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69章 王巫山此人果然不能以常理论之(第二更)
    第1069章

    还有一套供状,则在宥州留底,还有一套,则被装好之后,连同王洋的亲笔奏折,以及那三位三法司大佬签押的新奏折,一同八百里加急,送往东京汴梁。

    那些受害者家属们也欢天喜地的离开了,至于野钵胜等人,则再一次被拖回了大牢。此刻大牢之中,早已不复之前的和谐安宁的场面。

    早就已经是乱作一团,干嚎者,怒骂者,痛泣者,比比皆是,不一而足。野钵胜摸着自己的屁股,早已经是泪流满面,怎么也没有想到,等来的,不是希望,而是特么的即将到来的死亡。

    这几日,心情真可谓是跌宕起伏,却仍旧是这样的结局,实在是让人绝望。

    黄都虞候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他所能够做的,就是把这三位业已经呆若木鸡,语不成句的钦差大人送回官邸,然后赶紧给天子赵煦上一份密折。

    至于其他的,呵呵,自己不过是一位小小的御前班直,三位钦差大人都没招,难道自己还能够说得动王洋这位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不成?

    所有闲杂人等都离开之后,王洋这才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站起了身来。

    “大人,咱们这么做,那岂不是等于将那辽国人逼到了死角,末将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到了那个时候,怕是……”许诏走到了王洋的跟前,愁眉不展地道。

    “我如何不知,但是,如果放了这些杀人凶手,本官,过不了自己心里边的那道坎,更对不起我大宋的百姓。”王洋点了点头,他自然也很清楚后果。

    “许将军,从今日起,宥州城的警戒提高,侦骑的范围,扩展到五十里,若有军情,立刻紧闭四门。本官已经委托折将军遣兵往援三岔口与万井口去了,所以,那耶律达顿,真要是敢兴兵来犯,本官也不会让他好过。”

    #####

    一夜之后,整个宥州城喧嚣一片,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宥州地界所发生的好几起杀人劫财案的凶手,居然就是那些辽国的边军将士干的。

    而王大人面对着辽国来使的威胁,临威不惧,并且还决定三天之后,在宥州处斩那连同安定堡守将野钵胜在内的杀人凶手共计一百二十二人。

    听到了这个消息的宥州百姓们,此刻除了翘起大拇指,纷纷向王洋表达自己的崇拜与崇敬之情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而王洋那句“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油壶”的顺口溜,更是直接开始广为传播开来。

    暂时驻军于安定堡处,等待着后缓的兵马驰援的耶律达顿,也终于见到了匆匆赶了回来的萧仲文。

    只是,得见萧仲文脸色难看的步入了军帐之中,还未说话,耶律达顿就已经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王洋没有把我大辽将士交给你?”耶律达顿站起了身来,劈头盖脸的喝问道。

    “大帅,末将无能,未能带回野钵将军等人,请大帅治罪。”萧仲文赶紧拜倒在地,满脸苦逼地道。

    “大帅息怒,萧将军到底怎么回事,你仔细说清楚。”旁边的将领赶紧站了出来一面劝慰气极败坏的耶律达顿一面朝着萧仲文喝问道。

    萧仲文也不隐瞒,径直将他进入了宥州之后的所见所闻,尽述而出。

    听得那三位宋国天子赵煦派来审理案件的钦差,都已经同意了允许萧仲文带走人,结果王洋这个狗官却站了出来表达了强硬的反对态度。

    第1069章 王巫山此人果然不能以常理论之(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得那三位宋国天子赵煦派来审理案件的钦差,都已经同意了允许萧仲文带走人,结果王洋这个狗官却站了出来表达了强硬的反对态度。

    把大帐之中的一干辽国将帅气的够呛,这还不算完。萧仲文被逼无奈之下,自然是抛出了耶律达顿交给他的杀手锏,不放人的话,那么三日之后,大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将会亲率大军,进伐陕西北路以示惩罚。

    “难道他就半点也不害怕本帅的最后通牒吗?”听到了这里,耶律达顿忍不住开口喝问道。

    一向以来,大辽与大宋打交道,都是只要做出了一副要兴兵讨伐的姿态,宋国绝对会变得一日三惊,甚至不少时候都直接就萎了,然后就会赶紧派来使节,凡事咱们都可以好好商量。

    萧仲文垂头丧气地露出了一脸苦涩与无奈道。

    “末将,末将也没有想到的是,他非但没有半点示弱的意思,还居然当场,不顾那些钦差和官员的劝说,下达了命令,着令三日后,在宥州城,处斩野钵将军等人,以敬效尤……”

    “他怎么敢如此?!”帐中的诸位辽军将领全都跳起了身来,愤怒的焰火,让他们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王洋,你这个宋狗,我大辽与你誓不两立。”

    “大帅,出兵吧,不能任由王洋那个混帐如此胡作非为,不然我大辽的脸面往哪搁。”

    “不错,大帅予以他们宋国三日时限,那是给他们一个台阶下,结果倒好,那王八蛋居然硬着来,这简直就是不把我堂堂大辽放在眼里。”

    “大帅,现在应该怎么办?”

    耶律达顿铁青着脸,坐了回去,抚着浓须,半晌作声不得。自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没有想到,最坏的结果,还是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之外。

    “王巫山此人,果然不能以常理论之。”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只疯狗,根本就不管不顾,对付这样的对手,看来唯有以暴易暴了。

    想明白之后,耶律达顿目光扫过了眼前诸位将领。“看来,本帅的计划需要提前了。”

    “若是我大辽不对宋国的城塞构成威胁,看来那王巫山定然是不会罢休的,如此一来,那野钵胜等人必定会性命不保。”

    “所以,我们不能等他们杀了野钵将军之后再有行动。所以本帅决定,今日黄昏,不管能来多少兵马,都要拔营向南而去。”

    “另外,派出信使,截住后续赶来的诸军,让他们也转道向南而行,务必在三日之内,拿下三岔口堡。”

    “只要我大辽突如其来,取得一场胜利,那王巫山,必然会心生犹豫,到了那个时候,相信那些宋国官吏,一定会站出来反对他的举动。”

    “大帅言之有理,只是,咱们就这么兴兵伐宋,陛下那里……”

    “嗯,本帅会先修书一封,上奏天子,让天子明白我们的处境,征伐宋国实乃无奈之举。”

    安定堡外的辽军大营,开始变得喧嚣起来,而这个时候,远处,尚有超过五万人马,正地快马加鞭地朝着这安定堡挺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