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76章 干得好,干得妙,干得呱呱叫(第一更)
    第1076章

    礼部尚书这边去见过了辽使之后,便快步赶往宫中,向天子奏禀对方的反应。对于辽使的言行,依旧一如过往一般的嚣张跋扈,这一点,天子赵煦倒也不觉得在意。

    “无妨,辛苦卿家了,早些回去休息,朕自有主张。”天子赵煦宽慰了这位倒霉的礼部尚书,待其离开之后,开始琢磨起来。

    一开始,朝中的文武百官,想要把王洋拉出来当替罪羊。但是随着那黄都虞候的奏折一到,不仅仅那三名钦差也身陷其中,同时也把一批朝中的大佬也给牵连了进来。

    这才是为何满朝文武绝口不再提及王洋的原因,现如今可以说是暂时把此事给混过去了。

    可是接下来,又该如何呢?对于那位喜怒无常,不着调的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在面对此事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天子赵煦实在是没办法打包票。

    别说是他,就算是太皇太后高滔滔,也不知道那位辽国天子将会有什么反应。

    而大宋现如今所能够做的,便是传讯与辽国疆域接壤的诸边镇边堡严防死守,不可懈怠。

    然后,大宋天子再一次上朝,这才刚刚宣布朝会开始,正要讨论昨日礼部尚书去见了辽国的使节这一议题,结果八百里加急又到了……这一次,是王洋这货的奏折,连同那些被审问的案犯的供状。

    听闻是王巫山的奏折,天子赵煦的表情不禁显得有些古怪,这货也还真是能够耐得住心性的,钦差都弹劾他好几日了,他都能够不动声色,直到现在才亲自上奏。

    王洋奏折之中的不少事情过程,倒是与那位黄都虞候之言,颇为吻合,不过,王洋还提及了,那就是辽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包庇这些案犯,派来了使节,索要案犯不成,甚至以兴兵来犯大宋作为要胁,以期望能够索回野钵胜等一干案犯一事。

    看到了这里,天子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当然不是吓的,而是气的,特么的你们北辽居然还敢这么吊?

    也不想想一年多之前,你们兴兵五十万来犯我大宋,结果如何?连狗脑子都打出来了,愣是拿王巫山镇守的那宥州毫无办法,现在居然还想要用动武作为威胁?

    这特么的,这些辽人也着实厚颜无耻,嗯,更别提礼部尚书特地去见了那位北辽使节,结果呢?那家伙也是同样的卑鄙无耻,居然一副不认帐的架势。

    “无耻之尤,实在是太过卑鄙无耻。”天子赵煦愤恨无比的拍着案几大声痛骂道。可是双眼却一直没有离开王洋的奏折,仍旧在那里仔细地欣赏着。

    搞得一帮子朝臣一个二个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愤怒之后又安安静静的在哪里摇头晃脑的看奏折的天子,也不知道那王洋到底写了什么鬼名堂,把天子给气成这样。

    而王洋在向天子吐槽完比之后,自然在奏折里边向天子表示,他一定会维护住大宋的尊严与威仪,不会给辽国任何可乘之机。

    重要的是,那一份份的供状上的签押,以及一些摆在跟前的物证,都代表着他行动的正义性和必要性,绝非是故意胡作非为,刻意挑衅于北辽。

    哪怕是昨日,已经把黄都虞候的奏折让苏东坡宣读了一遍,啪啪啪的打脸了满朝文武,但是,天子并不介意继续抄起大巴掌继续往那帮子家伙的脸上抽去。

    第1076章 干得好,干得妙,干得呱呱叫(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哪怕是昨日,已经把黄都虞候的奏折让苏东坡宣读了一遍,啪啪啪的打脸了满朝文武,但是,天子并不介意继续抄起大巴掌继续往那帮子家伙的脸上抽去。

    所以,天子赵煦看罢了王洋的奏折之后,再一次交给了苏东坡这位老司机,让他当庭宣读,当然还不忘记让马尚将那些供状和物证拿来,让这些文武大臣们好好的欣赏一番。

    对于天子这样的恶趣味,满朝文武大臣都只能怀着一种呲了狗的心情,无可奈何的再一次向天子表示,王巫山干得好,干得妙,干得呱呱叫。

    没错,就是那些北辽人自己找死,该,咱们大宋就是要有骨气,有胆气,一定不能够让那些北辽人好过,更要替我大宋的子民讨一个公道。

    看到这帮子文武臣工们强忍悲愤,把自己前几天吐出来的话全给倒吞回去,看得天子赵煦深感欣慰,真可谓是念头通达不已。

    #####

    宥州城官衙跟前那片巨大的空地,聚集上万人都没有问题,可是今天,却已经被挤得满满当当的,甚至是空地周围的民宅二楼之上,也全都站着密密麻麻的大宋百姓。

    而在空地之上,由数百元祐甲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隔出了一片大约十丈方圆的空地。

    而此刻,这片空地之上,跪满了那些被俘来的辽国安定堡边军将士。此刻,野钵胜等人早已经是哭干了眼泪,心如死水。

    就在今日清晨时分,便被那些宋国的差役粗暴的喊醒了过来,然后今日特地给了一顿丰盛的早餐,不论是大辽,还是宋国,看来风俗都很相似。

    那就是在死囚上刑场的当天,是要给上一口饱饭吃的。只不过,在大牢之中,一帮子杀人如麻的辽军安定堡将士,大部份都继续在那里干嚎,食不下咽。

    被两名武孔有力的宋军士卒押解到了这里,跪在那渐渐炙热起来的水泥地上,野钵胜任凭着那些宋人在远处指指点点,却没有什么表情。

    “来了来了,王青天来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百姓们传来了一阵骚乱,原本正是那位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为首的一干陕西北路官员抵达了现场。

    王洋当先而行,听着那些百姓们的欢呼声和招呼声,王洋面带笑容地招了招手,犹如一位出场的明星。

    而身后边,那三位钦差大人的脸色却也不比那些正在等待授首的辽军将士们好不到哪儿。

    哪怕是现如今他们还是钦差,但是,他们很清楚,等到了这件事情完结回到东京汴梁,等待他们的肯定不是嘉许和升官发财。

    有的,只会是同僚的讽刺,上司的冷眼,还有即将从各衙门的大红人,变成狗不理,若是天子还惦记的话,呵呵,指不定哥俩一块被流放到远方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此刻,他们深深的知道,自己要继续履行好自己身为大宋钦差的责任,所以今日,他们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要跟着过来凑热闹以彰显存在感。

    王洋走到了早就已经摆好的那几个大铜喇叭跟前抬起了双臂比划下压的手势,原本喧嚣的场面,很快就变得肃静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