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71章 王巫山他这是疯了吗?!(第二更)
    第1071章

    照例,天子进入了朝堂之后,接受了臣子们的参拜。只是,天子觉得今日苏东坡这位大宋首相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劲。

    “陛下,臣有事启奏,陕西北路有八百里加急,就在刚刚到了臣的手上。”苏东坡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朝着天子赵煦说道。

    “那陕西北路的诸多案件,业已经审结了?”天子赵煦微微一愣,照时间算,三法司的三位官员,怕是也就是近几日这才刚刚抵达了陕西北路才对。

    这么短的时间,就来了八百里加急,哪怕是派去的都是刑讯高手,可这效率也太过惊人了点吧?

    “陛下,除了赵氏商行一案的诸多供状之外,另外还有三份弹劾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的奏折也是同时送到的。”苏东坡接下来的这句话,让天子赵煦实在是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而在场的满朝文武,顿时喧哗一片,全都瞪起了眼珠子朝着这边望了过来,不少人甚至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哎哟我靠,那三个哥们居然这么给力?

    “到底是怎么回事,呈上来让朕好好看看……”

    不大会的功夫那三位钦差大人的弹劾奏折和那厚厚一大叠的供状都呈上御案后,天子赵煦便先翻开了那三名三法司大佬弹劾王洋的奏折,草草看罢,天子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天子赵煦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前面还有一行字,那就是:王巫山他这是疯了吗?

    除了那三份弹劾奏折之外,尚有一百二十二份供状,上面还有那些人各自的签押,当然也还有大理寺少卿何源、刑部郎中王定,御史台的侍御史张伦的手笔。

    这就说明,这一百二十二份供状是经得起考验的,这让天子赵煦的心里边不禁浮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然后,目光再一次落到了苏东坡的身上。“苏卿家你对此事怎么看?”

    苏东坡先是断然地摇了摇头。“臣相信王经略,他不是那样的人。只是,为何三位三法司的大人,如此言之凿凿,而且供状都如此……着实让臣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时候,已然有迫不及待的大臣跳了出来,朝着天子赵煦问道。“陛下,不知这陕西北路的八百里加急是何要紧事情,还有那三份弹劾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的奏折,到时是因何而弹劾王经略?臣等……”

    “是啊是啊,陛下,到底那陕西北路发生了何事,导致三位钦差都弹劾王经略,还请陛下明示,以解臣等心中之疑惑……”

    天子赵煦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自然没必要,也没有可能隐瞒。将那三份奏折交给了身边的马尚,示意他传阅朝堂之中的诸位臣工。

    看到了那三分奏折之中的内容之后,旧党、新党这两个主要派系之中的诸人都几乎人人面带红光,眼中满是惊喜难掩。

    这特么的也太给力了吧,这才刚刚赶到了宥州,居然就有了这样惊人的发现。

    “陛下,三位钦差大人都如此弹劾那王经略,那就说明,事实如此,故尔,臣以为,陛下该当早做决断,将那王洋捉拿下狱,着有司严审……”

    第1071章 王巫山他这是疯了吗?!(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陛下,三位钦差大人都如此弹劾那王经略,那就说明,事实如此,故尔,臣以为,陛下该当早做决断,将那王洋捉拿下狱,着有司严审……”

    “陛下,想不到那王经略在陕西北路,居然只手遮天,肆意妄为致此,视朝庭,视陛下如无物,不但擅自兴兵,挑起边衅,更以辽国边军伪为案犯,这等行止作派,实在是令人发指……”

    “这简直就是耻辱,我朝开国以来,从未有过之事。他王洋这是想做什么?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大臣们兴奋了,一个二个上窜下跳,纷纷站出列班,对王洋大加攻讦,毕竟有了那三位钦差大人的弹劾奏折为佐证,谁都很乐意落井下石。

    “陛下,臣以为不妥,为何只有钦差的弹劾奏折,而没有王经略的自辩奏折,想来,此事怕是还有值得商榷之处。”这个时候,李格非这位王洋的老岳父,终于站了出来,大声地说道。

    “李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以为那王洋是你的女婿,你就想要如此明目张胆的包庇于他。”

    “尔休得胡言,本官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李格非铁青着脸,狠狠地怼了回去。李格非出战,自然蜀党诸人不甘示弱,纷纷站了出来,为李格非摇旗呐喊。

    毕竟,王洋的事情真伪他们也不清楚,但是李格非所说的的确是公允之言,他们自然要站在袍泽一边。

    “肃静,够了!”苏东坡撩起眼皮,看到了天子赵煦那张越来越黑的脸庞,清了清嗓子厉声喝道。

    “尔等莫要在君前失仪,还不给我速速退下!”

    随着苏东坡那嘹亮而又浑厚的嗓声,原本喧嚣得犹如市井卖菜之地的朝堂总算是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只是那些臣工们各自退回了列班,并不代表他们退缩,而只是在为下一轮的攻击在进行蓄力罢了。

    看到场面恢复了平静,天子赵煦也不由得暗中抹了一把冷汗,此刻他的脑袋还是懵的。他想不明白,王洋怎么会突然派兵去抓了一帮子辽国边军将士来,指认他们就是赵氏商行一案的凶手。

    你指认,那你好歹拿出一些实据来啊,可是看这三位钦差的奏折里边,根本就没提到这些东西,反倒是随同奏折和供状一同奉上的,还有十余枚印绶。

    那些都是辽军将领的印绶,这些玩意自然都属于那些辽国边军的。

    “陛下,臣以为这里边,怕是有问题。”斥退了那些臣工之后,苏东坡踱步到了玉阶之下,压低了声音与坐在御案后边沉吟不语的天子交流道。

    “哦?不知苏卿家你觉得这里边能有什么问题?”听到了苏东坡之言,天子赵煦省过了神来,赶紧追问道,主要是他实在无法相信三位钦差所弹劾的王洋,是能够干出这么愚蠢之事的主角。

    “陛下您想,王巫山做事深谋远虑,向来是面面俱到,让人抓不着半点痛脚。可是,在这三位钦差的奏折里边,却给老臣一种感觉。”

    “他们所描述的,更像是一位眼高于顶,独断专行,指颐使气的粗鄙之人,而且处处皆是破绽,无一处不是漏洞,这实在是很难让臣相信,做出这等事情的是他王巫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