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66章 先看看我大辽耶律总管的书信(第一更)
    第1066章

    方统制有些错愕地打量了一眼这里的情况,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领命而去。

    而野钵胜,则脸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只是生怕激怒了王洋等人,这才死死的憋住没有笑出声来,此刻,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可以逃出生天的曙光。

    三位钦差各怀心思,坐在那主案后边,实在是如坐针毡,偏偏自己等人代表的是大宋,又是本案的主审,想跑还没办法跑,也只能蹲在这里,继续尴尬。

    折可适眯起了两眼,凑到了王洋的耳边一阵嘀咕。王洋想了想,点了点头。“那就劳烦折将军你了,务必不要出现差池才好。”

    “大人放心,末将定然不会给辽人可乘之机,告辞。”折可适小声地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径直快步而去。

    折可适离开之后,没有过去多久,方统制就领着一名顶盔贯甲,风尘扑扑的辽将和其四名亲兵赶到了宥州大牢。

    “是萧将军,萧将军您可来了,末将安定堡守将野钵胜拜见萧将军。”辽将刚刚踏入了审讯大厅,那早就已经望眼欲穿的野钵胜直接就扯起了嗓子高声叫道。

    “野钵将军,稍安勿燥。”看到了野钵胜毫无发伤,只是神色憔悴,这位进了大厅的辽国萧将军不由得松了口气,朝着这货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一扫,落在了主案之上的那三位钦差大佬身上。

    不禁面现疑惑之色。“敢问三位宋国大人哪一位是王经略?”

    何源、王定、张伦等三人都下意识地摇了摇脑袋,把目光落在了坐在一旁的王洋身上。

    王洋站起了身来,打量着这名辽将,皮笑肉不笑地道。“本官正是王洋,不过现在,主位上的这三位乃是奉了我大宋皇帝之命的钦差大人,这位萧将军若是有事,找这三位钦差大人便是。”

    即便王洋如此说,那名辽国的萧将军还是深深地打量了王洋这位声名赫赫的宋国权臣一眼,这才转身面对那三位呆头呆脑的钦差大人。

    “本将萧仲光,奉我大辽河东道耶律总管之命,特来宥州,此人乃是我大辽边军将领,敢问三位宋国钦差,为何要越境抓我辽国将士?!”萧仲光一张口,率先发难。

    而王洋却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之上,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准备好好的当一位吃瓜群众,看着他们互相打擂台。

    “原来是辽国的萧将军,你们辽国边军将士并非我等抓的,乃是,乃是王大人所抓捕的。”何源看了王洋一眼之后,一咬牙,决定申明清楚,似乎生怕辽国人秋后算帐一般。

    王洋却连眼皮也不抬一下,继续安逸地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本将不管是你们哪一位派人抓捕的,总之,本将奉了我家总管之命,希望你们大宋不要一错再错,立刻放了我大辽的边军将士,以免两国生隙。”

    看到那萧仲光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这三位钦差大人汗都下来了,亦都不约而同的又把目光落到了王洋的身上。

    “三位看本官做什么?”王洋一脸很无辜的模样摊开了双手。“现如今你们三位才是钦差大人,人家这位萧将军找的也是你们。”

    三人听到了这话,简直了,感觉自己都特么的快呲狗了都。明明抓捕人的就是你好不好?现在倒好,居然一副事不关已的鸟样。

    第1066章 先看看我大辽耶律总管的书信(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三人听到了这话,简直了,感觉自己都特么的快呲狗了都。明明抓捕人的就是你好不好?现在倒好,居然一副事不关已的鸟样。

    “我等……”何源眨巴着眼珠子,看向左右的王定与张伦。

    “何大人您官职最高,下官唯您马首是瞻。”王定眼珠子一转,然后一脸肃容的朝着何源道。

    何源眼珠子都鼓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另外一边,张伦同样也是两眼放光的大声道。“下官觉得王大人言之有理,下官也唯何大人马首是瞻。”

    “你们,你们这样好吗?”何源的眼珠子都快绿了,看着这两个卑鄙的家伙,气的脑门青筋突突直跳。可是,却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而黄都虞候本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了昔日的同僚许诏冲自己缓缓的摇了摇脑袋,心领神会的决定闭口不言,反正,到时候总会有人出来收拾场面就是了。

    “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有,到底谁来作这个主?”萧仲光看到这三个家伙战战兢兢的模样,不由得轻蔑地一哼,看来这些宋臣果然还是那样畏我大辽如虎。

    当然,某个懒洋洋地坐在那里的宋臣例外。

    “本官,本官以为不妥当,毕竟此人乃是王经略抓捕到的,在我大宋境内烧杀掠劫的案犯……”何源硬起了头皮说道。

    “嗯?!”萧仲光顿时脸色一沉,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来。“还请这位大人说出这话之前,最好先看一看这封我大辽河东道耶律总管的信。”

    黄都虞候大步上前,接过了此信之后,递给了主案后边的何源。何源目光落在了大宋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亲启的字迹上,不由得下意识地看了王洋一眼。

    偏偏这货仍旧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何源只能硬着头皮折开了信封,当看清了信中的内容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大变。

    旁边拿眼角瞄着书信内容的王定与张伦也忍不住脸色大变,发出了低呼。

    “这,这可如何是好……”何源咧着个嘴,半天作声不得,最终,他干脆从主案后边起身,走到了王洋的跟前。

    “王大人,此信乃是那位辽国河东道的耶律总管交予你的,还请你看一看为好。”

    王洋接过了信,看清了信中的内容之后,一双剑眉陡然一扬,正欲色变,想了想,按捺住了怒意,把信交回到了那位何源的手中。“何大人,您可是钦差,自然要由你先说话。”

    何源愣愣地看着跟前的王洋,又扫了一眼站在那里,神色不善的萧仲光,一个头快有两个大了都。

    怎么办?自己怎么知道怎么办?

    最终,何源也只能朝着萧仲光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这位萧将军,此事,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商量。”

    “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要么放了我大辽的边军将士,要么,就等着我大辽虎贲马踏陕西北路!”萧仲光阴沉着脸,冷冷地喝道。说这话之前,又忍不住看了王洋一眼,不过看到这家伙似乎没什么反应,萧仲光的心里边顿时踏实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