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78章 正在渡过无定河的种师道(第一更)
    第1078章

    并且,由于这些宋国战船上的强弩,却让原本应该三面围攻三岔口堡的辽军,不得不远远的离开靠近河岸的城墙段。

    数万精锐的辽军,只能憋屈的将兵力集中在了三岔口的靠北的这一面城墙方向,至于东西两侧城墙,都在那些战船上的强弩保护范围之内。

    这玩意可不是凭着铁甲就能够防护住的,将近一寸粗细的矢身,还有那快赶上矛尖大小的矢头,往往一弩射出,就能够跟串烤肉串似的接连洞穿数人。

    这简直就像是耶律达顿想要扼住命运的喉咙,结果自己被特么的反擒拿了一般。一种难以呼吸的窒息感,让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让耶律达顿每天登上了这观察塔楼,看到了那些时不时从三岔口堡内飞出来的石弹,还有更远的地方,那些宋国的水师战船在无定河上耀武扬威的画面,他就总有一种想要抽自己一耳括子的冲动。

    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该因为曾经攻下过三岔口堡而过于自信,而应该去攻击万井口堡才对。

    至少万井口堡没有水师可以掩护侧翼。但问题是,都已经在这三岔口处打死打生了,末了主将说咱们打错地方了,换个地盘再继续。

    这么做的话,必然会重挫士气,同样,也会让自己的威信大受损害,所以现在,耶律达顿真可谓是骑虎难下。

    “大帅,咱们派去宥州的探子,已经回来了。”就在耶律达顿站在观察塔楼上思绪万千之时,一名将领匆匆地登上了塔楼,在他耳边低声言道。

    耶律达顿顾不得再悲春伤秋,而是快步下了塔楼,不大会的功夫,探子便来到了耶律达顿跟前拜倒在地。“大帅,野钵胜将军他们,他们已经殉国了……”

    耶律达顿的脸色不由得一黑。“还有谁?”

    “大帅,都被王洋那个宋狗杀了,一百二十多位英勇的将士,全都被杀害了。”探子一脸悲愤之色地答道。

    “全死了?……王洋,你这个狗东西!就这么不把我大辽放在眼里。好好好!”耶律达顿气得三尸神暴跳,扭头望向三岔口的方向,但是,三岔口却仍旧屹立不倒,完全没有半点会被辽军攻陷的迹象。

    “是他逼本帅的,萧将军……”耶律达顿深吸了一口气,转过了头来,目光一扫,最终落在了萧仲文的身上。

    “末将在。”萧仲文赶紧出列答道。

    “三岔口堡,地势易守难攻,不过现如今,宋军的主力,想必正在被本帅给吸引了过来,而这个时候,北部的万井口堡,必然防备空虚,所以,本帅予你三万人马,务必要拿下万井口,不然,提头来见。”

    面对着愤恨欲狂的上司,萧仲文的内心有再多的不情愿,这个时候也只能硬起了头皮凛然遵命。

    “诸位将军,想必你们也已经知道了野钵胜将军以及其麾下一百余名将士不幸为国捐躯的消息。那些宋国狗贼,妄起边衅破我安定堡,掠我将士,指为马匪……”

    “这等耻辱,我大辽岂能忍受?!传令全军将士,攻下三岔口,三日不封刀!”耶律达顿拔出了腰畔的战刀,高高举起,厉声喝道。

    “攻下三岔口,三日不封刀!”在场的辽军将士全都刀枪出鞘,直指天穹,厉声狂吼起来。

    #####

    第1078章 正在渡过无定河的种师道(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将军,今日辽军的攻势,可是要比前两日要凶猛得多。”三岔口堡的守将,抹了把脸上的血污,喘着粗气,来到了折可适跟前禀报道。

    “老子眼睛没瞎,能看得出来,看样子,这帮子辽狗已经打出真火了,不过这又如何?”折可适站在原地,昂然不动,目光落在那远处,正在向着三岔口堡狂奔来的辽军将士身上。

    “告诉弟兄们,不要怕,坚持住,就凭着这帮子辽狗,还拿不下咱们三岔口堡,大家所要做的,那就是坚持住,为种将军创造时间和机会。”

    “种将军,莫非是种师道将军?”折可适身边的另外一名将领好奇地问道。

    “没错,就是种师道那个老小子,他可是好命,唉……早知道有今日,我他娘的就该去干银、石、龙三州防御使了……”折可适没好气地闷哼了一声之后,目光朝着东边望了过去。

    也不知道种师道那货现在在干嘛,想来,不是在渡船上,就是已经登上了无定河北岸才对。

    他还真没有猜错,此刻种师道顶盔贯甲的站在一艘运输船上,视线越过那汹涌的无定河面,前方的河岸上,已然渡过去了近万人马,此刻他们正在河岸边列阵。

    而在种师道的后方,还有二十余艘渡船,每艘渡船之上,都乘载着一百五十名全副武装的大宋精锐。

    每两个时辰,就可以让五千名士卒横渡过无定河。也就是说,只需要一日光景,就能够将麾下的五万精锐,尽数送抵无定河北岸。

    昨日清晨时分,收到了王经略的手令,当时可真把种师道给吓了一跳,特么的不是说好了辽宋两国之间现如今处于和平时期吗?

    居然要自己率领大军渡河,攻击夏州,待询问了信使,这才明白,原来是辽军先动手,已经在攻打三岔口堡。

    种师道当即便下令,开始集中大军,征集渡船,而从今天日清晨时分,先抵达了石州渡口的两万人马已经开始渡河。

    有了水师掩护,渡过无定河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而那耶律达顿已然率领着河东道的辽军主力往那三岔口堡的方向而去。

    而夏州的城防,自然就变得空虚起来,守军不足万人,这样的做法,在种师道的眼中,就好像是原本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居然被人砸碎,露出了里边可口诱人的骨髓。

    种师道登岸之后,仔细地询问了先率军渡过的将领,确定已经散布出去了大量的侦骑,并且没有遇到辽国的侦骑,这才稍松了口气。

    种师道的目光扫过了聚拢过来的将领,询问起了情况。目前已经过河的共有一万五千将士,其中骑兵三千,剩下的皆是步卒。

    “嗯,辽人尚未查觉咱们的到来,这倒是一件好事。宁将军,之前交待你办的事情已经办了没有?”

    “将军,已经办了,不过夏州距离咱们上岸这里,足足有一个多时辰的路途,怕是还得再等上一段时间才能够赶回来。”宁将军赶紧答道。

    “那好吧,让过了河的将士们检查各自的装备,就地休息,不得生火造饭。以免让人查觉……”

    “将军,咱们来都来了,干嘛不与辽军碰上一碰,辽军主力都已经去了三岔口那边,我们若是能够在此引起辽军的注意,必然会吸引辽军主力回援,如此一来,那三岔口之危,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听到了种师道的吩咐,旁边的一刚刚渡过的将领却有些不太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