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68章 三日后,处斩野钵胜等一干人犯(第一更)
    第1068章

    “很好,现在终于清静了,带耶律勇、耶律平乡上堂。”王洋很满意,没有理会那个被数十柄利刃直接吓尿了瘫在地上抖着一团的大理寺少卿,而是径直吩咐道。

    耶律勇自然也看到了那位被捆成一团的萧仲文还有另外四名辽军,不过并不意外,或者说,他甚至比萧仲文等人更明白王洋这位铁了心的老司机能够干出什么事情来。

    到得厅堂之后,便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过去所犯过的案子一一当场禀报,而很快,物证被一箱箱的抬来。

    当然,也少不了那些失去了亲人的百姓们过来指认那些脏物。自然也少不了永胜镖局的那位伤势尚未痊愈的趟子手,以及赵氏商行的其他人等。

    一件件,一桩桩的案件,既有人证,也有物证,一名名的辽国边军将士被提审。但凡是不老实的,王大官人自然不会吝啬,几十仗下去,一个二个全部都俯首认罪。

    野钵胜也在吃了二十来仗之后,在其他刑罚尚未实施之前,也痛痛快快地认下了罪。

    一干人等全部都签字画押,只花了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五桩杀人劫财案,便已真相大白。

    而这个时候,早就已经过了子时,不过距离天亮,尚有一段时间,之前溜走的那王定与张伦,自然也被御前班直再一次押了回来,老老实实的蹲在一旁听审。

    全部审结之后,看着所有人都签字画押完毕,王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人,所有的供状都是一式三份,不知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置。”而此刻,唐训成这位大宋宥州知州,则老老实实的干着打下手的事情。

    “来人,可以给那位辽国的萧什么玩意松绑了。”王洋似乎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有一名辽国使节就在一旁。

    “王经略,现如今,你审也审了,人打也打了,是不是应该放了他们。”萧仲文铁青着脸,揉搓着发麻的双腕,一双眼珠子死死地瞪着王洋,仿佛想要用目光在王洋的脸上戳出两个洞来。

    “放了他们?”王洋不由得失笑起来,抬手指了指在场聚集的那些受害者的家属们。“你觉得他们会答应吗?”

    “王大人,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意,还请大人为我等伸冤啊……”一下子,超过百余名的受害者家属直接拜倒在地,哭喊成一片。

    “诸位父老,快快请起,本官说会为你们讨一个公道,就一定会为你们讨一个公道。”王洋抬了抬手,朗声言道。

    听到了这位言出必践的王大官人之言,那些痛泣出声的百姓们,总算是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萧将军,你也看到了,本官既然是地方主政官员,自然要为了地方百姓之意愿服务,所以你还是请回吧,本官,一名罪犯也不能放。”

    “王大人,您这么做,定然会激怒我大辽天子,到时候,两国战事一起,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生灵涂碳的局面。还请王大人三思……”萧仲文按捺住怒意,苦口婆心地道。

    “放了他们,本官如此向我大宋的子民交待?”王洋毫不犹豫地道。

    萧仲文扫了一眼野钵胜那帮子可怜巴巴看向自己的辽军将士,真是很想直接扭屁股就走,可是,一想到上司的交待,还有此事若是传到了陛下那里,真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只能放低了姿态说道。“本将一定会据实,上禀我大辽天子,定然会给你们宋庭一个公道。”

    第1068章 三日后,处斩野钵胜等一干人犯(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只能放低了姿态说道。“本将一定会据实,上禀我大辽天子,定然会给你们宋庭一个公道。”

    只要你把人给放了,到了那个时候,反正由着朝庭打官司去,干我鸟事。萧仲文心里边如此想道。

    “他们是在我宋境内犯的案,按我宋律,凡有人在我宋境之内犯下命案者,无论是否我大宋子民,大宋官员,皆有权处置。”

    “至于你们天子有什么样的想法,没关系,他可以派出使节出使我大宋交涉大宋律令之事,但是他们,本官是不会让你带走他们任何一人。”

    “王大人,你真就不顾忌你们大宋将士的性命吗?知道不知道,如果我家大总管见不到他们,三日之内,耶律大总管,必定兴兵讨伐宋国。”萧仲文毛了,直接抛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你确定?”王洋双眼一眯,朝着萧仲文冷冷地道。

    “这是自然,耶律大总管,乃是堂堂一道地方大员,焉能言而无信,所以,还请王大人三思而行……”

    “王经略,你,你可千万不要引起两国纷争啊,若是那样,你就是千古罪人。”王定、张伦等人不由得急了眼,朝着王洋劝道。

    “三日……”王洋站起了身来,笑了,笑着朝着萧仲文扬了扬下颔。“原本,本官还想着斟酌一番,现如今看来,既然你们耶律大总管如此迫不及待,也罢。”

    “宥州知州何在?”

    “下官在。”听到了王洋陡然高叫自己的官职,唐训成心中一凛,赶紧站了出来大声的应道。

    “野钵胜等人罪证确凿,行径令人发指,人神共愤,罪大恶极,当处极刑,以正国法。本官命你草拟公文,张贴陕西北路六州之地,三日后,处斩野钵胜等人犯一百二十二名!”

    “什么?!”三位三法司大佬直接惊叫出了鸡仔声来,眼珠子瞪成了**挨枪的兔子。

    “大人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就连那黄都虞候都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唯有那三百余名死者家属兴奋得直接拜倒在地,朝着王洋连连磕头,口称青天。

    “萧仲文,劳烦你回去告诉那耶律总管,告诉他这个消息,他若来,那便来就是。”王洋没理会那些惊诧莫明的人们,目光落在了那萧仲文的身上。

    “大人,您这么做,那岂不是更加的激怒辽国吗?”唐训成也不由得苦笑道。

    “那又如何?当然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油壶。”想了半天,王洋意识到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红薯,只能以油壶替代,自然是为了押韵。

    “好,很好,既然王经略你都这么说了,本将一定会把你的话,原原本本的带给耶律大总管,后会有期。”萧仲文冷哼了一声,就要拂袖而去。

    “着什么急,来人,拿出一套供状,交给这位萧将军,让他带回去,让那些辽人明白,本官并没有因为野钵胜等人是辽人,就从轻处置,更没有借机挑衅,而是秉公办理此案。”王洋朝着吴七郎等人歪了歪嘴。

    很快,铁青着脸的萧仲文一脸吡了狗的表情,离开了大牢,身后边的亲随,则吭哧吭哧地提着个箱子,里边装满了那一百二十余名辽国安定堡边军将士签字画押的供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