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67章本将可是辽人不是你宋国子民第二更
    第1067章

    “这,你们这是在敲诈,这是在勒索,本官乃是大宋的官员,你们不能这么做。”何源看着那步步进((逼))的萧仲光,心里边慌得一((逼))。

    “只要明(日ri)清晨,耶律总管还未看到安定堡的边军将士回到安定堡,那挑起宋辽两国边衅的责任,可就是在你的(身shen)上。”萧仲光(阴yin)沉沉的一笑,并指如箭,指着那何源厉喝道。

    吓得何源这位堂堂的大理寺少卿手中的信纸都落到了地板上,脸色惨白。“你们不能这么做,此事,此事还可以再商量,可以再商量。”

    “怎么商量,不要忘记了,夏州与宥州相距可不远,大军朝发夕至,等到了我家大总管出兵之后,说什么都晚了……”

    “那,二位大人,你们也是钦差,如此事关重大,本官需要你们二人的意见……”何源转过了头来,看向另外二位钦差大人,眼珠子一转,当即大声喝道。

    这二位刚刚还在庆幸自己能够脱出生天,结果没有想到何源居然无耻到这等地步,居然还想让两人跟他一起垫背。这个背,他们可实在垫不起。

    “不不不,何大人您负责就是了,下官,下官头疼,哎呀,实在是痛啊,下官需要下去休息一下,还请何大人您作主。”王定抱着脑袋,居然直接就跑了……

    就连王洋都瞪圆了眼珠子,特么的,还要不要脸了,堂堂钦差,为了推卸责任,居然就这么直接跑了。

    张伦同样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一手捂着额头,一面飞奔得犹如小鹿纯子般矫健的王定,心(情qing)犹如吡了狗一般。

    当即,他也同样下定了决心,直接撩起了前襟,朝着另外一头跑去,一面跑一面大叫。“哎呀,本官肚子好痛,需要去更衣,痛煞我也,还请何大人决断,下官先告辞……”

    “呵呵,这就是大宋的官啊……”看到了如此滑稽的一幕,那野钵胜这个时候忍不住狂笑出声来。

    冷汗犹如雨下,何源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担子重若万钧,转过了头来,看向王洋,偏偏这位老司机仍旧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根本就不鸟这货。

    是审案,还是不审?不对,现在不是讨论这种小事的时候了,应该是放人,还是不放?

    不放,那么挑起两国边衅的罪过,自己能够承担得起吗?相比起来,放人,虽然有些耻辱,可好歹,不用担那么重的罪名。

    但是,自己也不能把这个罪过全担了去,所以,已经在心里边下定了决心的何源转过了头来,朝着王洋郑重一礼之后轻声地问道。“王经略,下官觉得,不如将那野钵胜等人释归辽国,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是何大人你的想法,或者说是你的决断?”王洋的一双鹰目渐渐地眯了起来,原本还只是一副看(热re)闹的吃瓜群众的他,陡然之间,气势渐起。

    心慌意乱的何源听到了王洋之言,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正是,何某以为,不该为了升斗小民之案件,而误了两国之邦交……”

    “单单赵氏商行一案,便是四十余条人命,这四十余条人命,居然在何大人眼里,如此不值?”王洋缓缓地长(身shen)而起,俯视着这个足足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大理寺少卿。

    “王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若是两国之间,战乱再起,死的人不是更多吗?本官这可是为了大局着想,为了我大宋子民的安危,为我大宋的江山社稷着想。”

    “那你的意思就是那些大宋的边民死不足惜喽?”王洋努力地让自己不要愤怒,但是话语里边的怒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你,王经略,王大人,请你着眼于大局,而不能仅仅为了你陕西北路的边民,而导致两国纷争战乱才是。”

    “原本我还以为,你真是一位骨头很硬的人,结果……”王洋一脸失望之色的摇了摇头。

    “你们这边有结果了没有,还不快快释放我大辽的边军将士,不然……”那边,萧仲文满脸不耐地顿时喝道。

    “你若是再插一句话,我杀了你!”王洋转过了头来,看向萧仲文,语气陡然平静了下来。

    只是,他那双鹰目之中,杀意汹涌如剑,刺得萧仲文心中一寒,下意识倒退了半步,手也赶紧放在了腰间的刀柄之上。

    王洋却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继续盯着那何源连连摇头。“我大宋,之所以变得赢弱,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软骨头,而且,像你这样的软骨头,实在是太多了……”

    “王洋,你居然敢如此羞辱本官,你可不要忘记了,本官是钦差,乃是奉了圣命。”何源的脸色涨成了猪肝,气极败坏地跳脚道。

    “我不同意,野钵胜等人,乃是本官亲自出手捉拿的案犯,既然你不敢审,那本官就亲自来。”王洋轻蔑地撇了这个蠢货一眼,大步地朝着主案走去。

    萧仲文脸色涨紫,这个时候,终于暴怒了。“王经略,你什么意思?你居然如此不把我大辽放在眼里,你就不怕两国交兵吗?”

    “你以为我会怕吗?”王洋走到了主案后边,大马金刀的坐下,冷冷一笑。“野钵胜,还不跪下!”

    已经站到了那萧仲文(身shen)边去的野钵胜脖子一梗。“姓王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别忘记了,本将可是辽人,不是你宋国子民。”

    “愣着干嘛?!”王洋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瞪起了眼睛,朝着尚未回过神来的吴七郎等人喝道。

    下一刻,凌纵与吴七郎二人抢先越众而出,直接合力把那野钵胜给提留到了阶前按得屈膝跪下。

    看到了这一幕,萧仲文愤恨(欲yu)狂的直接拔出了腰间的利刃。“大胆,你们不要命了?!”

    不需要王洋开口,呛啷之声响彻了整个厅堂内外,御前班直,王洋的护卫,还有许诏等人,无一不利刃出鞘。

    “拿下,绑起来,让他们给本官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正好,让这些辽人,看一看本民是陷害栽赃你们辽国边军将士,还是你们辽国边军将士无恶不作。”王洋惊堂木一击主案,郎声言道。

    很快,萧仲文连同他的四名护卫,全部都被缴械之后捆了起来,而张口乱骂的他们骂不到几句,嘴里边都被王大官人的亲卫们很体贴的脱下了脚上的臭袜子,堵得他们两眼翻白,(欲yu)仙(欲yu)死。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