,再一次遭那些宋人羞辱不成?”

    看到这帮子将军们一个二个冲自己横鼻子竖挑眼的,这货缩了缩脖子,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耶律达顿这也才稍松了口气,没有想到,自己的部下居然有那么多的蠢货。仔细地考虑了半天,最终,耶律达顿目光落向了南方。

    “宥州城过于坚固,咱们不必去自找没趣,陕西北路六州之地,还有其他地方,本帅就不相信了,难道连宋人的寨堡,也能够如那宥州城一般坚固不成?”

    “大帅您的意思是……”

    “先派出使者,告诉那宋国狗官王洋,若不放还我大辽的英勇将士,不向我大辽赔礼道歉,本官定不甘休。”

    “尔等速速调遣兵马到安定堡集中。三日之后,进逼三岔口,本官倒要看看他王洋如何应对。”

    “谨遵大帅军令。”一干辽军将领,齐齐凛然遵命。

    #####

    “现在可如何是好?二位大人……此事,此事怕是会出大问题啊。”张伦搓着手显得那样的坐立不安。

    “现如今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上奏朝庭的奏折,已经发出去了整整一日的功夫,那可是八百里加急,就算是咱们现在立刻派人去撵,也根本撵不回来。”何源一脸心丧若死的表情,坐在那里连连摇头。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说实话,对于王洋在东京汴梁的那些怼天怼地怼朝臣的彪炳战绩,他自然是有所耳闻的。

    但是,却一直没有真正的接触过此人,自然,不觉得与自己有何干系。而且自己身为旧党派系的精英骨干,自己这边的大佬连连被王洋王巫山给怼得人仰马翻。

    何源自然也是很同仇敌慨,与张伦和王定一般,对于王洋可是半点的好感也无。自然而然,从一开始就带着偏见。

    特别是此番,天子先是下诏斥责王洋,然后让朝中重臣挑选能臣干吏前来审案。派系大佬自然又是一阵的叮嘱。

    自然而然,给三人的印象就是,王洋这货肯定有问题,这个案件,必然内部有玄机。偏巧,他们抵达了这宥州之时。

    王洋正好窜去抓捕赵氏商行一案的马匪,并且是一举擒获,这也实在是太过巧合。再加上,那些被抓住的家伙又自称,并且也的确是辽国的边军将士。

    如此种种,直接让先入为主的何源等三人认定了王洋这货有问题,而且是有大问题。这才会只听了那帮子被抓获的马匪一面之辞,匆匆审结之后便八百里加急上奏朝庭。

    第1064章 本官倒要看看他王巫山如何应对(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如此种种,直接让先入为主的何源等三人认定了王洋这货有问题,而且是有大问题。这才会只听了那帮子被抓获的马匪一面之辞,匆匆审结之后便八百里加急上奏朝庭。

    若不是王洋下令封禁四门,怕是这三位都不会去找王洋这位他们内认定的犯罪者。在那里,见到了污点证人耶律勇与耶律平乡。

    可是那个时候三人已经认定了王洋就是在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势,哪里还会相信。

    这样的结果,也就导致了到现如今,真相大白之时,却已经是大错铸成。

    “现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二位,我们还是立刻向天子,向朝庭上请罪折子吧……”张伦抚着三缕长须,满脸皆是愁苦之色。

    “不仅仅要上请罪折子,还需要向诸位大人去信勾通一二才是,不然……”王定看了一眼为首的何源,真有一种恨不得抄鞋底子往这货老脸上抽过去的冲动。

    其实在最开始审讯之时,王定心里边觉得有些不对劲,就曾经跟何源沟通过,奈何何源却固执地认定王洋肯定有问题。

    如果不是这个混蛋顽固偏执的认定,又岂会出现这样无法挽回的错误?

    目光偷偷瞄了那旁边的张伦一眼,就看到那张伦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然后站起了身来。“二位大人,下官还有些事情要办,就不陪二位了,告辞……”说罢这话,张伦便快步地赶往自己位于院内的居所而去。

    不大会的功夫,便有一名张伦的随从手中拿着一封书信,快步地朝着大门的方向狂奔而去,这一切,都被那正坐在厅中发呆的何源与王定看在了眼中。

    王定顿时明白了过来,哪里还敢继续在此犹豫,草草的朝着何源一礼之后,也快步地朝着自己的居所而去。

    何源打量着此二人,目光又落在了那位漫不经心的在厅外溜达,其实全部心神都在留意着这边的黄都虞候。

    这位,才是真正的天子心腹,在刑审之时,自己与王定等人之间的争论,他可就是在一旁听得明明白白。

    不消说,那两人必然是去写自辩奏折去了,这两个混帐王八蛋,之前说好的仇敌同慨,看来都是假的。

    #####

    许诏快步进入了三位钦差的院落,先是冲那位黄都虞候打了声招呼之后,这才把目光落在了那犹自坐在厅中发呆的何源身上。

    “奉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之命,特地请三位钦差大人前往大牢再审赵氏商行一案。”许诏冷冷一笑,朝着那何源一拱手。“何钦差,请吧……”

    “何钦差,莫要忘记了,您与王钦差和张钦差,皆是奉了圣命前来陕西北路侦审赵氏商行一案的,如果,案情又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若是尔等不尽心尽力履行圣命,那可就,呵呵……”

    看着站在那里皮笑肉不笑的许诏,还有那位站在一旁边沉默不语,但是眼珠子里边精光闪烁不定的黄都虞候。

    何源哪里不清楚,自己若是不去,那可就还得在之前的罪名之上,再加上几个罪名,例如什么渎职之罪,忤逆圣意等等,相信,王洋王巫山这位老司机肯定很乐意落井下石。

    何源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来,死板着脸闷哼了一声。“许将军放心,本官一会,自会与王大人和张大人同往大牢。”

    “如此便好,那许某就先行告辞了,若是半个时辰之后,还未见三位钦差大人的身影,那么,王大人怪罪下来,末将可就真的担待不起了,告辞。”许诏嘿嘿一笑,朝着那黄都虞候点了点头之后,便扬长而去,留下了那脸色青白的何源僵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