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79章 攻打夏州的凭依和信心所在(第二更)
    第1079章

    “一开始,种某也是如你一般的想法,可若是那样的话,本官又何必将银石龙三州兵马全都尽聚于此?”种师道目光扫过身边的将士,呵呵一笑解释道。

    看到这帮子家伙还有些迷茫,种师道很心满意足地抚起了长须,就该这样,身为主帅,心思若是那么容易就被你们猜透。那岂不是人人皆可以替代我的位置了吗?

    “你们以为,种某真的就只是想着要围魏救赵,那你们就错了……”

    一干将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将军,难道您是想要夺取夏州?”

    “现如今说这个还为时尚早,先等一等再说吧。”种师道笑眯眯地没有接这个茬,毕竟情况还没有完全明了之前,谈论要夺取夏州,似乎太过儿戏了点。

    只是不知道,那玩意守城很牛逼,若是拿来攻城,是不是真的会如同王巫册所言那般,摧城毁寨,轻而易举。

    此刻,在石州的码头,一车车的木料,正在被拉上运输船,而第一根木料之上,都有详细的记号。

    而这边的两艘运输船,则是被一群杀气腾腾,刀枪出鞘的元甲士给保护起来,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时不时的还有人在厉声高喝,不得近火,不得燃火……

    而这两艘大型运输船所需要装载的,正是大宋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巫山所发明的元抛石机。

    现在,石州的八台元抛石机都已经化整为零,变成了一堆堆的木料和一箱箱的零部件被送上了运输船。

    这些玩意,才是种师道用以攻打夏州的凭依和信心所在。

    #####

    夏州,辽国河东道的治所所在,也是辽国控制河东道,并且监控西面和南面的宋国领土的重要前哨站。

    大辽控制之下的河东道,显得很是地广人稀少,整个河东道的总人口加起来,不过七十万之数。

    没办法,毕竟河东道原本是属于西夏的疆域,而西夏那帮子只懂得破坏而不知道建设的党项蛮子总共也才不过三百多万的人口。

    再加上,辽夏乃是盟邦,自打这片土地成为了辽国的疆域之后,西夏把生存在这片土地之上的西夏百姓迁走了大半。

    剩下来的人口,甚至不足四十万之数,堂堂一道之地,居然只有这么丁点人口,实在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最终,还是辽国天子耶律洪基自己都看不过眼,下旨从南京道移民以填河东道,这才勉勉强强的迁徙来了近三十万。

    要知道,河东道的辽国兵马,就足足有十四万之众,与人口的比例快要接近二比一,简直可以与那昔日全民皆兵的西夏更加的牛逼。

    还好,这些辽军将士都是从外地调派而来的,就连粮食,都要依旧南京道输送,没办法,谁让这河东道人口太少,根本就养不活这样的一只大军。

    因为夏州是最接近宋境的要地与河东道治所,所以,辽军的八万主力集聚于此,而另外六万兵马,则分布在弥陀洞,也就是之前夏国人所称的左厢神勇军司到浊轮寨一带,防备宋国河东路。

    数日前,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收到了安定堡陷落,野钵胜等人被宋军所擒的消息之后,当即亲自大军往东而去。

    之后,又派人回来传令,委任耶律永平为夏州防御使统兵一万驻守夏州。至此,驻扎在夏州八万兵马,只留下了一万给耶律永平,剩下的七万大军都窜去宋辽边境跟宋军掐架去了,几乎是倾巢而出。

    耶律永平身为被耶律达顿所信任的将领,不是再于他有多么的勇敢有担当,而是在于他谨慎小心,所以,把城池交给这位的将领镇守,耶律达顿也才能够放心自己的后路。

    而耶律永平,的确也没有辜负耶律达顿的期望,第一时间,就下令封禁四门,在那耶律达顿得胜回夏州之前,他不打算让任何人出入夏州,用最愚蠢的办法,但是又最有效的办法来保证夏州的安全。

    哪怕是城中的百姓和辽国商人们怨声载道又如何?只要不开四门,那么,哪怕是城中就算是有宋国的奸细,他们也没有办法将夏州空虚的消息传递出去。

    这让耶律永平很是佩服自己的机智与才干,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方才,也就是半个时辰之前,却有侦骑来报,在夏州的南面,发现了大批的宋军,正向着夏州的方向挺进。

    数目至少是数万,听到了这个消息,耶律永平小脸瞬间白如石灰,第一时间下令,派出了求援信使,一路赶往弥陀洞方向求援,另外一路,则是赶往西面的耶律达顿大总管的大军处求援。

    至于其他的,那就是让将士们登上了城头,严防死守,无论如何,一定要守到援军抵达为止。

    #####

    当看到了远处的地平线开始泛起了滚滚的烟尘,当看到了那迎风招展的宋军血色大旗,当看到一队队衣甲鲜明的宋军士卒进抵到了夏州城下,守城的辽军将士们都显得有些揣揣不安。

    而耶律永平也很不安,不过身为一军之主,他自然要拿出气势和派头来,除了把那

    一万守军尽数赶上了城头之外,还严令城中的青壮都给本将上城头去协助守城。

    两万多心惊胆战的青壮也被撵上了城头之上,至少在数量上,看起来不那么的单薄。

    只是,让耶律永平好奇的是,宋军抵达了夏州城外之后,并没有如其所预料的那般,先对夏州的城防力量进行试探性进攻。

    反而是直接就在原本休息,然后,数十辆大车,就停在了距离夏州城的城墙约五十六丈的距离处停下,不停的在那里卸货,然后无数的匠人在那里的开始组装物件。

    想来,应该是攻城器械,看到了宋军居然没有径直进攻而是有条不紊的在那里先组装攻城机械,这让耶律永平以及城上的守军都不由得长出了一口大气。

    现在夏州城最缺的就是时间,他最害怕的就是宋军来到之后,二话不说就直接攻城,那么,凭着这一万守军,别的不敢说,守上十日,铁定没有任何问题。

    但问题是,怕是那些上城协助的青壮,怕是至少得死伤过半。不过,宋军若是组装好了攻城机械之后,那么等待守城的辽军将士的,也必将会是一场艰难的守城战。

    “传令,生火,熬金汁、油锅,让弟兄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多搬滚石擂木上城头,不论宋军来上多少,咱们凭着夏州坚城,一定可以牢牢的守到大总管率领大军回援。”

    耶律永平以及诸位将校,都游走在将士之中,不停的大声呼喊,激厉着士气。而大量的青壮,此刻都在忙碌不已,将那些储备的守城武器往城墙上搬来。

    此刻,城下,种师道抚着长须,眯着眼睛,打量着夏州那泥土夯制而成的城墙,时不时的扭过头来,看向那几乎变成工地的元抛石机组装现场。

    --上拉加载下一章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