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65章 你们不是已经审过了吗?(第二更)
    第1065章

    此刻,虽然仍旧被关押在大牢之中,但是此刻,野钵胜的心情,却要比起刚刚被抓捕进来之时,要淡定了许多。

    甚至还能够跟弟兄们有说有笑,他们着实没有想到,居然也能够有绝处逢生的一天,想必,那些宋国的钦差们,正在找那王洋王巫山的麻烦。

    “三位钦差齐至,想必是那位宋国小皇帝对于姓王的那个狗官已经很不信任,咱们的那些供状,肯定够那家伙狠狠喝一壶的。”

    “将军说的极是,想必用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到安定堡了。还不相信了,咱们可都是大辽的将士,难道那些胆小怕事的宋狗还能够拿我们如何不成?”

    野钵胜抚着浓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是啊,原本还以为已经是走投无路,岂不料还能够绝处逢生,实在是让人觉得庆幸。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了远处大牢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然后,就看到了那名姓黄的宋军将领再一次步入了牢中。

    一名佰长站起了身来。“说不定是过来释放咱们的,不过,咱们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走了,一定要让那些宋狗付出足够的代价才是。”

    “对对对,就该这样。”一帮子辽军兵痞嘻嘻哈哈地站起了身来,凑到了牢门旁边。

    “野钵胜何在?”黄都虞候目光一扫,厉声喝道。

    “本将在此,怎么,是不是你们宋人已经知晓本官等人的身份,想要服软了?”野钵胜慢悠悠地走到了牢门前站定之后负手而立。

    “呵呵,服软?打开牢门,把他给拖出来,交给钦差大人亲审。”看到野钵胜一副趾高气昂的得瑟样,黄都虞候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你们放开我,本将自己有手有脚,会自己走,那三名钦差之中的何大人不是已经审过本将了吗?为何还要再审一道。”野钵胜很是硬气地道。

    “……接下来要审你的,不光是那三位钦差,更有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大人,盐、宥、洪三州防御使等诸位大人听审,带走。”黄都虞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歪了歪脑袋。

    “他们听什么审,你们宋国的钦差已经审过我了,我不去,我不去……”看着黄都虞候那古怪的表情,野钵胜顿时心里边不淡定起来。

    只是,哪里能够容他自主作决定,两名如狼似虎的御前班直直接把这货给拖出了大牢,朝着牢门的方向拖去。

    路途这货还欲挣扎,直接被一刀背拍在了脑后,直接昏了过去。看到了这一幕,原本还满心欢喜很快就能够逃出生天的一干辽军将士脸色直接就变了。

    面面相窥,这,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就像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

    野钵胜再一次恢复意识,睁开眼睛之时,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是在审讯犯人的厅中。

    而此刻,主案后边坐着的,正是之前主持审问自己的那三名宋国天子委派来的钦差大人。原本只座了一个人的位置,此刻却并排蹲着三个,而且都黑着脸,一言不发。

    那位可止小儿夜啼的王洋王经略,还有杀气腾腾的折可造,冷笑连连的许诏和唐训成等人坐在了两旁。

    第1065章 你们不是已经审过了吗?(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位可止小儿夜啼的王洋王经略,还有杀气腾腾的折可造,冷笑连连的许诏和唐训成等人坐在了两旁。

    “三位钦差大人,开始吧……现如今时候可不早了,早点审结,诸位也好能够早点休息……”王洋朝着这三位黑着脸的钦差大人扬了扬下颔,一副指颐使气的模样。

    可是偏偏,主案后边蹲着的这三位三法司大佬却哪里还有半点的脾气。何源黑着脸,一双怨毒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那悠悠醒转过来的野钵胜。

    然后狠狠地将那惊堂木砸在了案几之上。“野钵胜,你好大的胆子!”

    “何大人,你什么意思?本将乃是大辽将军,你是宋庭臣子,安敢审我?”野钵胜梗起了脖子,硬气无比地道,虽然王洋的到来,让他内心很是七上八下。

    “你是辽国边军将领,却不尽你的职责,守你的辽国疆土,居然连连伪装潜入我大宋境内,烧杀掠劫,如今,人脏并获,还不速速认罪。”何源咬牙切齿的大声怒喝道。

    “哼,认什么罪?本将乃是堂堂大辽边军将领,你们宋国的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将本将连同我大辽边军将士一百二十余人尽掠而来,还敢诬陷我等罪名。”

    “我家大帅一向脾气不好,若是知晓自己麾下将士,被你们宋人贸然抓走。又在你们宋国受到这样的折辱,定然不会罢休,说不定这个时候,就已经亲帅大军,正在赶往这宥州的路上。哼,到了那个时候,本将倒要看一看你们如何交待”

    听到了这句话,何源的怒火,瞬间犹如遇上了一桶冰水,瞬间被浇成了一堆湿透的灰烬。

    三位钦差此刻面面相窥,这个罪名,或者说这个罪过他们可实在是担待不起。

    “三位大人,怎么不审了?”王洋挑了挑眉头,目光落在了三个呆若木鸡的钦差身上,不耐烦地道。

    何源咽了咽发干的喉咙,朝着王洋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王经略,这,这事涉辽国,下官以为此案……”

    就在何源刚开口没解释两句,就听到了有人疾步而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扭头望去,却是宥州城东门守将方统制。

    方统制一脸焦急之色的径直来到了王洋跟前深施了一礼。“王大人,辽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派来了使节,说是有紧要之事,无论如何要求见大人……”

    #####

    “耶律达顿的使节?”王洋的眉头一皱,这个时候,那三名钦差大人却似乎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何源更是赶紧站起了身,朝着王洋道。“王经略,既然是那辽国的河东道总管派了使节而至,此乃大事,还请大人速速召见,至于这野钵胜,一会现审也是不迟……”

    “对对对,何大人言之有理,下官也是这么想的。”王定与张伦二人也都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仿佛他们都是很忧国忧民的官员。

    王洋眯了眯起,看着那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已然面露狂喜之色险些就要放声大笑的野钵胜。

    摸了摸下颔,这才漫不经心地朝着方统制吩咐道。“也罢,既然如此,那你就让他来这里见本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